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03章 破阵人

第103章 破阵人


      青色的苔藓铺满廊壁,远处闪烁的点点星光照耀着那崎岖不平的地面。
  
      秦隐的手指轻轻抹过墙壁和地面,带着点点湿润,指腹间传来的是山石那不规则却光滑的表面。
  
      随着他向廊道内深入,凉飕飕的雾气开始浮起,很快便遮住了三丈之外的视线,开始侵吞视野。
  
      当他判断着自己沿着廊道拐过两道弯时,原本身后的嘈杂之声开始渐渐变得飘渺,离自己越来越远。
  
      现在每走一步,那种沉入梦境的感觉就越深一层。
  
      而孤寂感也就越甚。
  
      这种画面……
  
      似曾相识。
  
      秦隐抬头,望着前方雾气朦胧,手掌轻轻在琅琊匕上抹过,一抹殷红涂于刃锋,而后……
  
      刃尖轻轻刺出。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琅琊匕所刺之处,那些蒙蒙雾气开始如冰雪消融。
  
      四周声音重新灌入耳中,五官再度回归。
  
      行走于水下的感觉终于消失。
  
      秦隐再前行,每迈出一步,那柄染血的匕首便撕开三尺雾气,身后散开的雾气复又闭合。
  
      琅琊匕就似一盏驱散黑夜的灯。
  
      只要提着灯笼,便永远不会被无尽黑夜吞噬。
  
      少年视线眺望前方,眯起眼睛。
  
      破邪……
  
      这个属性的逆天之处,恐怕真的超出他的想象了。
  
      破一切罡,破一切气,破一切邪。
  
      毕方当时所言的“一切”,恐怕真的是一切!
  
      比如此刻,连照月境灵皇布下的衣冠冢大针灵雾都破的一干二净。
  
      这匕首,竟然是一柄破阵的神器!
  
      那照月境之上的乘云境呢?
  
      再之上的垂天境呢?
  
      琅琊匕同样可以将那些灵阵破开么。
  
      这个推断无人能为他解答,因为此世界,从未出现过如此逆天之物。
  
      秦隐蹲下身子,松开手,琅琊匕掉落在地面,发出一声轻轻的回音。
  
      四周被强行分开的灵雾顿时急不可耐的鲸吞而来。
  
      他又拾起了匕首。
  
      那些侵入周身三尺内的雾气诡异消失。
  
      他又放下……又拾起……
  
      这个乏味的动作,秦隐重复了十次。
  
      然后嘴角咧起。
  
      现在他又能多判断一件事情。
  
      那就是所谓的属性,需要两个条件才可达成。
  
      自己的血。
  
      自己的手。
  
      少了哪一样,琅琊匕都无法对灵阵造成破坏。
  
      换种角度来讲,这是另一种形式的认主。
  
      想到这里,秦隐自己都笑了。
  
      摇摇头,他准备起身前行。
  
      等等。
  
      秦隐脚步顿住。
  
      他低下头,匕首似灯笼般驱散灵雾,星火油灯照亮了脚下的路。
  
      伸手,拂过地面,经年的灰尘被抹开,露出那清晰的刀纹……
  
      一条条、一道道,沿着某种特定的规律拼成一个略显复杂的花纹汇向远方。
  
      “这是……灵纹。”
  
      秦隐眼中闪过明悟。
  
      这些尘土下的灵纹,组成了衣冠冢的大阵,形成了无法散去的灵雾,也为廊壁上的青苔带来了水汽。
  
      抚摸着那坚硬青冈石上的陌生灵纹,秦隐眼神深处有光芒闪烁。
  
      已如此深的刀功刻下的庞然大阵,绝对不可能是简单的灵雾阵!
  
      这个阵法一定还有后续变化。
  
      想到此处,秦隐坚定站起,持着琅琊步向前方。
  
      几十步、几百步。
  
      当秦隐踏入一处十丈宽的岔道口时,他的推测终于变为现实。
  
      四周灵力突然开始疯狂挤压向自己,从三尺之外侵向一尺之内!
  
      脚下踩着的青石仿佛化作旋涡,牢牢吸附着自己!
  
