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00章 大王饶命

第100章 大王饶命


      李断潮气喘吁吁的从山路浮现,月光照在脸上,映出他那满头汗水。
  
      单手撑在山石上,这名油腻的中年方士手指轻弹,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突然他大喊一声:“哈哈,没错,我李断潮看中的山头肯定没错。”
  
      冷风拂过,吹得胸后背一片冰凉,李断潮刚刚兴奋喊完过后的脸上,猛地僵住。
  
      他颤颤嗦嗦的跪倒在地,宽大的袖袍遮住他手中的动作。
  
      在自己彻底跪在巨石阴影时,宽大袖袍也彻底阻挡了外界的视线,李断潮三指叠成幻影猛地印于眉心。
  
      ……
  
      山石上的三人盯着下方。
  
      项铁力铜铃大眼中露出困惑,“这厮有古怪。”
  
      寡言的张南笙也认同的点点头,右手撑握间,一朵五彩斑斓的花朵生出出,大有一言不合就掷出的姿势。
  
      然而,专注看着下方的两人却没注意到同伴的神社。
  
      秦隐脸上浮出难以置信,这个江湖老神棍竟然掐着指头走到了这里。
  
      这世界的风水方士,竟然有此等逆天本事。
  
      如果风水方士都选择的是这个山头。
  
      那么……
  
      “我们好像来对地方了。”
  
      秦隐轻身自语。
  
      嗯?
  
      张南笙和项铁力同时侧首。
  
      “别问我,我觉得现在他更靠谱。”
  
      秦隐默默指了指下方,那道佝偻在地的身影正缓缓站起。
  
      那个方士?
  
      两人眼中同时浮出巨大的问号,张南笙的嘴角抿了抿,能让这毫无感**彩的人都想笑,显然他们是拿秦隐的话当成开玩笑了。
  
      但很快,两人便笑不出来了。
  
      因为在几人的视线里,那名披着土黄袍子油腻中年人,在环视一周过后……
  
      颤抖的向着自己这边走来。
  
      双手高举在头顶,五指张开。
  
      那动作……
  
      是战场上标准的举戈投降姿势。
  
      “他怎么向咱们这走来,是不是走错了?”项铁力将铁口具埋在土里,瓮声开口。
  
      “就是这里。”张南笙默默补上一句。
  
      ……
  
      秦隐还在惊奇李断潮的高超手段时,后者已经满面悲色。
  
      李断潮此刻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巴掌。
  
      怎么一得意就忘形了,瞎喊什么。
  
      本来心中还存了五分侥幸,想着此地无人。
  
      结果开了东海望灵术以后……
  
      那蒙蒙天地间,他所处的这座山头上……
  
      远近目光所及之处,几十道光柱冲天而起啊。
  
      惨白的、血红的、紫黑的……
  
      就没一个能让人安心的颜色。
  
      他李断潮这是进了煞星的埋伏圈了,秘藏开启,定然是修行者们厮杀的战场。
  
      但好在那些命灵雾柱还有段距离,逃跑还不算太晚。
  
      心里正如此安慰自己的时候,李断潮回过了头,于是就看到那在十二丈之外的地方。
  
      三道雾柱静静立于天地间。
  
      无比刺眼!!
  
      原来我李断潮刚刚一举一动都在这些人眼下……
  
      悲从中来。
  
      恐怕明年此日就是我李断潮的忌日了。
  
      然而,夹在两道深紫之中的白色雾柱却让他猛地一愣。
  
      紧接着便是心中狂喜。
  
      因为,他在那白色雾柱里“看”到了一丝细如牛毫的明黄!
  
