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96章 秘传绝学,雷鸟 2/3

第96章 秘传绝学,雷鸟 2/3

    气旋六重,单打独斗对战这其中的每一人,恐怕都不在话下。
  
      再加上家族秘传剑经《神鸟剑诀》的四十七式,若换了家族任何一人来都可稳稳应对。
  
      不用说练到最高深处,哪怕是小成,都能以灵力牵引出十二符剑,越三级而战。
  
      但放在此刻,西门轩不禁想仰天怒喊一声:
  
      “如果再给我十年,我一定好好练剑!”
  
      地阶上品剑经被他练的连黄阶都比不上,简直是贺兰旁支、西门一脉的奇耻大辱。
  
      听到西门轩大喊,五名妖族动作一滞,连忙谨慎防备。
  
      但足足等了三四息之后,都没有见到任何异常出现,草丛里也没有钻出刚刚的类似小剑。
  
      五人狞笑一声,再度合围。
  
      “神鸟剑!!”
  
      西门轩再度大喊一声,五名妖族虽然目光不屑,但还是快速回头看了一眼。
  
      草丛中依然没有。
  
      “杀了他!”
  
      泛着幽绿的眼睛里爆出怒吼。
  
      然而随着西门轩剑光一甩,三枚凛冽的小剑却从剑柄上飞出。
  
      所以妖族杀手们回头的瞬间……
  
      看到的是三道已经近在咫尺的寒光。
  
      噗噗噗!
  
      最前方的妖族胸口绽放出三朵血花,他难以置信的低头,口中喃喃:“你……使……诈。”
  
      “废话,小爷脑子比你灵光,不然等挨砍啊!”
  
      西门轩一边怒骂,一边手腕抖动,猛地拉回。
  
      第二名妖族也被分尸。
  
      场中……
  
      还剩四名妖族,而且是四名脸上都已经生出狼毛,眼眶通红的彪形大汉。
  
      “要不三倍赏金如何?你们放过我。”西门轩谄笑着后退。
  
      四头狼妖同时上前一步。
  
      “神鸟剑出天光现!!!”
  
      持剑长吟,西门轩目光一冷,双指拂过剑锋。
  
      “休诈我等!”
  
      这一次,四头狼妖无动于衷,分成不同角度冲向西门轩,奔跑间四肢着地。
  
      噗!!
  
      一声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
  
      三头狼妖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去……
  
      他们的又一位兄弟,目光茫然的看着前方,一道血线从天灵盖直接蔓延到裆下……
  
      红色的血从泛着火纹刀锋上滴落……
  
      “这厮不是用剑的么,咋滴还能唤刀了呢?”
  
      狼妖甲看着眼前惨状,满脸悲愤。
  
      冷不防旁边兄弟一人一巴掌狠狠呼过来。
  
      “那他妈是另外一个人!”
  
      被劈成两半的尸体重重落地,露出了斗笠下那张冰冷的铁面。
  
      一枚银牌在腰间轻轻摇晃……
  
      “这三倍赏金的买卖,我接了。”
  
      平静漠寒的声音自铁面之后响起。
  
      凉气同时从三头狼妖的脚底板冲到眼珠。
  
      “我等是永夜铜牌,同宗……为何相杀!?”
  
      “长得太丑。人不人,妖不妖的,看着碍眼。”
  
      秦隐将泛着火云纹的醉今朝横于身前,淡淡开口。
  
      怪就怪投错胎了吧。
  
      嫌我等……丑?!
  
      三头狼妖的毛脸瞬间涨的血红,鼻孔喷出的气都险些被点燃。
  
      “这位兄弟小心,他们都是西疆杂妖,虽非纯血,却个个皮糙肉厚、力大无穷!若不击中要害,根本无法斩杀!”
  
      西门轩见此情况,先是激动的狠狠为自己的帅脸竖起拳头,然后大声提醒。
  
      管他什么永夜刺客,能救自己的就是好人啊。
  
      这刚出门两个月,就险些丧命,简直比边疆苦寒之地还要危险。
  
      这趟要是能活下来,一定要练剑。
  
      一定要练剑!
  
      “知道了。”
  
      秦隐应了一声,双手一拧刀柄,五道气旋炸裂之声清晰浮起。
  
      西门轩一愣,随即声音都扭曲变得颤抖了,“气旋五重?!?!气旋五重正面绝对打不过这些狼妖啊!”
  
      “八重够不够!”
  
