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82章 想来郡主未睡

第82章 想来郡主未睡


  “小可陶庆虎,乃魏抚军之弟,自从目睹郡主容颜惊鸿一瞥之后,便日思夜寐不得睡。”
  “今日斗胆前来,只想为郡主奉上小可诗文拙作。”
  面色苍白的陶庆虎,在月光下努力摆出自己最潇洒的样子。
  ……
  咯吱。
  锦被下,燕瑶的小拳头捏的爆响。
  如果可能,她真想出去砍了那人!
  什么陶什么虎,竟然有胆子接近她燕瑶的楼阁。
  这魏钧南还真是管教的一手好晚辈啊。
  要是能等到谢叔叔来,她非要告一个南郡抚军治家不严,纵容子弟冒犯王女天威的罪名。
  不打到对方丢一层皮,她就不姓燕!
  “看郡主楼阁灯火未灭,想来也是未睡,小可只愿听郡主一言,便此生无憾。”
  窗棂外。
  陶庆虎继续拽着文字,却眉毛一挑,突然发现另一名穿着锦服的少年公子踏步无声站定在三丈之外。
  对方面容俊秀,只是一双眼睛中带着的厌恶和不屑,却让陶庆虎心中腾起怒火。
  这可是九江郡主燕瑶的楼阁,说句不客气的话,若不是他乃魏府小表老爷,怎么可能进来。
  “这是锦华阁,闲人勿近,你是何人!莫非是借着卫兵奔走的时机混进来的采花贼?”
  陶庆虎大声喝道:“我陶庆虎,必然要誓死护郡主安危!”
  心中想的却是借着此声既能赢来郡主好感,又能引来魏府护卫,将那锦服公子给按住。
  然而一声说出之后,锦华阁内没听到郡主的仙音,更未听到远处有卫兵呼应。
  想来都是因为刚刚魏钧南身受重创前去救援了。
  那现在……
  陶庆虎的脸色有些难看,视线投去。
  “哼!我乃鱼梁赵府,今年的南郡贤才赵元尘。我来此处是得了魏将军的首肯,你又无官身,又无功名,有何资格质问于我!”
  锦服公子说话间毫不客气,说完之后便大步向着陶庆虎走去。
  ……
  帐幔间,燕瑶大大的眼睛中已经气得眼泪快要决堤了。
  草包、草包、大草包!
  竟然接连有两人能接近她的楼阁。
  要是李伯在,定然将这两人打断腿。
  赵家有人任京兆府少尹又如何,不过从四品而已,安敢触怒天武王族。
  然而她却突然感受到秦隐压着她嘴巴的手掌一顿,竟是松开片刻。
  “呜?”
  燕瑶茫然的抬头。
  “这块玉是我偶然所得,既然是你原物,就还你罢了。”
  “并且,我再与你做笔交易。”
  燕瑶瞪大眼睛,看着秦隐取出一块铁甲覆于面部,那森冷的眼神竟瞬间让整个人的气质大变。
  就这还不是刺客!?
  骗鬼吗。
  燕瑶目光通红,索性闭目昂首。
  她堂堂九江郡主,死也要死的有气节!
  手中突的塞入一物,温热滑腻。
  是……她的玉佩?
  小郡主刚要睁眼,却只感觉脖颈处被轻轻一按,瞬间眼前一黑,轻飘飘倒下……
  意识在坠入深渊的最后一刻,她脑海浮起的是。
  【谁曾想高人竟然是不出世的大坏蛋……别了父王……瑶瑶不想死,因为好疼……呜呜……】
  看着少女昏倒在香榻上,秦隐眼中古井无波。
  将锦被为这小郡主盖好,他转身立起,那被太一心刀开辟出来的九百灵脉中,开始有滚滚灵力激荡。
  三大气旋悄然流转。
  那只遍布伤痕的右手缓缓握住腰间刀柄。
  耳廓将周围细微之音尽收脑海。
  窗外两人,一人落步接近,那是赵元尘。
  另一人立于门前,那个声音当是……曾在丁阳县门被他一脚踏碎胸口的陶庆虎。
  ……
  陶庆虎注视着越来越近的赵元尘,眼神里透出愤怒。
  他的胸口伤口初愈,骨头刚刚对好,根本不敢与人交手。
  “我是魏抚军之弟……”
  “那你得到他的允许了?”赵元尘冷笑道。
  他被举荐为南郡贤才,就是因为赵家的本家在他身上看到了他日崛起的潜力。
  而若是能够攀上九江王府的关系,那么这也是王都一些大族们乐意看到的。
  一个不偏不倚的九江王,在这烽烟乱世不应当存在!
  “我!”陶庆虎词穷,他不敢替魏钧南说出这话。
  “哼,那就自行从郡主楼阁前滚开,魏将军可丢不起这人。”赵元尘脸上自傲,字字如刀,他乐意看到陶庆虎那张越来越苍白的脸。
  【就这种二世祖当真也敢觊觎九江郡主。】
  赵元尘的眼睛眯起,对自己越发有信心了,有这种废物为他做陪衬,他的计划本来有三分可行,现在可以涨到五分了。
  “让开,真引得郡主恼怒,恐怕魏将军都无法善了。”
  赵元尘看着前方的废物公子,冷声呵斥。
  面色苍白的陶庆虎,张口嗫嗫诺诺却说不出半个字,最终还是屈辱的后退半步。
  但也就仅止于此,如果直接灰溜溜走了,他金阳三虎的脸可就彻底丢尽了。
  视线相对,气氛焦灼间。
  一旁的楼阁中,有气流轻轻响起。
  “呼……”
  那原本明亮的灯火,却突兀灭了。
  嗯?
  二人俱是一愣。
  郡主这是何意?
  吱呀一声。
  陶庆虎面前正对的那扇木门,竟然徐徐拉开!
  他瞪大眼睛,呼吸急促,只感觉万般委屈涌上心头。
  九江郡主竟然因为赵元尘的出来而即将现身。
  他、他……
  心里委屈的很啊!
  木门拉开。
  有铁面人握刀立于阴影之中,冰冷的视线,恰好和他对视正着。
  这、他娘的是郡主!?
  等等!
  陶庆虎脸色刹那惨白,只感觉天旋地转。
  郡主的声音从始至终都未出现。
  难道是被这铁面人给……
  嘴巴张大,陶庆虎想说话,却在胆怯之下失声了。
  旁边的赵元尘看到陶庆虎那张惨白的脸,面露讥讽。
  于是在他刚调整好面部,准备对即将出现的郡主朗声问好时……
  寒光乍破!
  月光汇成一泓秋水,没入陶庆虎的腹部。
  这名曾在金阳赫赫有名的三虎之一,瞪大眼睛,双手抱着腰间那柄寒凉长刀,口中鲜血汩汩冒不出半个字。
  随后赵元尘便看到一道人影大步跨出,在这九江郡主居身的锦华阁门前,素衣铁面。
  六尺长刀顶着陶庆虎的尸体猛地一转对准自己。
  三道灵力奔涌间的气旋炸裂声,终于在这寂夜绽放。
  秦隐抬起一脚向前重重一蹬。
  血液飞溅中,陶庆虎的尸体脱刀而出,横飞向一丈之外!
  垫脚落步。
  秦隐双手握住醉今朝,力气狂绝起于全身。
  跨步举刀,带着狂野与铁血的杀戮美感,六尺刀锋昂至最高,于月下绽放光辉。
  刺客!?
  赵元尘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冲到天灵盖。
  这尸山血海般的血腥煞意,是冲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