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93章 东海望灵,有气明黄 2/3

第93章 东海望灵,有气明黄 2/3

    秦隐回首。
  
      瞬间捕捉到船尾处想要缩回的目光。
  
      是一名披着土黄色袍子的中年人,身上还打着补丁。
  
      对方见自己的视线被捕捉到,讪讪笑了笑,挥挥手算打了个招呼,而后便将脑袋垂下不再对视。
  
      秦隐眼神如刀,刚刚一瞬间的扫视心中已经对这人有了大概的心理画像。
  
      【油滑世故、小心谨慎】。
  
      反倒不像一个修行之人,因为对方眉目中没有那股身为灵修者的气势,反倒是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
  
      很明显这是一名懂得生存之道的家伙。
  
      明明更像商人,却穿着补丁衣服。
  
      明明与诸多灵修者同船,却偏偏看上去没有半点气势。
  
      莫非是扮猪吃老虎的人物?
  
      那自己需要小心了。
  
      秦隐回过身来,怀里的毕方也将那个长长的哈欠打完,因为刚刚它啥都没看到。
  
      有这功夫还不如多睡一会。
  
      个小体弱,最是需要进食休息呢。
  
      ……
  
      直至秦隐回过头去,李断潮才终于轻舒了一口气。
  
      三指交错间按于眉心,指尖纷乱间,他瞳孔深处的光泽终于隐去。
  
      脑海中浮现的,却是秦隐刚刚的模样。
  
      单看面孔,是个少年。
  
      但坐姿笔直,眼神的冷漠与锋锐,却完全与年龄不符,竟有险些将自己看穿的趋势。
  
      果然这通天之陆,奇人辈出。
  
      自己那东海望灵一脉,人丁稀薄,自己也是走了这江湖多年,却还真没“看”到过如此怪异的【灵】。
  
      东海望灵术,虽然一字之差,却和风水堪舆的望气法乃天壤之别。
  
      他师父的师父讲过,这门功法,是窥天道的奇门手段。
  
      门中弟子,无不是擅风角、星算之人。
  
      所谓望灵。
  
      以神雷开天目,看的是吉凶、气运、修行等等诸多因素纠缠一起的统称。这功法没有什么窥天道损自身气血的邪门讲究,但旁人命灵看多了却容易让人陷入疯癫之境。
  
      若说修行,真看口诀定然会听起来如天书一般,所以入门后全靠个人积累感悟。
  
      他李断潮在这江湖摸爬滚打三十年,倒是也摸出了自己的门道,自然有一套判断的方法。
  
      虽然也时时不中,但就凭他三成的言中,也算通天本事了。
  
      灵修者,引天地灵力入体。
  
      从引灵开始的那一刻起,这个人便和这这天地产生了一定的沟通。
  
      而在常年灵力浸染之下,人的身躯也自然会产生相应的变化。
  
      不单单是力气、灵力、修为、气色……
  
      而是这以人为本源产生的某种气场。
  
      审灵,辨色。
  
      以灵力开的天目中,自然能够隐隐看到这些人的如雾命魂。
  
      这船上,要命灵之色最深的,当属刚刚的云中一条棍,孙不笑。
  
      只是那隐隐的命灵雾气,是黑色的。
  
      这是煞,而且带着凶。
  
      若不是本人性恶,那便是命中有凶。
  
      当然,能凶到什么程度,会不会死人便不是他能看出来的。
  
      这种强人,游走江湖,日日都在搏命,所以千万不能被那嬉笑怒骂的猥琐样子给骗了。
  
      所以,他李断潮去涉林崖堪舆,找靠山也不能找这种命灵黑中发污之人,不然遇了险,自己便是那第一个挡刀的。
  
      而其他人,因为场中冲突持续时间较短,也不太可能给他过多时间仔细审灵辨色,只能粗略看看。
  
      紫色道袍人命灵之雾浓厚,隐隐泛着淡红,再加上刚刚谈吐之姿与目中神态,可以判断这是主修平和一脉的道家中人,修为虽在这船上排不上第一,但也是前列了。
  
