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73章 雨轩桥下,少年独秀

第73章 雨轩桥下,少年独秀


  琅琊匕!
  秦隐的惊艳雕功,那可是能够被孙吾刀看上的存在!
  连那个修为高到看不到边际的老头都称赞,普天之下凤毛麟角。
  并且秦隐最擅长的工具,不是刻刀而是匕首!
  以琅琊匕的锋锐特性,以他的熟练程度,足以在任何材料上尽情构图而无需花费过多时间去反复刻锉。
  想到此刻,秦隐目光安稳下来,起身落座,拿起琅琊匕。
  随手取过短案上的一块木牌。
  刚刚记下的灵纹线路开重新浮现于脑海。
  握着匕首的右手轻轻颤动,若仔细看去便能发现随着秦隐手腕的摆动,刃尖竟以灵蛇之姿在木牌上蜿蜒而起。
  引灵阵在余均的手册里被拆解成了二十二个步骤。
  那就意味着一个简单的引灵阵就足足有着二十二个灵力回路。
  先从第一道开始……
  琅琊匕与木牌接触时,那坚硬的梨木牌仿佛豆腐一般毫无阻隔。
  刀刃切入木牌轻轻一划,一道带着韵律美的纹路自然印出。
  依然是雕刻。
  区别就是刻物和刻线的区别。
  短案旁,少年目不转睛,手掌始终在以一个特定的频率在极速的抖动。
  暖暖的阳光洒满房间,毕方瞪圆了眼睛,大张着嘴巴,注视这安静的而和煦的一幕。
  明亮的光线下,一切都那么清晰。
  秦隐的手指很长,也很有力。
  他的神态专注,似乎这个世界只剩下眼前的木牌和手中的刀。
  窗外青旗卷动,微风吹散了云霞。
  屋檐下的孩童嬉戏打闹。
  窗内,少年目光温和而平静。
  随着木屑纷飞,在毕方那双泛起淡淡火焰瞳孔之中,木牌上已然出现一道曲折却完整的回路。
  这是第一道……
  重新落刀,又是一笔镌刻到底,肉眼可见的从青涩到熟练。
  这是第二道……
  毕方的小舌头不断在空气里打转,却唯独不敢发出一个字,生怕惊醒了这安静的少年。
  半个时辰过去……
  一个时辰过去……
  两个时辰过去……
  秦隐的动作没有一丝走形。
  他的手依然是先前那般稳重。
  突然,少年的手一顿,毕方的心也跟着一跳,仰投去询问的目光。
  “刻好了。”
  秦隐笑了笑,拿起那枚两个手掌大的木牌,炫耀似的对着毕方晃了晃。
  那个神情,就像他当年初入伍时第一次学会木刻。
  “第一次刻,就成功了?!”毕方险些将舌头咬下来。
  “成了一半,这块木牌不够大。”
  毕方差点身子一歪从短案摔下,它恼羞成怒的问道,“什么叫这木牌不够大!爷也是见过世面的,余均那老小子递给你的白玉牌只有半个巴掌大!你这玩意都四倍于它了,才只刻了一半!”
  “难不成你想刻一个引灵蒲团让人坐在上面修炼,哈哈哈哈。”
  “嗯,也不是不可以……”秦隐思索了一下,突然觉得这个好像可行。
  砰的一声。
  毕方头冲下扎进了地板。
  “修行阵牌,就是将纹路尽可能的交叠在一起,这样激活阵牌时,灵力腾转间才能更快的被使用者吸取。但是这就对灵纹画刻的精度提出了较高要求。”
  “而我为了尽可能的保证刻画成功,则选择了一个偏笨的法子,那就是将灵纹的面积扩大,这样虽然刻画的时间长了些,但只要保证画刻者的手平稳,那么便可以极大程度削减引灵牌对精度与密度的要求。”
  有了毕方的提示,秦隐确实发现这似乎是一条可行之路。
  只是……以白玉牌的材料价格和成品阵牌的价格对比,若是刻的蒲团那般大而功效一样,怕是得赔的倾家荡产吧。
  “我先熟悉纹路,然后再一点点压缩,此路可行。”
  分析到最后,秦隐的语言已然坚定无比。
  “那现在呢?”毕方将鸟喙从地板中拔出。
  “现在先试试这阵牌能否用,哪怕半枚阵牌……”秦隐手掌贴紧木牌,闭目开始尝试感应天地灵力。
  那些如片片雪花的灵力只要落入引灵阵牌,便能自行激活……
  他要看看这半枚能够坚持多久,是不是不用白玉牌也能……
  砰!
