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76章 魏府大宴

第76章 魏府大宴


  天通历七二一年,九月十八日。
  金阳城终于没有了先前的酷热难当。
  今夜的魏府,人声鼎沸。
  原因很简单,魏钧南要纳第三房妾,正是近日民间不断传言的……
  那腰肢柔软、歌喉动人的东离歌姬洛月大家!
  此时,身着各式服饰的宾客纷纷聚集于魏府之前,一边将礼单递上,一边命人将那一车车的贺礼搬入府邸之中,好不热闹。
  “东离歌姬从来都是心高气傲之辈,一向眼高于顶,也只有咱们魏将军能打动佳人芳心了。”
  “更何况这位还是在东离颇有名气的洛月大家呢!听说夜宴当中,洛月大家会特意献舞一曲。”
  “一会进去可别这么喊了,以后该叫魏夫人了。”
  “正是,正是,多谢卫兄提醒。”
  当一行人言笑交谈间步入魏府后,一名面容俊美穿着月白锦服的青年公子,将手中礼单悠然递去,温声说道:“白氏商会东主白鸿丰,特来贺魏将军,这是礼单。”
  鎏金礼册竟有食指厚,当魏府的管家打开礼单开始唱名时,也不禁脸上泛起潮红。
  “白氏商会东主、天武俊杰白鸿丰贺礼,西疆冰蚕胄十二具,百年金丝楠木家具三十六件,黄金一万两,美玉二十件……”
  这还仅仅是第一页所记。
  魏府宾客听到者无不惊叹回首,大手笔啊!
  尤其是唱名之中提及的“天武俊杰”四个字,更是让人心中升起讶然和震撼。
  那可是超然宗门【观星阁】所记的榜单!
  只录二十二岁以下青年百人!
  天武之人,何止亿万,能登天武俊杰榜单之人,若中途无横死,将来势必会成为这万万里大地上最璀璨的星辰!
  现在连这等俊杰,都为魏钧南贺礼了。
  这当真有面子!
  此时再看向那名青年,
  黑发好似瀑布一般披洒下来,一身月锦白衣,闪着莹莹的光泽。
  心中不禁赞叹,真是公子如玉!
  没有理会管家正起劲的唱名。
  白鸿丰面上挂着温和的笑意,与人对视之时,俱是轻轻点头示意。
  “老人家小心。”
  众人视线一晃,只见白鸿丰已经出现在两丈之外,轻轻托住一名佩戴金银挂饰的老妇人。
  原来是那名老妇人刚刚没注意脚下,被一处浅浅的石阶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旁边蓄着三寸胡须的中年人慌忙走来,不住道谢。
  “无妨,人多繁乱,兄台还请照看好贵母。”
  虚手将中年人扶起之后,白鸿丰将折扇唰的一声打开,面带微笑的走入魏府。
  身后一片赞叹,不少家中有女待字闺中的望族豪门之人,更是目带异色。
  这就是天武俊杰的风范。
  真是见之心折。
  身为南郡抚军,魏府大宅的奢华程度,还要远超金阳城守府。
  在金阳城中心,划了整整三十七亩地予魏钧南建宅。
  步入大门一眼望去,庭院四方汇合,当中更是青溪泻玉,石磴穿云。
  曲径通幽,白石为栏,环抱池沼,兽面衔吐。
  仅此景望去,便知这宅邸是何等豪奢。
  白鸿丰淡然欣赏这景色,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事。
  前日得到密报,因南诏国师墨东侯威名太盛,九江郡主的车驾半路而回至金阳城,根据推断就应当在魏钧南的府邸之中安歇。
  天武王族之女啊……
  先不说容貌,单单这出身就已经将那烟月宗弟子压了不知几层。
  若是能够搭上王族这条线,那西疆大妖拿捏自己的把柄……
  俊美的面孔上闪过一丝冷意。
  ……
  ……
  半个时辰后,魏宅的夜宴终于拉开了帷幕。
  宾客欢笑,推杯换盏间,脱掉铁甲的魏钧南终于出现。
  厅堂之中所有人全都立起,恭贺一声“祝魏将军新婚燕尔。”
  “好说,好说。”
  平日不苟言笑的魏钧南,此刻那冷峻的脸上也浮起笑容。
  洛月大家的身影第一次映入瞳孔时,他便决定了要得到那个女人。
  谁曾想,郎有情,妾亦有意。
  今夜过后,这妖娆的美姬就要成为他的枕边人。
  洞房花烛夜,当为人生一大喜!
  所以,魏钧南今夜也是敞开了喝,来者不拒。
  身为南郡抚军,他的酒量对付区区宾客,足矣!
  一刻钟后,魏钧南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酒嗝,叫来一旁的丫鬟,“三夫人呢?喊她过来罢。”
  “是。”
  丫鬟打了个万福,便出去寻找她们的洛月夫人。
  “咦?三夫人先前还在这厢房之中试着唇红呢,想来应是在附近散步吧。”
  小丫鬟眼中疑惑,想起魏钧南的吩咐,连忙出去寻找,边走边喊。
  当呼唤声传入耳中时,魏钧南的书房之中,一道窈窕身影轻轻侧首。
  月光透过轻纱,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
  那双似水秋眸微微眯起,纤细的手指将信函叠好收入袖间。
  “还是白纸……莫非从那名南诏送碑使手中截下的白纸……是真的?”
  她心中开始浮起一个荒诞的念头。
  这太古第一巨碑,是无字碑?
  耳畔丫鬟的呼唤声越来越近,吕洛妃黛眉轻蹙,脚尖轻踏间周身似有月辉浮起,整个人无声无息间腾起,遁入月光之中。
  前日她便已晋入江河五重,这玄魔银月功,修行得越发得心应手。
  ……
  “来了,刚刚有些心慌,便出来透透气。是老爷在喊妾身了么?”柔柔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丫鬟小翠连忙回头,面色一喜,“三夫人您可急死小翠了,老爷唤您过去。”
  “这就去。”
  穿着淡红轻纱的女子妩媚一笑,连小翠都感觉到心砰砰直跳。
  这三夫人说话做事得体万分,全府上下哪怕大夫人也都对她喜欢得紧,果然是有道行的。
  ……
  ……
  “啪,啪。”
  得到丫鬟回应的魏钧南满意点头,轻轻拍了两下巴掌。
  喧嚣的堂皇厅堂突然寂静下来。
  当人群视线投去时,两排身披薄纱的舞女依次步入。
  丝竹之声如泉水叮咚,有曼妙女子清颜红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
  仿佛从梦境中踏着筝声走来。
  宾客的呼吸狠狠一滞,喉头不经意间吞咽,终于看到了那佳人容颜。
  粉面上一点朱唇,神色间欲语还羞。娇美处若粉色桃瓣,举止处有幽兰之姿。
  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
  佳人解下头发,青丝随风舞动,淡淡清香萦绕鼻尖。
  “轻躯徐起何洋洋……”
  樱唇轻启,歌喉婉转,声如玉珠落盘。
  场中所有人的心间重重一跳,只觉得如仙音入脑,肺腑间尽是芬芳。
  魏钧南身坐主位,眼神之中带着自得。
  一时间,所有宾客俱是如痴如醉。
  忽的,白鸿丰的鼻翼轻轻一颤,他的瞳孔深处猛然闪过厉色。
  女人香,他记得最深。
  而此时室间清香……
  他,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