      这种怪异的命灵雾,他只在一人身上见过。
  
      所以强压住内心的激动,李断潮举起了双手。
  
      他没有乱开口。
  
      三道雾柱。
  
      证明此地有三人。
  
      那两道深紫雾柱,倒是没有命格早夭之象,不过颜色却深深的表明,这两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所以,李断潮没有开口。
  
      装作不识,是最好的方法。
  
      但装作不知想要离开此地,那就是找死了。
  
      ……
  
      近了。
  
      更近了。
  
      三人对视一眼,项铁力铜铃大眼中透出钦佩,用力拍拍秦隐的肩膀,“好眼光,他果然看到我们了。”
  
      张南笙眼中犹自透出不解,他的噬灵花可是将三人弥散的灵气都悄然吞噬掉的,确保了他们隐藏时气息的隐蔽。
  
      那名方士究竟是如何发现他们的?
  
      噗通!
  
      李断潮猛地伏在地上,用力磕头。
  
      “诸位大王饶命,在下李断潮,东海方士,不经意闯入大王地盘,特求活命。”
  
      “愿奉买命钱!”
  
      油腻方士趁着磕头的功夫赶紧将望灵术给闭了,然后举起手中的金银。
  
      这都是一路游历替那些富贵人家算命赚的。
  
      山石上。
  
      三人已经立起,另外两人对视间只有一种意思在瞳孔里流转。
  
      “杀了掠货?”
  
      秦隐心中叹了一声,也幸亏自己在此,不然这李断潮恐怕真得交代在这里。
  
      向三名永夜刺客买命,这油腻大叔还真买不起。
  
      “不杀。”秦隐平静开口,也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张南笙眯起眼睛,瘦削的身体对着秦隐,手中合握间不断有花朵生出又被捏的粉碎。
  
      显然若是秦隐都无法给他一个满意答复,他将立刻出手。
  
      “他是个方士,通晓星算命理。”
  
      “那俺说俺也是呢?”项铁力不满的回应了一声。
  
      “爬个山都能大汗淋透,并非修行者。而且,他能以天象星算之数推算到这里,你们说他是不是方士?”
  
      秦隐一语点透,项铁力瞬间眼睛瞪圆。
  
      张南笙眼中也浮起些许讶异。
  
      “内峰七座,他偏选了这一座。”
  
      秦隐将自己内心的推断缓缓讲出,“所以刚刚我才会说,恐怕秘藏所在之地,就是我等所处之地!”
  
      这一句,直接撼动了另外两人。
  
      震惊之下项铁力猛地收回双臂,张南笙右手一握,斑斓花朵瞬间消失于掌心。
  
      而秦隐则踏步从山石踩落,擒住李断潮的肩膀,提气纵身,将他拽回先前三人所在之处。
  
      李断潮一口气吊在喉咙,脸上泛着激动。
  
      果然,果然那日渡江船上遇到的少年,就是他此行的贵人啊!
  
      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对方认出了自己,而且因为自己没有一语道破来历,反而为自己打了掩护。
  
      这次说什么也要抱紧这靠山,一定要表现的有用一点。
  
      富贵险中求。
  
      别人求财求功法。
  
      他李断潮,就求这地宫布阵风水一看。
  
      眼见宝山而不入,还不如直接将他李断潮从山头上扔下去呢。
  
      秦隐松手。
  
      瞬间的失重感袭入脑海。
  
      “啊——唔!!”
  
      李断潮刚嚎出一声便卡在了喉咙里,身下与巨石重重接触,震的他眼冒金星。
  
      “我问,你说。”
  
      “不答或乱答,死。”
  
      一柄森寒的银饰短刀搭在油腻方士的喉咙上,平淡的话语自身后传出。
  
      李断潮拼命眨眼,口中唔唔示意自己明白。
  
      “这里,可是照月秘藏所在之地?”张南笙凑在方士眼前,平静询问。
  
      “是……”李断潮重重点头间,动作瞬间停滞。
  
      不单单是他,一瞬间这座山峰上的所有人都惊起而立。
  
      因为一种难以形容的灵力之风卷过山巅,也卷过这山峰上的每一人。
  
      浓郁的灵力,带着清凉,沁入口鼻肺腑。
  
      所有修行者周身的气旋都不由自主的被带动。
  
      “照月秘藏!!”
  
      三人震撼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