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83章 刺客在此!

第83章 刺客在此!


  一柄醉今朝,携雷霆万钧之势,划破长空!
  横飞而来的尸体阻挡住赵元尘的视线。
  然而下一刻破体切出的刀锋,却让他整个魂都惊散了。
  那柄修长重刀,竟将死去的陶庆虎凌空腰斩!
  尸体惊恐的眼神犹自凝固在面上。
  在漫天血雾中,森寒刀锋去势不减,直劈向自己的天灵盖。
  “我命休矣!”
  绝境之下,赵元尘猛地咬破舌尖,剧痛刺激之下,让他全身灵力陡然爆发。
  完全区别于白猿拳经的炽烈心法,这一刻流转全身。
  脚下开始有恐怖力量生起。
  灼热的气息刺痛着他的灵脉,但也同样令他浑身气血激荡。
  锦服下的四肢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
  这往日养尊处优的富门公子,此刻双眼已经一片血红!
  赵府嫡系秘传之玄阶下品功法——《残本·燃血心经》!
  灵力反向运转直接灌注气旋,体表细微血管瞬间爆裂。
  在看不见的体内,两大血色气旋陡然凝成。
  此功燃烧气血精魂,将赵元尘的修为生生从气旋三重境拔高到气旋五重!
  狰狞可怖的面孔看向秦隐,赵元尘怒吼一声,双手虎口卡住那柄以极北霜龙石锻成的折扇横于身前,猛地一推。
  这可是硬度远超精铁的宝兵材料!
  只要扛过这一刀,他要将这刺客撕成两段!
  那一刀近了……
  赵元尘心底的残虐尽数浮于瞳中。
  区区气旋三重刺客,竟敢杀他赵元尘!
  然而当刀刃与折扇相遇的那一刻……
  赵府二公子的眼神瞬间凝滞。
  他看到了那如月光一般的刀芒,笔直切过折扇。
  极北霜龙石确实多挣扎了一瞬。
  可那掺了中灵铢的刀刃,在整整六十二斤的自重与千斤巨力的斩击之下……
  却生生将折扇砍成一片冰雾。
  赵元尘茫然的眼神中,醉今朝砍入自己胸膛。
  骨骼碎裂的声音清脆在耳畔响起。
  火星四溅……
  轰!!
  气浪腾起,赵元尘脚尖擦着地被生生平推一丈之后,终于哇的一口血雾喷出倒飞出去。
  他眼中刚刚升起的血色被一击砍灭大半,刚刚腾起的战意更是被瞬间打为尘埃。
  “嗬……”
  秦隐漠然抬首,看着那被砍烂的锦袍下透出冰蓝软甲,喉咙中一口气悠长排出。
  双臂青筋虬起,原本狂烈的灵力瞬时化作灵动灌注双腿。
  秦隐倒提长刀,以脚踏追星之势,笔直奔向横飞于半空的赵元尘。
  刀锋抡圆,如月光,再斩!!
  这一刻,正在魏府小路穿行的大供奉祝明城,猛地抬首。
  刚刚交战的声音,正从三十丈外传来。
  那个方位,正是郡主的楼阁!
  一刹那这名有着江河三重的大供奉,腾起间纵声长啸:“祝明城在此,护郡主安危!!”
  鹊起雀落间,祝明城踏着屋檐楼阁如履平地,奔向刚刚惨叫声的来源之地。
  那一声长啸,同样传进了秦隐和赵元尘的耳中。
  秦隐的眼神里没有半点波动。
  而赵元尘的眼中终于闪过喜色,因为终于有魏府高手出现了,因为在他身后也终于有兵卒奔行的声音响起!
  一名魏府甲兵持刀冲了进来,他抬头看到秦隐劈砍的一瞬。
  这名甲兵所做的仅仅是从腰间抽出那把天武强弩。
  森寒的三棱箭在月光下闪着钢铁的色泽。
  抬手,扣下扳机。
  下一刻便是洞穿那持刀铁面人的胸口!
