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79章 你是刺客?

第79章 你是刺客?


  “——有刺客!”
  侍女尖叫高耸入云。
  秦隐漠然的眼神落在对方身上,却不曾想那侍女在尖叫之后直接翻着白眼晕阕在地。
  十丈之外,秦隐长刀归鞘,没有丝毫的紧张,他做的仅仅是……
  压低帽檐,大步跨入中庭。
  灯下黑的道理,自古皆然。
  “刺客,刺客在哪儿!?”
  自厅堂奔出的宾客们大声呼喊道。
  慌乱的人群根本没有注意到那逆流而上的魏府守卫,反而不断寻找穿着夜行衣的身影。
  低垂的帽檐下,一双冰冷的眼睛平静扫视。
  东侧没有。
  西侧……没有!
  冲出的两波人群,依然没有。
  直至短短几息时间里正厅门口已经无人出现,都未看到赵元尘的身影。
  远处火把亮起,一条长龙开始飞快接近。
  一声“刺客”,已经彻底惊动将军府的护卫。
  当那长长的“火龙”即将出现在众人面前时。
  秦隐淡漠回首,看向东侧洞门,混于人群之中,大踏步消失。
  “刺客,在哪儿?”
  “刺客呢!”
  随着几声厉喝,终于有人开始反应过来。
  “对啊,刺客呢,刚刚就听到一个侍女在喊刺客。”
  抚军府的兵卒们开始四下搜索。
  终于有人找到赵二的尸体,又在池塘旁找到昏倒的侍女。
  随着一阵摇晃,这名面色苍白的侍女悠悠醒来。
  “刚刚是你在呼救?”
  “呼救……对,呼救!有刺客杀人啊,穿着魏府甲衣,一刀就那人脖颈捅了个对穿。”侍女茫然片刻,猛地惊醒。
  听到回复,魏府伯长面色阴沉如水回首,“所有人肩系红巾!逢兵卒便问昨日口令,若无答对者,当场格杀!”
  “请今日坐镇魏府的两大供奉出手!”
  “堵住中庭之外三百步内所有出口。”
  “把老鼠给本将……揪出来!”
  声音凛冽,没有丝毫回转余地。
  全身武装的魏府护卫轰然应声。
  两道人影踏着竹叶无声落地,一人面白无须,一人黑瘦苍老。
  “我二人先行一步,尔等跟上。”
  冷漠的声音响起,这两大供奉竟是脚尖踏起如涟漪一般的灵力波浪,拖曳出残影掠向前方,霎时就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随着慌乱的人群奔行,秦隐每次从阴影中出现时,身上的甲胄就少了一件。
  当穿过最后两道人群后,秦隐已经是身披素衣提刀的少年护卫了。
  根本无人怀疑这就是刚刚的刺客!
  秦隐的眼神从始至终都很平静,他的脑海里在时刻计算着当下形势。
  赵元尘来魏府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讨好即将迎娶的夫人,一名郡主。
  郡主之身居于抚军府,那绝不可能是寻常人能够进去的。
  赵元尘不在中庭,绝不可能是他提前算到了有人杀他,而是……
  他去提前寻那名郡主了。
  既然如此,秦隐的眼神落到一处曲径通幽之处,白墙黑瓦上,有两个大字龙飞凤舞。
  【雅园】。
  因为哪怕有刺客消息,那圆门两侧依然有兵卒守卫,不曾挪动半分。
  可想而知,其中居住之人的重要。
  在随着人群经过一处拥挤的石路时,秦隐的身影瞬间消失于檐下阴影。
  脚下如踏星,身形瞬间越过景墙。
  如夜猫般轻盈落地的瞬间,秦隐猛地抬头看向远处。
  夜风吹乱竹林,摇曳的竹枝间依稀可见墙头,瓦花格之上,一道人影双臂撑开如大鹰展翅,恰好落下。
  “我乃供奉罗海轩,此园封禁!”
