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80章 本宫冰雪聪慧

第80章 本宫冰雪聪慧


  当秦隐的身影闪过屏风之后。
  宫装少女眼神中的激动瞬间消失,她淡然的将那纹星绣月的宫纱褪下,露出一身月黄襟裙。
  细如滑脂的瘦削肩膀在月光下犹如美玉。
  不过这美景仅仅闪过片刻,少女便随手勾起一旁衣架上的薄纱袍披在身上。
  打了个哈欠,躬身捡起地上掉落的火石。
  ……
  罗海轩手中捏着那块青石,缓缓起身,目光带着煞气扫向一旁楼阁。
  然而当他看到那楼阁之上的千年松木匾时,神情一滞。
  【锦华阁】!
  而且,这时候,他还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火石撞击声,随即那楼阁之内便有灯光幽幽亮起。
  “窗外何人?”
  带着淡淡威严的女声从楼阁内响起。
  罗海轩慌忙将手中青石甩掉,抱拳躬身,“不曾想郡主竟然在此!属下抚军府供奉,罗海轩。”
  “罗供奉来到本宫阁外,是何意图?”
  罗海轩一双眼睛猛地瞪圆,心头一股血猛地涌入脑门,胀得头直发蒙。
  “属下不敢,只是有刺客潜入魏府,属下担心会威胁郡主安危,特来一看!不曾想到了锦华阁外,更未料到郡主没参加府中夜宴。”
  “参不参加夜宴那是本宫来决定的,何时需要你来点我?”窗棂上印出娇小身影,然而语气却直让罗海轩浑身密布冷汗。
  不过下一刻郡主的话音一转,却让他如蒙大赦。
  “罗供奉担忧本宫安危,倒是有心了,不过本宫这里并未有刺客潜入,看了半场夜宴也是有些乏了回来想要提早歇息。还请罗供奉去别处追查吧。”
  一个颇为疲惫的哈欠响起,窗棂上的娇俏身影在摇曳的灯火中渐渐变小,看样子是要回屏风之后。
  苍老的面孔的于屋檐下浮出。
  罗海轩的眼神猛地一惊,他根本没有看到这位老者是如何出现的。
  “瑶郡主……罗供奉所言非虚,刚刚老夫也隐约听到有不正常的脚步踏石声于附近响起,唯恐刺客隐入哪个角落。”
  身形刚刚经过屏风的少女身形顿住,一双黛眉蹙起,她的视线落在那名躬身伏在金漆龙凤木雕床上的少年面上。
  秦隐一双眼神炯炯有神,剑眉竖起,望着少女。
  那身穿襟裙,肩披薄纱的女孩,此刻竟是如此绝美大气。
  秦隐心中也正在天人交战。
  谁能想到,他日那名趾高气扬的少女……竟然是一名郡主!
  这都什么破事。
  要是真杀了郡主,那事情就真大条了。
  少女鼻翼可爱的皱了皱,目光中闪过不满,却是并未紧张太多。
  【竟然是李伯……那本宫也不能认输,这可是好不容易找到的高人……不然父王若是发现玉佩丢了,那瑶瑶铁定完啦。】
  清澈的眼睛转了转,视线轻扫一圈,最终与少年目光交汇,秀美的脸蛋儿摇了摇。
  嗯?
  秦隐眯起眼睛。
  少女得意的挑起嘴角,探出一根嫩白手指了指床上锦被。
  “钻进去。”
  比出一个口型之后,秦隐深深对视一眼后,拉起锦被整个人钻了进去,仅露出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这名突然变身的“郡主”。
  少女回头,语气终于开始浮现些许害怕,“李伯!本宫躲在……床榻上,你且帮我看看这楼阁内有无刺客。”
  说完之后,秦隐目光中第一次失态,他瞪圆眼睛……
  眼睁睁看着少女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仓惶抱臂直向自己奔来。
  她要干什么!
