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75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75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凭秦隐的腿力,不过几息的功夫便离开了那处区域。
  什么唐虎,听上去颇为吓人,真打起来跟在丁阳县碰到陶庆虎没什么两样。
  真是对不起那个虎字。
  今天除去碰到的那名犯着花痴的少女,秦隐的心情还是颇为不错。
  “真没想到灵纹师竟如此吸金。”
  腰间那沉甸甸布袋提醒着他今日的收入。
  除了两块没有卖出的引灵阵牌,腰间多了整整二十两金!
  而一共的成本,才不过四两金。
  这,仅仅是最低级的灵纹阵牌,对应的使用者也仅仅是那些想要加快凝聚灵脉的伪灵人们。
  倘若能够画刻出适合气旋境一重、五重、八重,乃至江河境的灵纹,那“钱”景将是何等的广阔!
  引灵阵牌既已镌刻成功,也赚了整整一锭金,短时间内秦隐对那本《引灵阵图录》的钻研便可告一段落。
  之后无非就是做到手熟尔。
  “现在,咱们去哪儿?”毕方跟做贼似的低声问道。
  “换身衣服,防止有心人跟踪,换家酒楼,继续修炼。”
  金阳城足足有三个鱼梁大,换处城区改头换面轻而易举。
  只是已经过了半刻钟,还没有听到追击的声音,难道金阳城的治安已经差到如此地步了?
  心中不解,毕方正待接话,却没想到秦隐的身子骤然一停,猛地闪到一旁的树荫下,装作挑选水果的样子。
  “藏起来。”
  短促的声音闪过,成了精的毕方想都没想便缩回竹篓内,一双小眼警惕的透过孔隙扫向四周熙攘人群。
  两息过后,不满的抱怨声在秦隐身后响起。
  “二少爷要来怎么把我们提前派到这鬼地方来,凭啥不让徐集他们那帮人过来。”
  “别乱说,金阳城可是比鱼梁繁华多了!这是给你开眼的机会。”
  “小刀拉屁股,开天眼啊!?”没好气的声音再次响起,充满着浓浓的怨意,“我当然知道繁华,可让咱哥几个过来,给钱了吗?金阳城的物件儿个顶个的贵!”
  “小点声,等二少爷来了还能少了你的好处?”
  “二少啥时候来啊,咱们这跟着商队的反而先到了。”那人不满的嘀咕道。
  “大概后日吧,好像是为了提前见见咱们赵家的未来少夫人。”
  “啥少夫人,不会那个传闻是真的吧,咱家二少爷真要娶一个郡主啊?这消息可真吓了老子一跳。”先前的怨意一扫而过,不禁倒吸凉气。
  “什么真假的,咱们先跟着赵二管事,把这几车厚礼给送到魏府去。做好这事,你我就是大功一件!”
  对话声消失,这两名穿着杂役服的仆人始终都不曾注意到。
  那名站在摊贩前始终背对自己的身影,竟是……秦隐!
  吱扭吱扭的车轱辘在青石路上滚动,马车一辆接一辆。
  秦隐丢下两枚同伴,手里抓了一个梨子,微微侧身,眼角余光擦着斗笠边缘落到即将错身而过的头辆马车上。
  管家着装,瘦高个儿,眯起的眼中带着阴冷,隐着得意。
  他赵二在元尘少爷面前依然得宠。
  这腿养了两个月,有着二少爷赐的上等药膏,总算是好了。
  这不,身子刚好,元尘少爷就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他赵二办了。
  说白了,还是他赵二能力强。
  以自家二少爷的天纵英才、玉树临风,再加上远在帝京的本家相助,这劳什子的郡主定然逃不脱少爷手心。
  等日后成了好事,他赵二可就是能进出王府的人了。
  那可是威名赫赫的九江王府啊!
  想到这里,赵二不禁自得的捻了捻胡须。
  唯一可惜的就是,没能亲眼看到当初踩断自己腿的秦隐死掉。
  自己跟一个死人计较什么?
