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88章 赴星罗

第88章 赴星罗

    (笑死了,第一更老当发到公众了,比新手时还紧张,所以这个才是首订哈。m.x23us.com)
  
      ***
  
      林间微风,光影斑驳。
  
      九月的最后一日,已听不到秋蝉的鸣声了。
  
      山洞之中的,果核堆成一个整整齐齐的小塔,最上面有一只肥胖的红雀子仰面呼呼大睡,两只翅膀没形象的摊开。
  
      好似死了一般。
  
      一道身影从外面走入洞中,手里提着一只放完血的山鸡。
  
      正是修行十二日的秦隐!
  
      看着地面上那已经化作齑粉的白玉阵牌,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波动。
  
      气旋五重!
  
      十二日,整整六百灵脉!!
  
      他秦隐昼夜不息,借着那全身家当刻下的引灵牌。
  
      生生连跨两大气旋关口。
  
      石体天生阻隔灵力,若是正常修行,他只能依靠那些灵脉通往体表的刺孔,引灵速度将远远小于常人。
  
      然而他修行了灵纹一脉,有着阵牌的辅助。
  
      哪怕最普通的引灵阵牌,对他来说都有着惊人的功效。
  
      由于石体坚韧异常且不亲和灵力,所以他刻出的灵脉承载力……要远远超出常人!
  
      常人用的引灵阵牌,他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十倍之数,而无需担心灵脉爆裂。
  
      在疯狂的引灵灌溉刺激之下,太一心刀的雕刻速度近乎倍增!
  
      而他只需承担一种反馈,那就是狂暴灵力冲刷血肉,宛若肌肉再造的痛苦!
  
      “……按照现在的功法来看,将来修行之路一路刻下去便可。”
  
      “但始终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一旦晋入江河境之后,人体灵脉会出现本质变化……那到时候我的身体将会怎样,太一纹天录在脑海刻下的诸天星辰,并未点亮气旋之后的那片天空。”
  
      “气旋每晋一重,星辰便多亮几颗。”
  
      “如果照此推理,等我晋入气旋十重的时候,难道自然就能明白接下来的修行之路?”
  
      秦隐仔细思索着这几日的感悟。
  
      他甚至都开始反思当日孙吾刀为何传授自己这样一门绝世之功。
  
      到现在,心中模糊浮处一种感悟。
  
      那就是,《太一纹天录》远不是他现在看到的这般简单……
  
      他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是否疯了,总是试着去推演一个远远超出自己见识、足以逆天改命的功法。
  
      木匠。
  
      雕工。
  
      朽木、璞玉。
  
      顽石……
  
      一个个词汇闪过脑海,最终落在了【顽石】二字上。
  
      自己的身躯乃坚韧却不亲灵的石体。
  
      以身为木……
  
      以身为石!
  
      秦隐伸出左手,目光落在那粗糙而强健的小臂上,皱眉不语。
  
      他感觉脑海有一道灵光隐隐闪过……
  
      武道一路,内圣而外王。
  
      修行一脉,与此同理。
  
      若是单单说内家修行,那么孙吾刀的不世绝学为何不去寻那些天资绝艳之辈。
  
      这其中定然还有什么自己忽略的事情。
  
      思索中他的眼神落在那化作齑粉的引灵玉牌上,眼神猛地亮起!
  
      修行之途,内圣而外王!
  
      对他来说,所谓的外王,绝对不是在大修行者可踏空而行的此间世界里,去追求所谓的筋肉武道。
  
      现在,他似乎想到了某种疯狂的道路。
  
      “灵纹师是刻灵纹于玉石,以灵力激活而引发天地反馈。”
  
      “若我身为石,那么将灵纹画刻于身……”
  
      “结果将会如何?”
  
      山洞中的少年左拳刹那握紧,骨骼爆响。
  
      【内刻灵脉,外附灵纹】!
  
