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86章 昆仑之巅

第86章 昆仑之巅


  想到这里,高天裳脸上不禁带起一丝喜色。
  若是能替堂叔解决这个问题,自己在这鱼梁城的生意恐怕还能做大啊。
  锦绣赌坊甚至能够考虑去吞另外一面的地盘了。
  穿着一身劲装的石兴错淡淡瞄了一眼高天裳,他的眼光何其敏锐,场下几人的神色变化尽在他的眼中。
  “天裳,你可是想到什么好法子,不妨说出来,也好替高太守分忧。”石兴错放下酒杯,平淡开口。
  穿着一身浅蓝锦缎长衫的高天裳闻言一喜,连忙出席作揖。
  “我确实有想到一法,或许可以为太守大人分忧。”
  哦?
  高文陆听到自己侄子的话眼前一亮,目光炯炯望去。
  若是能够解决这最后二百名额。
  那么加上自己之前的考评,将来或许能跳出鱼梁城,迈向更高的舞台。
  眼见场中所有视线都落在自己身上,高天裳眼中闪过一抹激动。
  若是能在此场合证明自己的能力,那么将来……
  强行将内心躁动压下,高天裳目光深处露出狠辣。
  正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不过二百杂民,没了也就没了。
  “我有一计……”
  随着高天裳有条不紊的将话说出。
  整个大厅内的所有人,脸上笑意都渐渐消失。
  到最后,高文陆的面孔上已经是一片阴冷,他端起一杯酒,看了看下方的亲侄子,又看了看四周凝声屏气的心腹。
  最终将视线落在石兴错身上。
  “石将军,看样子鱼梁城外生一批匪患了。”
  面容冷漠的石兴错,盯着高文陆看了片刻,咧嘴一笑,端起酒杯。
  “正好这两天我要进鱼梁的天武灵池修行片刻,这城卫,不妨就交给天裳先打理片刻。”
  “年轻人,正好多一些历练。”
  高文陆那张阴冷的脸上,绽放出笑容,“高某就先替天裳谢过石将军了。”
  下方十名心腹顿时举杯附和,一时间厅堂内好不热闹。
  ……
  ……
  遥远的昆仑山巅,大雪皑皑。
  一座宛如冰宫般的华美建筑坐落于这朝阳起落的地方。
  殿后,一片如翡翠般的瑶池,袅袅蒸腾热气,云雾缭绕。
  片片雪花还未飘落进去便化成了雾气。
  殿前,以白玉砖铺就的偌大广场里,一名名身姿摇曳的绝色女子似云中仙子般在随着霞光舞剑。
  剑光流转间,四周的云雾都被牵引过来,若是有人看到定会暗赞一声好个神仙境地。
  此刻,有一道人影踏着五彩流云从半空轻盈而下。
  看着二十七八年纪,身着白色抹胸,一袭华贵的蓝色金丝无边裙,腰系白色金字玉佩,头发简简单单的挽了一个鬙,上插十二玉石簪,垂下的发丝随风飘舞,白皙的脸上不施粉黛,却依然美若天仙。
  只是冷冷的面孔,让人产生一种高贵,素雅的感觉。耳坠白色玉环。
  “叶师姐。”
  “大师姐。”
  这名雍容华贵的女子落于白玉广场时,脚尖处有着淡淡波纹扩散开来。
  仿佛她踩在的不是石面,而是一片瑶池。
  但如果离近看去,则会震撼发现,这名女子的脚尖始终不曾点于地面!
  她每一步迈出,身形便带起丝丝云雾出现于三丈之外。
  几乎是瞬间,便穿行过这偌大的白玉广场。
  “愿我如星云如月,这才是真正的柔云步,也不知道我们何时有大师姐的修为……”
  艳羡的目光从身后传来。
  叶袭雪自然听到了那些窃窃私语,但是却无动于衷。
  她身为昆仑瑶光宗大师姐,以二十七岁的年龄晋入天武万雄榜第一千二百位,心性已不是外界能够影响的了。
  “观海境九重,据说叶师姐已经半步迈入了照月境……真正踏入那个境界恐怕也就是今年之事了吧。”
  “一旦踏入照月境,她就自然成了瑶光宗的长老。”
  “她也将是我们瑶光宗行走天下的那面旗帜。”
  瑶光宗的内门弟子们,钦佩的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身影,心中一时间难以自已。
  每当见到那张冷冷的身影,她们甚至连身为女人本该有的嫉妒都升不起来。
  当差距太大时,剩下的便只有敬仰。
  踏入那雕梁画壁的冰宫,叶袭雪止步于一间玉白卧房外,看着分立两侧的两名瑶池弟子,轻轻点头。
  随后她抬首看向那紧闭的房门,毫无感情却如冰珠落玉盘的动听之声淡淡响起:“消息已经带给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两月约定已至,你当出来了。”
  门吱呀一声拉开了。
  一张秀美而憔悴的脸蛋儿露出,两月的不思茶饭,已让那可爱的婴儿肥消失。
  但是那双眼睛却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明亮。
  清秀的脸蛋儿上,此刻满是倔强。
  “你恨我?”叶袭雪看着那双本该在这个年纪充满欢乐,此刻却平静如水的眼眸,淡淡开口。
  少女摇了摇头。
  “恨瑶光宗?”
  少女依然摇了摇头,她仰首看着面前那雍容华贵却冷如冰山的叶袭雪,动了动嘴唇,“我愿入瑶光宗,请授我无上秘法。”
  “你心中有执念,练功大忌,可曾想好?”
  “若无执念,茶茶便早就死了。”少女的声音中没有了以往的灵动,但是却多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
  声音清澈,目光澄净,一眼可观心。
  这就是照月境之上的大修行者们都要羡慕的……
  水云琉璃体!
  此天馈灵体,修行水系功诀,速度自可一日千里。
  “好,那随我去见瑶光掌门,以后将由我授你功诀。”
  “你身负水云琉璃体,所以便自可跳过玄黄二阶。你即将修行的第一门功法,是本门地阶上品不传秘法……【天涯云水卷】!”
  茶茶眼观鼻、口观心,低着头跟在叶袭雪身后。
  当看到那个瘦削的小女孩跟着大师姐出现在白玉广场时,练剑的弟子们动作几乎同时一滞。
  一双双美眸惊骇间对视。
  “叶师姐去的方向是……掌门行宫?”
  “了不得了,那个小妮子恐怕真的要一步登天了。”
  叶袭雪依然是那副万事漠不关心的冰冷表情,低头的茶茶面色平静,她听到了这些将来要喊师姐们的对话。
  她从来都不在乎什么一步登天。
  她心中有恨。
  她不恨掠她过来的瑶光宗,而是恨自己……
  没有本事。
  而那个一枪刺穿秦隐哥哥的黑水骑,却根本连想都没想过。
  因为,去恨一名必死之人……
  没有任何意义。
  ……
  “到了。”
  “拜见师尊。”叶袭雪恭声说道。
  ……
  “你叫什么名字?”
  “茶茶。”
  “可有姓氏。”
  “阿婆不曾说。”
  “……也是个命苦的孩子,以后你就随袭雪修行,我昆仑瑶光,乃当世三十六洞天之一。你若修成江河,自可下山历练。”玉帘之后,一声叹息。
  “谢过掌门师尊。”
  少女恭恭敬敬的伏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她到了大雪封山的昆仑之巅,却没有看到那故事里的宝藏,更未听说过山贼王的传说。
  她多想大声斥责为自己讲故事的那个人……
  【秦隐哥哥,你又骗了茶茶。】
  可是现在,讲故事的人却没有了。
  当少女抬头时,倔强的脸上已是满面清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