      强烈的失重感传来,那些灵力似乎要将自己拉扯到某个未知之地!
  
      此刻秦隐眼中厉芒一闪,反握琅琊匕重重向前一划!
  
      刃尖好似戳破了某个巨大气泡。
  
      气浪吹散了他的发丝。
  
      脚下的禁锢感出现一瞬间的凝滞,秦隐一步向前。
  
      脚掌落地。
  
      身上的无形枷锁消散。
  
      秦隐回首,看到的是刚刚所立之处,被肉眼可见的青雾包裹、旋转……
  
      而后收于一线,消失的无影无踪。
  
      同样消失的,还有秦隐刚刚随手弹出的一文铜钱。
  
      唔。
  
      秦隐淡淡打量着四周环境和刚刚所立之地,脑海中自动勾勒出一个浅浅的轮廓。
  
      此地应当算是灵阵图录里的某一个闭环,对应的便是一种固定的特性。
  
      刚刚一瞬间,他的灵魂深处传来的并非危机感。
  
      再加上消失的铜板。
  
      可以判断,这处岔路口起的作用,是……传送!
  
      此地小阵眼为的是将进入者……按照布阵者的意图拉扯到某一方位。
  
      按照衣冠冢的设置初衷看。
  
      那个方位,应该是闯入者决胜的地点。
  
      类似养蛊,最后胜出者自然可继承照月灵皇宁展的衣钵。
  
      如果再向深一层思索,那么海州宁家的宁白舟进入此地,还得到了天武俊杰榜宁泰承的指名庇护,恐怕这宁家真的与此地主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或许……
  
      这处衣冠冢就是为了宁家子弟设立的!
  
      秦隐眼中闪过冷然。
  
      耳廓微动,身后传来阵阵回音。
  
      秦隐收起心思,握着琅琊匕闪入一旁的岔道之中,身躯仅仅贴在一处凹陷内。
  
      那声音渐渐近了。
  
      通过脚步声隐隐可以判断出是大概五六人。
  
      落步时,皆是沉稳如石,不慌不乱。
  
      秦隐呼吸开始变得细而绵长,最终变得和四周流动的灵雾一般,毫无痕迹。
  
      “少主,此地凶险,万不可走太快。”
  
      “呵。”不屑的声音响起。
  
      “这是百年前的灵皇宁展衣冠冢,你们可知道宁展的另一重身份么?”还是那道声音,话语中毫无紧张,反而带着某种因为自信而略显出的倨傲。
  
      “属下不知……”浑厚的声音出现忐忑。
  
      “灵皇境寿命最少也有二甲子,但宁展只活了八十年,因为他当时为了宁家旁系血脉的修行之路,独闯邀月宗却被三大灵皇围攻遭受重创而死。”
  
      “嘶……他是宁氏家族的旁脉?已身为灵皇,又为何如此莽撞?”
  
      “本来不算莽撞,当时正值大荒东侵、东海烽火尽燃之际,各大宗门精锐尽出抵抗,门内空虚,若是夺了邀月宗的镇派之宝月华菱,那还真可能改写了之后旁系血脉。”倨傲的声音冷笑道,一道颀长身影出现在岔道口前,止步轻轻侧首,“但我宁家主脉的老祖宗半路将邀月宗的灵皇请了回去。”
  
      “啊!?”身侧属下瞬间失声,显然这个消息太过冲击心神了。
  
      “想压在主脉头上,痴人说梦!!原本我也不知道宁展竟然还在死前留下衣冠冢。”
  
      “但是谁让旁脉这百年来太过废物了,为了护住这富饶优渥的生活,将旁脉秘传的染血密文献给了大哥。”
  
      “大公子!”几声压抑不住的惊呼。
  
      “大哥修行的功法不在你我想象之中,哪怕是灵皇的功法他也瞧不上。”颀长身影眼神淡淡注视前方空岔口。
  
      “这是我宁白舟的机缘,此地偌大灵阵,说白了不过一个斗兽场……”
  
      “按常理,破阵人当从场中出。不过……”
  
      声音轻轻顿住,复又带着冷笑响起。
  
      “我宁白舟,在场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