  她要干……
  纤细的腰肢轻轻一扭,少女整个人直接扑到了床上,将锦被一拉,遮住自己和……秦隐。
  秦隐瞪目刚要抬起,却不曾想先前还柔弱和兔子一样的小郡主,此刻冲着自己露出凶巴巴的虎牙。
  【闭嘴!】
  无声开口,没有声音,但秦隐却轻易读出了其中的意思。
  这小妞怎的突然就变了性子,有恃无恐?
  到底是谁在威胁谁!?
  冰凉柔滑的绸子薄薄一层,少女白皙娇嫩的腿部感受到少年灼热的气息透过绸子传来,不禁俏脸微红。
  皱了皱鼻子,对着秦隐示威似的扬了扬下巴,再度比出一个口型。
  “不许乱动!”
  秦隐索性闭眼侧头到一旁。
  他堂堂大老爷们,还不屑于去占一个小妞的便宜。
  只是鼻息间,萦绕的尽是少女胴体上那淡淡的清香,似雨后兰花一般,沁人肺腑。
  还真……挺提神的。
  秦隐嫩脸一红。
  “那老奴叨扰郡主片刻。”
  木门吱呀一声推开。
  李伯佝偻的身影踏入阁内,巨大的桃花屏风挡住了外界视线,这名江河境的大灵修者并没有耽搁,目光扫过四周,脚下步伐轻点,瞬间腾起没入二层。
  短短十息之后,李伯的身影重新出现于锦华阁的正门,对着屏风躬身恭声道:“禀郡主,本楼阁内无恙,老奴告退。”
  屏风后的俏丽人儿捂了捂胸口,轻舒一口气:“有劳李伯,那本宫就放心了。”
  楼阁外,罗供奉也擦了擦额头冷汗,还好有九江王府的高手出现担保,不然真出了什么乱子,他罗海轩只有亡命天涯了。
  “郡主休息即可,老奴将为郡主守夜于外……”
  李伯那一声,直接让娇俏少女的黛眉都撑起,张口就要拒绝。
  然而此刻砰的一声炸响,将郡主的话打断在腹中,也将李伯与罗供奉的视线同时吸引过去。
  ……
  无需腾空而起。
  在那明净的夜空下,魏府之外。
  此刻,有一轮银月隐隐升起于半空,猛然炸散。
  恐怖的灵力波动,将数间房屋扫成齑粉。
  一片惨嚎从远处迭起。
  “玄魔银月功,你是……玄魔宗的千面妖姬!”
  “咯咯……抚军大人好眼力,只是妾身当不成你的三夫人了。”
  妖媚的声音响起,倩影如烟穿梭在井巷,遁向远方。
  “快来人,魏将军受伤了!”这是兵卒的声音。
  “是玄魔宗……来人!!”
  这道虚弱且不甘的怒吼,则是魏钧南大人的。
  罗海轩的眼神猛地一惊。
  而李伯的瞳孔也缩成一点。
  “玄魔宗?!”
  那三个字,仿佛带有某种莫大的力量,瞬间就将空气中的气氛沉至冰点。
  恰在此时,少女郡主的声音冷静传来:“李伯,速去助魏钧南抓到玄魔宗的刺客!否则今夜本宫寝食难安。”
  “是,郡主,老奴且去半柱香的功夫,若有情况,请郡主立刻高呼。”
  说完之后,李伯也顾不上之前与燕瑶交代的话语,脚步连踏间周身整整九道灵力大江环起,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拔高,飞速掠向院外。
  半空中还看了罗海轩一眼,不满喝道:“还不速跟上!”
  “是、是,大人!”
  罗海轩回过神来,慌忙应声道。
  香闺之内,少女单手抚胸,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本宫冰雪聪慧。”
  随即那一双水眸便如小狐狸般眯起,轻轻侧首,呵气成兰。
  “铁拳哥哥……”
  秦隐全身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