  甲兵目光中透出兴奋。
  嗡!
  弩矢射出。
  可他却没有看到秦隐那瞬间踏出幻影的双腿。
  气旋三重的灵力肆无忌惮的撞击在灵脉,坚韧的石体将灵力死死压住,终于将多条灵脉的爆发气劲完美汇于一处。
  追星第四式·脚踏天枢!
  一道契合星辰玄机的白色残影掠过树下,带着一道华丽的弧线,完成了瞬间对赵元尘的反超。
  秦隐出现在甲兵面前,在对方惊骇的眼神中,那柄划过三丈的重刀斜着擦过他的身子。
  腰间一凉,甚至都没感觉到疼痛。
  这名甲兵就感觉自己轻飘飘飞起来,视线里血肉模糊的半截身子犹自停在原地。
  他的铁甲在重达六十二斤的醉今朝面前,如纸糊一般。
  【我这是……死了?】
  甲兵残躯落地,秦隐却没有半点收刀的意图。
  在斩过甲兵时,他借着那划过半圆的冲势,手握醉今朝反身重重横砍!
  如横江铁索!
  咔!
  倒飞中的赵元尘猛然僵住。
  清脆的骨骼炸裂声中,那神秘莫测的冰蓝软甲上再度炸出火星。
  凄厉痛嚎间,赵元尘半个身子都崩出血浆,轰然前飞。
  咔嚓。
  九江郡主所住的锦华阁大门,被瞬间撞烂。
  秦隐看着赵元尘没入碎门的方向,脚尖挑起甲兵刚刚的佩刀,重重一踢。
  沾满鲜血的朴刀,旋转着没入那碎木之中。
  秦隐抬头,看着远处屋檐上刚刚冒出的黑影,反手一插,长刀归鞘。
  屏气凝神,整个人一步横跨至阴影中,刚刚展现的暴烈随着他的身影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好似他从未从此地出现一般。
  飞于半空的祝明城听到那一声楼阁崩塌的声音,惊怒间面色气血暴涨。
  木雕床上的九江郡主被烟尘蒙了一脸,猛地惊醒,脑海中还是刚刚秦隐将她按入黑暗的一幕。
  轰烂的门框中,一道满身血浆的身影,摇摇晃晃站起来,手中握着半截刀锋,掌心流血犹自不觉。
  赵元尘披头散发,满面狰狞。
  听到少女尖叫,下意识的回望。
  可想而知,当燕瑶看到那一张可怖血面时的反应。
  一张煞白俏脸……
  “啊!!!不要杀我!”
  一声尖叫,高亢入云。
  小郡主这一嗓子,声嘶力竭。
  “我……”赵元尘呆呆的开口,刚要解释。
  “竟敢刺杀郡主,贼子找死!老夫今日手刃了你!”
  终于跃至此间楼阁屋檐的祝明城,须发怒张,五指撑开高高扬起,指尖猛地一弯。
  ——苍龙裂天爪!
  整整三条灵力大江这一刻在周身崩灭,一道半人高的灵力龙爪破雾而出,轰然扫向赵元尘。
  其中必杀之意,几乎凝成了实质。
  我……不是刺客啊。
  赵元尘握着刀锋的手掌剧烈颤抖,这一刻他只感觉到无尽的死意。
  刺客是那个铁面人!
  刺客不是他。
  他是来救郡主的。
  ……
  急怒攻心,赵元尘想一字一句的大声说出来。
  然而,奔来的魏府精兵,半空那扫向自己脑袋的一爪,却根本不给他半点解释。
  所有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
  杀死刺客!
  绝境,他赵元尘真的陷入绝境了。
  怎么好好的南郡贤才,就成了刺杀九江郡主的刺客了。
  【我不能死!】
  心中悲怒间,赵元尘喉咙蠕动,眼中煞意终于凝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