      那岳训庭,言谈倒是正义,可惜本领确实不足,命灵雾气白色寡淡……这不太妙,庸碌之人好惩强扶弱,恐怕死的比恶人还快。
  
      抱刀的男子,命令之雾中隐隐可见旋涡,这说明他的修为已经足够影响到自己的命魂了,他的修为还在紫袍人之上,刚刚和孙不笑的散漫态度,也能断定对方必然有某种依仗。
  
      所以,按照常理,他李断潮此行可以卖好于那抱刀男人,混个同行。
  
      但……
  
      刚刚无意间扫过船首靠窗之位时,却看到一片并不算浓郁的银白命雾里……竟有着似牛毫一般的明黄。
  
      黄土居中央,连阴煞白都盖不住那细细的明黄,这代表的是吉。
  
      而且,明黄还有着另一层之意。
  
      它代表着贵不可言!
  
      这等命灵雾气的颜色以往所见之人里,往往万中无一。
  
      麻衣草履,这等打扮谈不上富贵。
  
      眉间风霜,冷冽如刀,这也不是富养之人能有的气质。
  
      所以再往深一层推断,那就说明此子命格在将来恐怕势必一路走强!
  
      这是贵人种子!
  
      更何况,刚刚对方回首的瞬间,他还看到了什么!?
  
      背着身子还看不到,转过身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命灵雾气里瞬时燃起的一道赤红烟柱。
  
      似狼烟一般,他发誓从无看过那般精纯的红色。
  
      这种红,不是代表血凶的红,而是那种赤阳狂绝的红。
  
      在他自己总结的望灵门道里,代表的是……修行一途!
  
      所以他甚至都不敢再多和秦隐对视几眼,慌忙伏下了身子。
  
      李断潮的心脏怦怦直跳。
  
      现在心中的秤砣已经快全数转移到秦隐身上了。
  
      【要不再望最后一眼?】
  
      呼出一口气,悄悄抬头,发现少年已经回过头去。
  
      他咬牙也顾不得太多了,指尖再按眉心。
  
      依然是那片不薄不厚的银白命雾,依然是当中那道细如牛毛的一丝明黄。
  
      只是怎的又没了那道狼烟一般的精纯赤红?
  
      难道刚刚是错觉?
  
      亦或是,这是个变数?
  
      怎么以往屡试不爽的望灵术,在此刻开始出现乱子了呢?
  
      三指交叠成印,将望灵术退出。
  
      “我说你这方士,神神叨叨着啥呢?咋着这是想给船上的人都走上一卦?”旁边一名拄着斧头的黑毛大汉,皱眉看着李断潮。
  
      面容油滑的黄袍方士瞬间僵住,然后脸上瞬间变出一张谄笑的脸,“这不是想赚点船钱吗?这位威风大爷要不走一卦,一两银子即可。”
  
      “滚,洒家可没这功夫听你扯犊子,你刚刚碍着我听楼下小娘子唱曲儿了,再叨叨一斧头劈了你。”黑毛大汉凶神恶煞的喝道,吓得李断潮连忙缩脖不敢再言语。
  
      ……
  
      “这刚刚打了个大哈欠,浑身真舒坦。”
  
      毕方将视线从秦隐的下巴挪开,眼神发亮的看向前方那片越来越近的林子。
  
      果然都说东离好,不过隔了一条江,便仿佛又回到了春天。
  
      你看那树林还是郁郁葱葱的。
  
      里面恐怕有……
  
      很多漂亮的母雀子吧。
  
      毕方的眼角弯成了两道拱形,小舌头更是激动的开始打颤。
  
      “东离境,无竹港,到了,各位船客准备下船吧。”
  
      船师的吆喝声从下方传来。
  
      二层飞庐内的一众修行者们,不约而同对视一眼后,全都默默起身。
  
      当然也包括船尾处满脸堆笑的李断潮。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虎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