  “有刺客入魏府,全体戒备护郡主安危。”
  说完之后,罗海轩连踏疾步,以追风逐月之势踩着竹枝落至最高处,一双眼睛如鹰隼般居高临下扫。
  此刻秦隐整个人侧着如蝙蝠一般贴在冬青树与景墙的缝隙之中,屏气凝声。
  一、二、三……
  竹林上的身影终于飞步到另外一侧。
  当罗海轩身影消失的一瞬,秦隐的身影如脱兔般闪出。
  没有烛光亮起的房间,根本不用看。
  寻找赵元尘,只需看向那些燃起烛光的房屋。
  雅园幽深广阔,但亮起烛光的房屋,并没有几间。
  “搜寻刺客。”
  “南处没有。”
  “东处没有。”
  哗哗的铁甲摩擦声在景墙之外接连响起。
  咯噔。
  当秦隐经过一处楼阁时,没想到脚下青石,竟是活动的。
  脚步落地之时,那青石瞬间崩出,骨碌碌滚圆,清脆的声音在这寂静的雅园中无比清晰。
  正在楼阁檐牙上奔行的罗海轩,猛地回头。
  “谁!?”
  【不好!】
  秦隐双目瞳孔一缩,腹腔猛地提起一口气,脚尖压地,瞬间从原地弹起。
  此间楼阁没有烛光,可以避入。
  手掌轻压木门边缘,无声无息闪入楼阁,再将木门对合。
  秦隐轻舒了一口气……
  在他身后十步,屏风之前,一道娇小的人影,手里捧着两块火石,呆呆的望着前方。
  啪的一声。
  手里火石落地,溅起淡淡火星。
  那双星光水眸里,浮起莫大惊恐。
  已小有规模的胸脯猛地隆起,那一口气提在嗓子中,下一刻就要化作尖叫爆发。
  “有……唔!”
  可惜一声还未发出,就被一只粗糙大手猛地捂住嘴巴,整个人被猛地向后一搂。
  月光柔柔的洒下,透过窗格。
  照亮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蛋儿,和那双似柔水一般的明媚澈瞳。
  一身绣着星月的淡白宫纱,乌黑如泉的长发被压在自己胸口。
  秦隐呆住了。
  少女懵住了。
  “你……”
  秦隐手掌下意识松开一些。
  少女终于有了喘息之机,她脸蛋上泛起潮红,声音颤抖:“纳兰……”
  “不想死就闭嘴。”
  秦隐反应过来,再次按住少女柔唇,低声喝道。
  少女拼命点头,大眼睛里的惊恐竟顷刻间化作激动。
  那态度……
  要多配合有多配合。
  而且少女看着秦隐的眼神中,还开始浮起……崇拜?
  秦隐难以理解少女这短短一个呼吸间眼神的复杂变化,但是他能够确认少女眼神的真诚。
  所以他尝试着将手掌开始一点点松开。
  这宫装少女竟是魏府之人,难怪当日说话那般不客气。
  他的动静已经惊到了那名魏府高手,如果来此盘查,恐怕还需要眼前少女帮着避险。
  “你是刺客!?”
  “我不是!”秦隐随口否定,他的眼神机警看向门外,“我只隐匿片刻,不要说话。”
  “不要想着耍花招,不然你定然会死,而且会破相!”
  秦隐手中琅琊匕旋转出一片寒光,映亮了少女那瞪圆的眼睛。
  用容貌威胁女人,远比生命有效。
  原本以为少女会害怕,不曾想看到那匕首之后,眼中满是兴奋,“帮我雕块玉,本宫保你无恙!”
  秦隐的动作一滞,随即狠狠应声。
  “好!”
  只是刚刚,这少女自称是什么?
  秦隐只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躲到屏风后的床榻上。”
  少女眼中泛起激动,一手捏紧小拳头,一手指向后方,语气无比笃定。
  楼阁外,有轻盈的落地声响起。
  随即,一道缓缓直起的身影……
  印于窗棂之上。
  此刻,四周虫鸣仿佛都彻底消失。
  ***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