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81章 辣手摧花?

第81章 辣手摧花?


  一声铁拳哥哥,酥麻入骨。
  少女的气息带着淡淡香甜,又带着特有的娇憨。
  然而这分明跟刚刚他看到的形象不一样啊!
  那个说话威严得体,机智伶俐的王族千金哪儿去了?
  秦隐猛地将锦被掀开,盯着近在咫尺的少女。
  薄纱下那光滑如玉的香肩,分外诱人……
  而这一切的主人,那名自称本宫的少女,此刻正如小狐狸一般注视自己。
  眯起的狭长眸子里,带着讨好和骄傲。
  “你就是郡主!?”秦隐目光犹疑。
  “如假包换。”少女拍了拍自己那已经颇具规模的胸脯,引得襟裙一颤一颤,不过说完之后就撇着嘴,“人家叫燕瑶,当然没有高人的名字那么威猛……”
  眼角肌肉跳动,秦隐冷声问道,“你可认识赵元尘!”
  “赵……元尘!那个草包?本宫可不认识他,哼。”燕瑶说着说着竟然来了气,直接将自己的衣袖卷起,露出嫩白的小拳头,示威似的盯着秦隐。
  “本宫可是尊称你一声铁拳哥哥,但你要是认识那个花花肠子,今日本宫和你就恩断义绝!”
  怎么和预想的不一样,秦隐皱起眉头,“不是有传闻他要迎娶郡主么?”
  他直接将听到赵府家丁议论的那句话抛了出来,试探一下。
  不曾想燕瑶立刻就和炸了毛的小母猫一样,“他也配迎娶本宫??倾慕本宫的青年俊杰跳下去都能把星罗江堵死,怎会轮得到他!就那肩膀二两肉说不定还没本宫力气大,不过是有人在王都开玩笑的话,也能当真?父王可是最疼我的,本宫要挑也要选那种精壮的夫婿!”
  说着说着,燕瑶目光就亮了,因为她的视线落在秦隐那魁梧的胸肌之上。
  贴身素衣包裹的并不严,秦隐天生好底子,身上肌肉更是棱角分明。
  少女羞答答的探出一根手指戳向两块大胸肌,“这是真的吗?”
  那根嫩葱一样的玉指还在半空就被秦隐给按了下去,低声怒道:
  “你在想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大人没教过你!?”
  “教了啊,问题是也没人敢对本宫动手动脚啊。”燕瑶得意洋洋的说道。
  “那你就可以对别人动手动脚?”秦隐感觉这少女郡主是不是脑子里缺根弦一样,思路总和正常人不一样。
  “再这样说本宫我可咬你了啊!”
  燕瑶露出恶狠狠的表情,一对小虎牙超凶,丝毫没在意自己春光外泄。
  “没法跟你正常说话,我走了。”
  秦隐将锦被拉起直接糊在燕瑶脸上,起身就要走。
  结果那锦被下一只白玉手腕探出,直接死死抓住秦隐的胳膊,“不行,你要走我就喊人了!”
  “我……”秦隐心中火气升起,差点就和这妮子在这卧榻上打起来。
  燕瑶死死抱着秦隐的大腿,仿佛掉入河中苦苦挣扎的小猫,“刚刚约好的,你不能跑!”
  秦隐五指撑开已经扬在半空,但无论如何也拍不下去。
  他说的话,自然算,只是现在可不是给这少女郡主雕刻玉佩的时间。
  “我说话算话!只是现在我有要事必须离开,你将要求说给我,三日后我自然会将雕好的玉给你送来。”
  “当真?”燕瑶抬起头,眼中泫然欲泣,楚楚可怜。
  “我……纳兰铁拳,言出必行!”秦隐恶狠狠说道。
  “那好,你先别下床,本宫仔细给你说。”
  薄纱盖着襟裙,双手可怜兮兮的拽着秦隐的衣摆,少女郡主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姿势和样貌究竟是何等诱人。
  “你说,我记。”秦隐沉声开口,目光清澈。
  燕瑶仔细看了一会秦隐……脸蛋突然红了起来。
  “嗯?”
  “啊,我说,我说。”燕瑶慌乱的做好,这时感觉香肩一凉,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就在一个精壮男人眼皮底下穿着就寝时的襟裙。
  少女慌忙将锦被裹在自己身上,只露出脑袋来,当然一只手仍然紧紧抓着秦隐的衣摆。
  “我看过你的雕工,手特别稳,也特别巧!高人你帮我雕块玉佩,报酬不会少的。”
  “说!”
  “哦哦,我先给你讲讲要雕什么,然后画个草图给你。”燕瑶嘀嘀咕咕的说道,声音也细了下来,“玉佩当中镂空,刻一枝桃花,一座三峰山,一条江,半轮月……”
  秦隐越听越皱眉,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身子晃动了一下突然感觉到腰间的硬物,他下意识的掏出腰间别着的那块通透美玉。
  秦隐愣住了,出示给少女。
  “可是这样的?”
  “玉一定要打磨的圆润,那晶白玉石稍后我自会给你……唔。”
  燕瑶的神色瞬间滞住。
  少女仰起头,呆呆的看着秦隐。
  若从秦隐的角度,恰好能够看到肤如凝脂细又腻,当中一条沟壑……
  不过他的心思此刻却没落在这些上面,而是呆呆和燕瑶对视。
  他似乎做了一件傻事。
  死去的永夜刺客薛钱,不会是抢的眼前这妮子的玉佩吧!
  “当日是你————”燕瑶的小嘴瞬间张圆了,眼中满是惊恐,喉咙中尖叫下一刻就要穿破云霄。
  “不是我!”
  秦隐脑子一懵,猛地一把按住对方的樱桃小口,激动回道。
  “呜呜。”燕瑶瞪大的眼睛中满是惊惧,那具娇小的身躯在锦被中瑟瑟发抖。
  “你听我说,都是巧合,当日真不是我!”
  到现在秦隐哪里还不知道,薛钱竟然还在死前摆了他一道,这妮子竟然就是什么九江郡主!!
  薛钱明明抢了郡主的玉佩,却偏偏没告诉他。
  清澈的眼中开始浮起雾气和哀求,小郡主拼命点头,表示相信。
  然而秦隐木讷的看着燕瑶,少女那双求生欲满满的大眼睛里,分明写的……
  【就是你】!
  在少年的粗糙大手之下,燕瑶一想到接下来恐怕要被灭口,就悲从中来,嘴巴撅起,眼中含泪。
  这……
  自己当真要辣手摧花了么。
  秦隐叹了一口气,刚要开口神色却猛地一凛,手掌把少女捂得更紧。
  略有些轻浮的脚步声在楼阁外停下。
  那道人影看着尚未熄灭的灯火,眼中露出喜色,伸手揉了揉脸颊,努力让自己显得正派一些。
  咚、咚……
  清晰的敲门声,在这寂夜浮起。
  燕瑶颤抖的身躯一顿,眼中有希望浮起。
  然而随着接下来响起的一道清朗声音,她那清澈的眸子直接红了,绝望而悲愤的看向秦隐。
  “漫漫长夜,无心睡眠……”
  ****
  PS:抱歉,昨天陪领导喝酒,把自己喝成傻x了……吐了一宿,这刚刚撑着爬起来,以后打死不喝白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