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98章 万花客 1/3

第98章 万花客 1/3


      深林之中,一名紫衣铁面人将手中玉筒放下。
  
      刚刚以灵力激活筒内秘纹,在这涉林崖之内的永夜刺客们应当都能看到。
  
      一双冷漠的眼睛中无半点感情,就像木偶一般。
  
      深林遮蔽了日光,斑驳的阴影间,隐隐可见十几人以不同的姿态或站或立于周围。
  
      所有人都佩着铁面,默然无声。
  
      这片林子,寂静的可怕。
  
      紫衣铁面人,靠着一棵合抱大树,把玩着那枚玉筒,眼皮低垂。
  
      也不知此行南郡分部究竟来了多少人。
  
      永夜在天武王朝如白蚁一般,构建了庞大的地宫网络。
  
      但是在这星罗江之南的东离王朝,却截然相反。
  
      千百年来别说在那些大州大郡,就连小型的城镇之中,都难以立足。
  
      那些茹毛饮血、顽固不化的百越一脉,是地地道道的东离土著,几乎遍布整个东离境内。
  
      茂密幽深的原始丛林之中,隐藏着大大小小的百越部落。
  
      鬼知道这些毛糙的家伙们和东离帝君达成了何种协议。
  
      原本抵抗东离王朝统治的百越土著,竟然开始从自己的家园中走出,几百年来,这些百越土著们早已融入东离民众的生活。
  
      也正是这些冥顽不灵、学识不通的百越族人,将大大小小的永夜地宫尽数捣毁。
  
      不管永夜组织将地宫隐藏的多么深,那些天赋异禀的百越人,总能准确的嗅到地宫地点。
  
      仇千夜身为江河境八重的灵修者,亦是这东离境内的梧桐郡的永夜首领。
  
      一州十二郡,一郡二十城。
  
      哪怕有如此修为,为了避开那些百越蛮子们,他仇千夜也是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千夜首领,我们已经等了半个时辰。”
  
      一道声音玩味的从旁边响起。
  
      斑驳的光线勾勒出那人的轮廓,身高七尺,身形瘦削,手中一枚以银链系着的血色玉佩不断绕着指尖旋转翻转,好似掌心浮着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
  
      仇千夜淡漠的抬起眼皮,扫过那道身影,冰冷的话语自面具后飘出,“还有半个时辰,不愿等就滚。”
  
      血蝴蝶手中的红玉突的停滞,那双死人眼森森抬起,注视着仇千夜。
  
      一声嘿笑声从面具后传出,“千夜首领说笑了,您在这怎么也不敢走的。”
  
      说完之后,血蝴蝶便低头把玩着自己手里的血玉,不再开口。
  
      刚刚缓和的气氛又冷了下来。
  
      仇千夜盯着对方看了一息,淡淡说道:“你引以为豪的那点经历,在本座看来……狗屁不是,别再试图挑战我的耐心,你不够资格。”
  
      血蝴蝶眼中闪过阴冷,手里把玩的血玉停了一瞬。
  
      “想和本座动手么?用你的焚血诀?”仇千夜的眼神里浮起戏谑。
  
      “属下不敢。”
  
      血玉重新恢复了翻飞的轨迹,血蝴蝶轻轻开口,只是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暴虐。
  
      一声冷哼,仇千夜收回视线。
  
      林间冰冷到极点的气氛,终于又开始缓和。
  
      一场风波消弥于无形。
  
      “张南笙,东边有人来了,去验身份。”仇千夜的声音突兀浮起于密林。
  
      最外侧的歪脖树上,那道躺着的人影将盖在脸上的斗笠拿开,伸了个懒腰跳下树干,走向深林东侧。
  
      “嗯。”
  
      简单的一个字,清晰而有力。
  
      不急不慢的落步,张南笙垂下的右手重复着合拢又张开的动作,只是每一次摊开掌心,都有一朵鲜艳的异色花朵浮出。
  
      身形很快便消失在林间黑影之中。
  
      两息过后,才有人疑惑的出声,“那人就是银牌刺客……万花客、张南笙?”
  
      “先天息壤之体,用的一手饲花噬灵的秘技,出道至今从无败绩!半年前以气旋九重深夜毒杀四名江河境,崛起于秦州。传闻中的万花客就是寡言少语之人,看情形是他没错了。”
  
      斑驳阴影中,有人一语透出了张南笙的底。
  
      有几人敏锐的注意到,当这话说出后,血蝴蝶手中飞舞的血玉再顿了一次。
  
      显然被仇千夜随口喊出的名字都是拥有着赫赫威名之人,已经有些出乎意料了。
  
      ……
  
      ……
  
      咯吱,咯吱。
  
      秦隐的脚步突然一停,看向五丈之外的树上,大拇指将长刀顶出半寸。
  
      “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出来。”
  
      冰冷的声音,毫不客气。
  
      有毕方这只千里眼,百丈之内的一举一动,尽在眼底。
  
      棕色的树躯上,原本覆着细小的牵牛花。
  
      然而随着秦隐冷声开口,树躯上的花朵却在这一刻诡异消退。
  
      一双眼睛从那树干上睁开吗,竟是一双人眼!
  
      “叶上秋露。”四个字从树躯之下浮出。
  
      “人间无愁。”
  
      “名号?”
  
      “冢虎。”
  
      秦隐右手吊起一枚银牌。
  
      那双平静的眼中终于有了些许波动。
  
      树干之中,一道人影彻底浮出,褐色的劲装衬出那瘦削的身躯。
  
      指尖弹出两道劲风入土,那道人影从数丈高的半空跃下,在即将落地时,先前劲风沉浸之处腾起两朵人脸大的暗红花朵。
  
      双脚落在花瓣上,轻盈无声。
  
      “张南笙。”
  
      瘦削的人影轻轻打了个响指,脚下暗红花瓣如水沉砂石诡异消失。
  
      “这是名号?”秦隐的声音中带着疑惑,这人刚刚一瞬间显露过杀机,但在确认自己身份后便瞬间变得波澜不惊起来。
  
      “我叫张南笙。”瘦削的背影留给秦隐,一步一步向着深处走去,“真名和名号又有什么区别呢……”
  
      声音中透着淡漠,不是故作冷漠,而似乎是他本身就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有意思。”秦隐品味着这句话,认同的点点头,握着醉今朝跟在身后。
  
      “刚若是我非永夜之人,刚刚你会怎样?”
  
      “杀了你。”
  
      淡淡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张南笙的声音似乎只有一种语调,那就是平淡到让人想要睡觉,哪怕认真的时候也一样。
  
      秦隐没再说话,盯着对方那走起路来一板一眼的动作,嘴角轻轻提起。
  
      这永夜刺客中,有趣的人还真是不少。
  
      “到了。”
  
      重新走回密林之中,张南笙吐出两个字后,便重新登上了歪脖树躺下,斗笠再度盖住脸。
  
      秦隐一眼便看到站在最中间的紫衣铁面人。
  
      尤其是在对方那双冷冽的眼神投来时,衣袖下的皮肤都浮起鸡皮疙瘩。
  
      “本座仇千夜,梧桐地永夜首领。”
  
      在那冰冷如刀的眼神下,在四周同时投来的视线中,秦隐平静开口:“冢虎。”
  
      冢虎?
  
      仔细品味了一下这个名字,仇千夜再次开口:“任务可还清楚?”
  
      “清楚。”
  
      “那就候在张南笙身后,再等一刻。”
  
      仇千夜闭上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一刻之后,所有人随本座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