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97章 这剑不错……

第97章 这剑不错……

    c_t();    “雷你老母。”
  
      鼓胀起来如人头大小的毕方,摇摇晃晃从那火海之中蹒跚走出。
  
      “又他妈半滴精血没了啊……”
  
      没走出半尺,毕方的身子就小一圈,当彻底走到秦隐脚下时,已经萎靡的比先前还瘦了一圈。
  
      “看样子这半滴精血对你影响不少啊……”
  
      秦隐挠着下巴淡淡开口。
  
      不过刚刚那爆炸的场面和威力,倒真是不俗。
  
      以后得多开发这只蠢鸟的功效了。
  
      “爷不想和你多说话……”
  
      毕方两条小腿撑着身子,仰头悲愤说道。
  
      “嗯……你还有几滴精血能用?”秦隐冷不丁一句冒出。
  
      “你想干甚!!?”毕方眼中大为警惕。
  
      “没事,我就问问。”
  
      “就还一滴,不,就还半滴能用了,再用就成死鸟了。”
  
      “哦……”秦隐表示了解,但那语气却让毕方差点炸毛。
  
      旁边看到这一人一兽诡异交谈的西门轩,木木的开口问了一句:“兄台,这是你饲养的妖物?”
  
      “是宠物。”毕方义正言辞的歪过脖子。
  
      秦隐也颇为认同的点点头,将目光落在西门轩身上,“抱歉,刚刚用力过猛,忘了你还在。”
  
      “不碍事!”西门轩听到那冷淡的声音毫不在意,兴奋的摆摆手,抱着自己的上品宝兵【青雀藏风剑】作揖开口,“在下西门轩,来自西域边疆,刚刚多谢救命之恩。关于报酬兄台尽管开口!”
  
      刚刚可是看到了,气旋五重强斩两名西疆狼妖,果然永夜刺客都是一等一的杀人高手。
  
      “你这剑不错……”秦隐目光扫过。
  
      西门轩身子顿时僵住,为难开口:“这是家传宝兵,若在平时也不是不可以,主要是没了它我这一身所学……”
  
      “放心,我不用剑。”
  
      秦隐摆摆手,“这把剑你留着,别的给我就可以了。”
  
      醉今朝从刀鞘中拉出来,那布着火云纹的刀锋,映出西门轩呆头鹅一样的表情。
  
      啥?
  
      “毕方,盯着他,剑和衣服不用扒,其他都要。”刀锋指着西门轩,秦隐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
  
      西门轩留下了屈辱的泪水,在毕方那贼兮兮的小眼中一件件将自己身上的宝贝掏出来。
  
      ……
  
      ……
  
      “拿好。”
  
      二两银子被塞进西门轩的手心。
  
      他麻木的看着横倒的马车被掀起。
  
      短短十息之后,秦隐提着一只布袋翻身上马。
  
      极大满足了精神需求的毕方,趾高气扬的站在秦隐肩上,迎风高歌。
  
      这一人一鸟,策马绝尘而去。
  
      “我西门轩竟然被一个永夜刺客洗劫了?”
  
      “就给小爷留下二两银子!?”
  
      全身上下干干净净的西门轩提着一柄大宝剑,孤零零站在原地。
  
      “这东离境内还有没有王法啊!”
  
      西门公子仰天怒吼。
  
      ……
  
      马背上,秦隐不时磕着马镫,受刺激之下的西疆龙驹奔行更快。
  
      刚刚看孙不笑离去的背影便能判断出,这龙驹爆发时的脚力比自己至中成的追星腿还要高出一成。
  
      想要追上,只能压榨马力。
  
      “刚刚打劫的真是爽快!”
  
      “我这是救人。”秦隐冷哼一声,这种杀人夺财的山路里,没黑吃黑就已经够意思了。
  
      更何况,这个白脸公子可是真真切切耽搁他追踪孙不笑。
  
      总该收点利息的。
  
      背上鼓囊囊的,除了玉佩金银之类,竟然还有十二枚下品灵铢。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种肥羊你会放过?”
  
      “怎么可能!!爷现在都惦记那小子手里还捏着二两银子。”毕方扯着嗓子喊道。
  
      动银子,那可是动了他的心头肉。
  
      “别惦记了,配合态度这么好也值二两银子,进涉林崖之前将这些东西找个地方埋好。”
  
      秦隐的视线落在前方,心想这个孙不笑跑的还真是够快。
  
      好在溪洪谷里的山路都覆着泥土,不是那种一脚踩下去连印子都看不到的石头路,不然真得让对方甩下。
  
      这人够坏也够谨慎,要是抢秘藏的人都是这种水平,自己恐怕还真得思量了。
  
      不过半个时辰,秦隐便冲出了溪洪谷。
  
      连绵不绝的山峦下,树林密布。
  
      半面青林半面山!
  
      看了一眼羊皮地图,秦隐心想这恐怕真的就是涉林崖了。
  
      一匹西疆龙驹随意的行走在密林外,也无人牵扯。
  
      而孙不笑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隐冷笑一声,不愧是祸害遗千年的庆州恶人。
  
      “追进去?”毕方问道。
  
      “换条路,没准对方就埋伏在里面,贸然进去十有**会被偷袭”
  
      一拉缰绳,秦隐策马绕行。
  
      这偌大的林区,自然不可能只有他一人,极目远眺,已经有不少人影出现。
  
      绕行三里路之后,秦隐策马寻了一处空隙进入,将龙驹随意栓在树上,抽出醉今朝入了林子。
  
      当然,那包财物已经被他提前安置好。
  
      气旋轻轻炸裂的声音响起,追星腿法无声无息间用出。
  
      秦隐以腿力小步挪移,连踏间脚下残影闪烁,无声无息奔跑在这林子当中。
  
      以折行痕迹绕回原处,便是秦隐的打算。
  
      孙不笑的一身本事都在手上,轻身功法绝对做不到落步无痕的地步。
  
      有痕迹落下,那就走不丢。
  
      片刻之后,秦隐单手撑地,敏锐的捕捉到那残叶腐泥之中的痕迹。
  
      “果然……”
  
      一抹弧度从嘴角勾起,秦隐侧头看了一眼毕方,“站高一点。”
  
      毕方怪笑一声,“这林子里有几只老鼠爷都能给你瞅准了。”
  
      红雀子振翅冲到的最近的树杈上,很快便消失在茂密的树冠。
  
      山路崎岖,越走越深。
  
      当孙不笑的足迹消失在山石上的时候,秦隐已经翻过两个山头。
  
      终于无法追踪寻迹了……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站在陡峭不成路的半山上,秦隐耳廓里响起一丝轻轻的震颤。
  
      那个声音,似发丝崩断,明明细微,却在山风之中显得无比清晰。
  
      然而真正让秦隐有反应的却是腰间同时轻轻颤了一瞬的永夜银牌。
  
      “永夜信令?”
  
      秦隐眼睛眯起,视线扫去。
  
      一道淡绿色的细烟笔直升起,散于半空。
  
      这画面不过闪出一瞬,如果反应慢了半拍都无法捕捉到。
  
      这是永夜刺客的召集信号。
  
      东离境内,涉林崖,刺客聚集了么?
  
      那去还是不去……
  
      书阅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虎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