小说山 > 虎君 > 第72章 齐聚金阳

第72章 齐聚金阳


  将军一怒,浮尸百里。
  无人关注次日蒲水河畔又多了两具尸体。
  反而东离歌姬洛月入魏府的消息,成了近日金阳城的大消息。
  就连金阳三虎之一的陶庆虎回城之讯,也被盖了下去。
  胸骨塌碎的陶庆虎,终究是在重金之下被救了回来。
  有着灵山医谷弟子的圣手妙药,这养了十日,已然给神医将骨头接了回来。
  只是这一个月内他没法再做剧烈活动了。
  “该死……该死,我要杀了那个人,我要见表兄,我要他发兵为我报仇!”
  陶庆虎进了魏宅,想起之前种种委屈,便直接红了眼睛。
  旁边的下人拉都拉不住,直急得喊道:“魏老爷正在招待东离歌姬洛月大家,昨日刚杖毙了两人,您是不是等等?”
  “洛月大家?什么洛月大家?”
  急匆匆的陶庆虎突然一顿,疑惑回头,“……东离歌姬?”
  咀嚼这四个词,他那双眼睛里浮起亮光,“莫不是那歌喉妖娆勾人,身姿袅娜,顾盼生辉的江南美人儿?!”
  “小老爷说的是,正是东离美人。”
  陶庆虎嘴角咧起,伸出舌头舔了下嘴角,“走,带我去看看。”
  下人顿时脸色愁苦,陶庆虎在金阳城里一向横行霸道,但这都是有魏钧南做后盾。
  若是小老爷贪恋歌姬,触怒了魏钧南,那么他这带路的必死无疑。
  “怎么?犹豫作甚。”
  “小老爷还是别为难一个下人了,主人今天心情难得不错,估计是对洛月大家有意,所以……”魏府的大管家此刻悄然出现一旁,低声说道。
  陶庆虎皱了皱眉,但很快舒展开来,摆摆手,“放心,我陶庆虎还没那么混账。先带我去求见表兄!”
  大管家点点头,悄悄摆手示意下人离开,而后舒臂引路,“小老爷请。”
  ……
  咯噔,咯噔。
  清脆的马蹄声有序响起,那些气息凶悍的城门卒同时望去。
  清一色的雪白龙驹,七驾奢华马车,直向城门而来。
  “来者何……”
  “少废话,带路去见魏钧南。”
  一名骑卫策马而至,随手丢出一面金牌,冷声喝道。
  城门卒定睛一看。
  【九江王府】!
  顿时心中大惊,惶恐伏地,“请将军车队随我等前来。”
  尽显奢贵之气的车队,毫无停歇,在城门卒的带领下,长驱直入金阳城。
  最中那辆马车,珠帘轻轻掀起一角,露出一双清澈灵动的眸子,眼神发亮的注视着那熙熙攘攘的人群。
  尤其是远近商贩叫卖之声此起彼伏,拱桥之下更是有不少新鲜玩意,热闹非凡。
  “张袂成阴,比肩接踵,这金阳城有意思的很呐。”
  看着眼前盛景,小郡主微微点头,那一双弯弯如新月的眉毛下,眼角皆是惊奇。
  “刚好谢家叔叔不日也要来此地与魏钧南交代一些事,那本郡主且在这魏府居住几日,等游玩一旬自然随之返回王府。父王想来……也不会怪罪。”
  那清澈的眸子中,想到此处尽是笑意。
  燕瑶满意的放下珠帘,揉揉脸蛋儿,努力让自己的开心从脸颊消退下去。
  瑶儿在外,当显九江王府威严。
  这可是父王大人的原话呐!
  ……
  ……
  金阳城里发生的种种,自然和秦隐扯不上关系。
  他不知道,更不关心。
  因为他此刻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本册子上了。
  “引灵阵法,乃灵纹师修行的基本图纹,以灵物为载体,参照天人灵脉之络,加以改善,画刻固化。”
  翻看余家祖传的《引灵阵图录》,其中还有着颇多注解。
  哪怕余均天资愚笨,但有这手艺,也足以保证一世富足优渥。
  在余均看来,或许秦隐仅仅是对灵纹之法感兴趣,但他并不认为秦隐会有修行灵纹的耐心。
  因为修习灵纹之功,除了要有能够推演灵力运行的悟性资质,还需要一个更重要的因素。
  那便是天生一双巧手!
  灵纹师以及将来衍生的灵阵师,可都是靠那双手吃饭的!
  桃花庭院一战,余均看到的秦隐,可是用腿的!
  他估摸冢虎先生的功夫,都练在那一双灵活的腿上了……
  可惜的是,余均不但推测错了,而且是错到天南海北。
  那灵动无比踏之如风的腿,只不过是秦隐将小成的追星腿法纹刻固化的结果。
  秦隐全身上下,最大的依仗。
  正是那双手和那颗心!
  身处阿鼻地狱亦敢大笑醉酒三千的狂放,身受戮心之痛亦不会动摇分毫的坚毅。
  “习得太一纹天录后,再看这功法……”
  秦隐自言自语中不胜唏嘘。
  “怎地,找到亲人了?”泡在酒缸里的肥雀子露出一只鸟头。
  “喝你的酒!”秦隐直接用盖子将那泡肥了的鸟脸给压了回去。
  “这条路简直就是为我秦隐量身定制一般!”少年胸怀激荡。
  修行一路,若要所进,不外财侣法地。
  秦隐本来有的只是一个【法】!
  但从今之后,他似乎要有财了……
  小到修行辅助的阵牌,大到汇聚天地灵力的阵法,在修行世界里,从来都是不会有够的硬通货。
  “当真不要脸,哪有这般吹嘘自己的。”胖雀子奋力顶开坛盖,扯着喉咙骂道。
  “再多说一句,今日的酒便没了。”
  “爷……”毕方一急,张口就要再骂。
  “习完此法,我们的钱恐怕将会源源不断。”秦隐补充道。
  “爷……爷!爷爷威武霸道。你抓紧修行,本圣尊为你护法。”胖雀子口中之话强行一转,眼中怒意瞬间消散,满脸谄媚。
  说完之后,胖雀子飞起到窗口,趾高气扬的巡视四周。
  看到这只下限和上限皆无的胖雀子,秦隐又气又笑。
  将所有繁杂念头抛出脑外。
  他的所有思绪开始沉浸在《引灵阵图录》之中。
  最简单、最基础的一个引灵阵,却需要在巴掌大的地方刻下足足四千七百画。
  根本不是人体三百灵脉那么简单的数量。
  其中纹路图案,在册子里用了整整二十二页来讲解。
  这些纹路,若是让普通人看来那肯定会和天书一般。
  但在身负太一心刀的秦隐眼中,每一页的图纹……
  分明就是一个个灵力回路。
  将死的纹路刻活……
  这就是灵纹师的本事!
  如果画刻成功,那载体便成了一枚真正的引灵阵牌。
  不过这牌子的使用寿命与效果,与灵纹师的手法与载体的材质有一定关系。
  那么自己练手的话……
  就先别用余均赠送的两块白玉牌了。
  先用个木牌试试?
  至于刻刀……
  秦隐的视线没有落在腰间,反而落在一旁的矮案上。
  一柄狰狞的森寒匕首,静静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