  想到这里,赵二的脸上有浮起冷笑。
  ……
  ……
  八辆车的商队,在偌大的金阳城中,并不罕见,很快便从这条道路穿了过去。
  咔。
  一声脆响。
  秦隐一口将梨子咬下近半,咀嚼间淡然望向车队的背影。
  这还真是个大惊喜啊……
  赵二被重新启用。
  还带来赵元尘欲讨好某位郡主的消息。
  嘴角浮起一丝讥讽之意,秦隐握着梨子大步走开。
  不是冤家不聚头。
  既然这么巧,那择日不如撞日。
  眼神渐渐平静至冰冷。
  脚下大步流星,吃梨少年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这方天地。
  ……
  ……
  正是白日,但在金阳城的某处大宅中,一片春色。
  剧烈的喘息声中,青纱帐中探出一只藕臂。
  “公子可是好生勇猛,奴家险些就吃不消了。”娇滴滴的声音听着就是我见犹怜。
  “那你还是吃得消。”淡淡的男声响起,一道身影从床帐中坐起,随手将绸衫取来披在身上。
  “咯咯~”娇媚的笑声回荡在屋内,“那白公子可愿为玉儿赎身?”
  青纱帐撩起,露出一张俊美的男人脸孔,赫然是天武俊杰榜第九十七位的白鸿丰!
  他扣好最后一个系扣,随手将床上那女人揽入怀中,正是一名脸蛋潮红眼神迷离的妖娆女子。
  仅仅身着片缕,看上去就让人血脉喷张。
  女人讨好的看着眼前俊俏公子哥儿,她的心中有着五成把握,尝过她滋味的男人没有不回味的。
  白鸿丰看着面前那张妖媚的脸蛋儿,眼中有幽幽绿色一闪而过。
  这诡异的光泽恰好被注视他的女人看到,不禁疑惑问道:“公子,是奴家有眼疾了么,刚刚好像看到你的瞳里有……绿光,就像恶狼一样。”
  “奴家一定是看错了,公子你不会是又想要玉儿了吧,讨厌~~”女子说着说着就有咯咯娇笑起来,伸出纤纤细指想要点向白鸿丰。
  她的那个举动终究还是没有成功,因为那根手指被白鸿丰轻轻握在了手中。
  “怎么,被奴家猜对了?”名为玉儿的青楼女子脸上露出魅惑之意。
  然而此刻的白鸿丰脸上却是一片淡然,没有丝毫男女情欲,他笑了笑,轻声开口:“你没看错。”
  “啊?”女人有些茫然,思路一时没跟上。
  “这妖族的丹变之法,必须要有妖血支撑,而人体内多了妖血,这习性自然就变得不太一样。”轻轻摩挲着女人的手指,白鸿丰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到了每月修炼的时候,不交合就容易走火入魔。”
  “既然与妖族合作的路是自己选的,那么这后果我当然也要承担。”
  一股凉气开始从心底腾起,女人直觉有些不妙。
  因为这微笑着的浊世佳公子,和之前疯兽一样索取她的白鸿丰,完全是两个人!
  “白、白公子,奴家刚刚什么都没听到,奴家想起一些事,先出去一趟可行?”女人慌忙的披上衣服准备离开。
  然而那根手指却被白鸿丰牢牢捏住。
  他感慨着摇摇头,“那可不行。去请灵纹师的杂血妖死了,人没请来。我的临时炉鼎要再跑了,那你说……这白氏商会我还怎么带?”
  白鸿丰一只手抚着那颤抖的女人脸颊,轻声呢喃:“你的滋味还是差了些,所以没资格跟在我身边。”
  “来人,这女人赏给你们了。”
  松开手,白鸿丰轻笑着向屋外走去,“记得处理干净。”
  六名身形魁梧,同样眼神泛着绿光的大汉狞笑着走入。
  屋内传来女人的惨叫,却仅仅持续了半声。
  白鸿丰站在古香古色的庭院中,仰头看着那正好的日头,感叹着摇了摇头。
  “月馨姑娘,敢戏耍我白鸿丰的,你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