  木牌炸碎,纷纷扬扬。
  秦隐睁开眼睛。
  “你小子吸力这么猛?”毕方惊呼道。
  “木牌承受不住灵力,一点也不行。”秦隐面无表情的说道。
  “所以……”胖雀子有些没反应过来。
  “还得用白玉牌雕刻。”
  “爷不管什么牌,就问一句白玉牌不够怎么办?”
  “你和我出去卖。”秦隐起身,将琅琊匕别在腰后就开始收拾东西。
  毕方一个激灵,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心比天高的少年。
  竟然让它堂堂毕方大爷,出去……卖!?
  ……
  ……
  “卖引灵碟了!硕大无比的引灵碟,一片顶过去五片!”
  金阳城最为热闹的雨轩桥下,一只扯脖吆喝的红雀子,短短半日便吸引了不少看乐子的人。
  和那些纯粹好奇的顽童不同,人群中还是有不少江湖客的。
  那些人目光犹疑的看着老神在在的摊主,又扫过胖雀子身下的长案。
  一排十二块白玉牌。
  最大的有面盆宽,最小的巴掌大。
  摊主的面容被斗笠遮住,但看下巴上尚未长出的胡须,想来年纪也不会大。
  毕方脸臊得都快滴出血来。
  他娘的秦隐竟然将手里剩下的四两金都买了玉牌。
  标准的下品白玉牌一锭银一块,当然还有大号的,只是价格不一。
  秦隐买了整整十二块!!从大到小简直齐全。
  要不是客栈的费用已经提前支付,现在它就得陪着秦隐睡大街了。
  【疯了,都他娘的疯了,爷不叫毕方,你们都不认识我……】
  胖雀子紧闭双目,继续在那扯着嗓子高呼揽客。
  别说,一只会说话的鸟当真比人能招揽生意。
  不过一日光景,这个小摊子便在闹市之中吸引了大批目光。
  尤其是在看到那戴着斗笠的老板随手以匕首在白玉上龙飞凤舞的动作时,都不禁心中一凛。
  街井巷市的吵闹对他根本没有丝毫影响。
  这一手露出,就让人们对这红雀的吆喝信了三分。
  只是这灵纹师公然摆摊,以前还真没见过啊。
  但那些尚未晋入气旋的伪灵人们,早已按捺不住了,盯了一会确认这是个有本事的店家后,便急忙冲到最前,“老板,给我来一块!我要那个顶五片的大引灵阵牌!多少钱!”
  斗笠微微抬起,没人看到秦隐那抽动的眼角。
  毕方说的竟然还真有人信。
  那玩意是他第一次雕出的东西,那大玉牌的成本就有2锭银……
  这灵纹师还真是烧钱的行当啊。
  只是想想这玩意的功效恐怕有巴掌大的灵牌五分之一就不错,秦以很有良心的比了个二。
  “两金!?”
  嗯?秦隐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哈哈哈,不许反悔,我买了!”一个穿着锦缎袍的胖公子兴奋的大喊一声,直接将二两金放到秦隐面前,然后抱起那玉白蒲团就跑了。
  毕方看得瞠目结舌。
  这就……回了一半本钱?
  胖雀子顿时眼中燃起兴奋,它激动的看向剩下五块玉牌。
  “看到没有!先买先便宜喽!”
  这一声直接引爆了人群的购买欲。
  人浪差点将摊子给冲倒。
  秦隐面颊抽搐的比着二……
  他只要二锭银啊。
  结果那些人疯了似的将二两金塞入他手中。
  先抢大玉牌!
  可这帮人谁知道越小的效用越好啊!
  短短半柱香的功夫,秦隐摊子前的人便散开了。
  实在是到最后,那半个巴掌大的玉牌,店主还比两根手指,买家开始犹豫了。
  寻常的引灵阵牌也就一两多金,这个忒贵了……
  黑心的家伙!
  于是人群又散开了。
  留下守着一堆金子凌乱的秦隐和幸福的快要昏迷过去的毕方。
  这灵纹师,竟……
  如此赚钱!?
  “喂,你手艺不错,为我雕一块玉!”
  如百灵鸟般的好听声音响起,清脆悦耳,却又高高在上。
  少年与红雀,同时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