      这一刻,秦隐脑海中的思路,终于彻底理清。
  
      那道一闪而逝的灵光,终于被他紧紧抓住,然后狠狠撕开。
  
      脑海终于清明。
  
      秦隐只感觉内心无比畅快。
  
      现在剩下的就是寻一种合适的灵纹,待他习得后,便可尝试着在身躯之上纹出第一笔。
  
      少年抬头,目光平静望着云巅。
  
      大道之路何其坚,他早就做好了粉身碎骨的准备。
  
      ……
  
      “毕方,走了。”
  
      秦隐抓起醉今朝,扭头对着身后说了一声。
  
      “走?这还没到半个月呢,去哪儿?”
  
      “星罗江南岸二百里,有照月秘藏开启!”
  
      只见原本不情愿起身的胖雀子瞬间冲出来,兴奋的落到秦隐肩膀上。
  
      “你说的是照月境灵修者临死前留下的衣冠冢?!一般这些大修士在死前都会将自己的好宝贝藏进去。”
  
      叽叽喳喳的毕方越说越兴奋,直在秦隐肩上转圈圈。
  
      突然这胖雀子一愣。
  
      它疑惑的别过头来,“喂,等等。这等消息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刚刚去了一趟永夜地宫。”秦隐龙行虎步,提刀步出树林。
  
      “然后呢?”
  
      “有人悬了一个大赏单,内容正是照月秘藏。”
  
      “那你接了?你他娘疯了吗!?照月秘藏可是连同级别的大修士都会吸引过来的!”毕方倒吸一口凉气。
  
      “就说你现在这气旋三重的修为,去了不是找死吗。”
  
      “气旋五重了。”
  
      秦隐随手从树上摘下一枚野苹果擦了擦便一口咬下。
  
      甘甜的汁水在口腔炸开,让他享受的眯起眼睛。
  
      “再说,这和疯不疯有什么关系?”秦隐一口咬着果子,一边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毕方。
  
      少年踩着咯吱咯吱的枯枝落叶走出林子,声音渺渺。
  
      “谁说接了任务就一定要完成?”
  
      “难道我拿了永夜的刺客牌子,就要去杀人?”
  
      毕方喉咙瞬间卡住。
  
      这说的,好像是这么回事啊……
  
      “蠢鸟。”
  
      秦隐淡淡说了一句,迎着日头走上大道。
  
      “你又羞辱爷,爷跟你拼了!”
  
      ……
  
      “咱俩啥都不准备就直接过去?你可要知道本圣尊现在可没能力护住你。”
  
      “还准备什么?一穷二白的,这等机缘,拼的一是脑子二是命。”
  
      “真他妈有道理!”
  
      一人一鸟的对话在这郊外野路上越飘越远。
  
      ……
  
      “一会你可得租个马车去,爷这老胳膊老腿的经不起折腾,又跑不快,还不能飞。”毕方如老妇人一般絮絮叨叨。
  
      秦隐直接打了个哈欠,将醉今朝在背上系好。
  
      全身骨骼一阵爆响间,五道气旋声清脆炸响。
  
      毕方目瞪口呆的看着秦隐俯身,全身筋肉都开始膨胀起来。
  
      “你这是要作甚!?”
  
      “跑回去,咱们赛一程吧。”
  
      话音落下,秦隐双脚重重踏地,整个人一跨腾起,横越过整整三丈。
  
      《追星腿法》第十式超尘逐电!
  
      脚下连踏近乎模糊,被溅起的烟尘刚刚升起就被那道残影远远甩在身后。
  
      毕方呆呆站在原地,脑子里蒙蒙的。
  
      刚刚自己答应他了吗?
  
      就他娘的直接将老子扔下跑了?
  
      瞬间小眼瞪圆。
  
      “小龟孙!!”
  
      “有种别跑!”
  
      噔噔噔,脚下生风。
  
      毕方如一只发疯的鹌鹑,脚下踏起土浪,笔直蔓向远方。
  
      此行要横跨星罗江,到东离王朝境内。
  
      刚好途经鱼梁。
  
      既然路过,那就顺便看看,毕竟当时还答应给张小胖带把上好的弹弓。
  
      这金阳城兵甲大师云集。
  
      就连弹弓做的也是一等一的精致。
  
      那小胖子看了肯定喜欢吧。
  
      奔行中的秦隐嘴角咧起。
  
      无论在哪个地方,心里总会有一块净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