      醉今朝刀刃竖起,血腥味弥入口鼻,秦隐声若寒铁。
  
      天生石体叠一身武技可跨两重强斩,再叠上气旋五重的修为和纹至中成的追星腿法,他有九成把握宰了这两头妖人。
  
      “八重肯定够了,但你……”
  
      “那就别废话了。我二你一。”
  
      西门轩:“……”
  
      话音落下,秦隐持刀悍然奔袭。
  
      有了前车之鉴,两头狼妖死死盯着秦隐手中那柄修长重刀,怒吼一声冲来,身后瞬间扬起大片烟尘。
  
      两头狼妖奔行间带起幻影如风,速度已经远远超越寻常气旋五重的灵修者。
  
      也难怪西门轩高声提醒。
  
      但秦隐却在和最前方狼妖即将相撞时,眼中厉芒一闪。
  
      追星腿法·第十一式——踏雾穿星!
  
      原本在双腿灵脉中奔腾不息的狂暴灵力,这一刻陡然与全身脱节,秦隐前一刻还在向左,下一刻脚尖已经划出一道惊人的弧线绕至对方背后。
  
      右脚精准落入对方双脚之间,猛地一挑。
  
      奔行的狼妖乙惊嚎一声身躯不受控制的向侧方摔倒。
  
      他努力的想要摆正身体,然而一轮日光却清晰的映入眼帘,将瞳孔中泛起的幽幽绿色尽数压下。
  
      秦隐倒卷长刀,一柄醉今朝带着惊人的弧度掠至半空。
  
      宝兵之刃何等锋利。
  
      那泛着火纹的寒锋没入妖躯,和切豆腐毫无二样。
  
      又是一记凶残狠辣的腰斩。
  
      两截狼妖残躯落地。
  
      血雾冲天而起,看惊了远处的狼妖甲……
  
      “嗷!”
  
      凄厉咆哮间,狼妖甲的皮肤开裂,身躯暴涨至一丈高。
  
      “兄弟小心,那是妖族以命相搏的血变之法,切记避开重击。”
  
      “看我神鸟剑!”
  
      和一头西疆狼妖正面对决,气旋六重的西门轩毫无优势,肩上已经挨了一爪子,渗出森森血迹。
  
      情急之下再度高喊一声剑诀,主剑、附剑同时刺出。
  
      然而秦隐看着增粗变大的狼妖,冷笑一声,左手高高抬起。
  
      “鸟来!”
  
      挥剑刺于半空的西门轩不禁一愣,这词为何与自家剑诀如此相近。
  
      莫非他也会西门一脉的唤剑之法?
  
      但见一道红芒裂空,如流星坠云,直落秦隐掌心。
  
      毕方傲然抬头,“喊本座何事?”
  
      “借你半滴精血一用。”
  
      声音落下,不等毕方眼睛瞪圆,秦隐已经单手向前轰然一掷。
  
      “别!不行、不行、不不不……爷他妈跟你拼了!”
  
      毕方凄厉的嚎叫掠过半空。
  
      在西门轩呆滞的眼神中,掷出的红芒与巨型狼妖,狠狠相撞!
  
      ……轰!!
  
      惊天的红云腾起,席卷周围整整五丈之内。
  
      地面草木瞬间化灰。
  
      一道被炸至全身糜烂的魁梧身躯横飞而出,狼妖甲眼中血丝犹存,但全身上下已没有了一块完好皮肤,就连神色也是萎靡茫然。
  
      【自己刚刚……究竟挠到了啥?】
  
      这是狼妖甲飞在半空时的唯一念头。
  
      秦隐抱臂格挡间抬首,捕捉到这一时机,嘴角咧起。
  
      就知道毕方这厮在藏拙。
  
      果然,连血变了的狼妖都能炸成半死。
  
      醉今朝扬起寒光,携破晓之势凌空怒斩!
  
      一声短促刀芒划过。
  
      六尺刀锋透体而出,深深没入土壤。
  
      丈长的身躯化为两截尸体摔落在地。
  
      而最后一名狼妖,则因场中巨变导致的分心,被西门轩一剑碎了身子。
  
      那俊秀的西疆公子,木偶一般将雪纹剑抽出,看着秦隐又看着身后那燎起的火海……
  
      嘴巴张了又合,像只上岸的呆头鲤鱼。
  
      “兄台……刚刚那掌心吐火、如掷惊雷的究竟是……何种功法?”
  
      “秘传绝学,神鸟雷法。”秦隐面不改色心不跳,提刀走向西门轩。
  
      “一般我称此招为……”
  
      “雷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虎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