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04章 我亦在场外

第104章 我亦在场外


      宁白舟,在场外!
  
      这两个词落入秦隐耳中,立刻判断出那道带着倨傲的声音就是宁白舟。
  
      但是最关键的话语却是最后两个字。
  
      场外!
  
      斗兽场外,往往只有两种人……观众和主人。
  
      而宁白舟会是观众么?
  
      显然不是。
  
      “属下愚钝。”
  
      “愚钝就听我安排。衣冠冢大阵,是五种阵法复合而成。”
  
      “在此大阵内会屏蔽五感,哪怕江河境的灵修者都无法避开。我从旁脉一支取出十三片光明叶,每人取一片。”
  
      短促的脚步声交替响起,秦隐眼神平静,耳廓微颤,心里最终将人数锁定为六人。
  
      “照月境以下的人,在此地的视线不过尺长,而你们含着光明叶,视线可以扩散到六尺。”
  
      “眼睛亮一点,避开地上的六朵云纹莲花。”
  
      “你们隐入其余几条通道内,若是有人能够侥幸绕开此地机关,便杀了他。”
  
      宁白舟的声音渐渐变得飘渺。
  
      “一人不行,便围攻。总之记得,这秘藏的主人姓宁。”
  
      话音到最一个字时,已经变得微弱,应当是宁白舟已经走远。
  
      “是!”
  
      身后五人铿然应声。
  
      紧接着便响起了几人分散向各个方位的走路声。
  
      而其中一人走的方位恰好是秦隐所在廊道。
  
      阴冷而坚硬的青石廊壁,不断提醒着秦隐所处的位置。
  
      那人的脚步声距离自己应当只有不到三丈的距离。
  
      少年那双平静的眼睛也终于动了,脚步轻轻迈出,落地无声,而后头也不回的走向通道深处。
  
      宁展真的和海州宁家有关系,不过却是旁脉。
  
      旁脉后人也是没出息,拿着祖宗的东西跟主家换了好处和庇护。
  
      此间照月地宫刻画的大阵,竟然能够影响着照月境以下的所有灵修者。
  
      不过……
  
      嘴角讽刺提起,秦隐轻轻抽出琅琊匕,四周浓雾诡异消散。
  
      若有人的目光能够洞穿浓雾,那便能看到诡异的一幕……
  
      一条长长不见底的青石廊道内,两人前后相聚不过三丈。
  
      前方少年的手中握着匕首无声后退。
  
      后方的高大身影持剑谨慎前行,却对前方情形一无所知。
  
      那人每迈出一步向前,秦隐便同步的节奏后退一步。
  
      直至……自己的身影彻底没入廊道深处。
  
      嗯?
  
      武德站定脚步,皱起眉头,总觉得刚刚哪儿不太对劲。
  
      有人?怎么可能。
  
      一定是最近休息不好出现了幻觉。
  
      “你们几个好了没?”
  
      强压下心中异样,武德扯开喉咙喊了一嗓子。
  
      足足过了五息……
  
      “混蛋……闭嘴……外面的人马上就进来了。”
  
      声音断断续续,似乎隔的很远,武德心知这是大阵灵雾在作怪,只得讪讪作罢。
  
      没人知道,就在刚刚,有名少年将一切听得清清楚楚。
  
      ……
  
      ……
  
      照月秘藏的山洞前,在一刻之后,终于沸腾起来。
  
      月下有人高歌,持剑踏叶而行。
  
      一剑拂过,数颗大好头颅飞起。
  
      “此秘藏当有我钟行舟一份!”
  
      八道气旋炸裂之声接连响起,青色剑光挥舞间密布周身,如水如瀑,旁人分毫不得进,只能眼睁睁看着钟行舟大笑着踏入洞中。
  
      “七星门弟子听令,结玉衡阵,护我派林盛师兄夺取秘藏。”
  
      数道身影鹊起雀落,掷剑结阵,一道身穿日落云衫的身影踏着冷冽剑光,如仙人般从半空而下。
  
      有人飞起挥剑想要阻拦,但林盛手中软剑如银蛇甩出,滔滔大江之声浮动。
  
      “气旋境也敢卖弄!当真不惧我林盛的摇光剑诀么!”
  
      冷笑声中,一颗大星如寂夜摇光,刹那钉在半空。
  
      随后狂风大起,银光挥洒如雨落。
  
      眨眼间便又是三颗星辰浮动,从那狂风落雨中透出,狠狠凿穿半空阻拦之人。
  
      仅仅四颗星现,半空那名刚刚显露出气旋七重之人就被撕成碎片。
  
      血不沾身,林盛出手极快,在旁人尚未反应过来时已经越过众人头顶入了洞穴。
  
      “这照月秘藏必然是我林盛的。”
  
      留下一句,青年迈入洞口。
  
      而剩下的人,则都红了眼睛。
  
      进去时间越晚,获得秘藏的机会就越渺茫。
  
      “天材地宝,有缘者得。怎能少得了我云台宗一分。”
  
      混乱的人群中,一道月牙状青色刀气横斩而过,直接分出五丈长的真空带。
  
      收刀如碧月,飘血似流水。
  
      地阶功法,碧月流水刀!
  
      那血腥的一幕让场中一寂。
  
      一道身穿青色衣袍的身影冷傲踏出人群,身后一排人散开。
  
      身材婀娜的温云月,此刻低眉顺目跟在冷傲青年身后。
  
      这行人赫然是曾经出现在鱼梁的云台宗众人,而为首的正是枫林一脉大师兄——楚英杰。
  
      目光淡漠,楚英杰在众人敢怒不敢言的姿态中强势踏入秘藏。
  
      ……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宗门出现在此地,都是平日里骄横惯了的人物,眼见没有高手,出手尽是杀招。
  
      于是秘藏洞口变得更加混乱。
  
      混战中,庆州恶人孙不笑趁眼前人不备,猛地甩出两棍,将对方裆下打得血肉模糊,大笑着钻入洞口。
  
      一名黄袍方士,战战兢兢的贴着岩石下方的缝隙爬向几十丈外的一处山坳,指尖慌乱掐着,口中念念有词,“我李断潮定然命不该绝。”爬着爬着,这江湖老骗子噗通一声掉进一处沟壑中,不见了身影。
  
      一名穿着云纹服的青年,高喊“神鸟剑”一路乱砍,子母剑纵横,不经意间竟被他冲出一条血路,当剑锋砍到岩石上冒出火星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洞口,顿时叉腰大笑,“哈哈哈,等西门爷爷拿了宝贝卖了钱,就能回西疆老家了!这中原腹地贼人着实太多。”
  
      嗖的一声,半截刀锋没入一旁青石,吓得他慌忙钻入洞口。
  
      ……
  
      当梧桐郡的永夜首领仇千夜到来后,直接将洞口的战斗规格拉高整整一个层次。
  
      两枚青锥如恶龙出海,出手便是三丈内生机无存。
  
      紫衣,铁面,直让观者心寒。
  
      谁都不曾料到,永夜刺客也参与到本次秘藏争夺之中。
  
      而当散发赤脚的山越人提着重斧出现后,那些正在厮杀的修行者们同时一愣,然后不约而同收手,拼命向洞口涌入。
  
      “怎么他妈招来这帮煞种。”
  
      “快进洞口,百越人杀不完的,不然都得死!”
  
      东离百越一族,生来巨力,天性嗜杀,又极善山林作战。
  
      百越人在自己的地盘见了外界修行者……
  
      从来都是不死不休!
  
      修行者终于收手。
  
      但是更大范围、更大规模的厮杀也终于展开。
  
      鲜血染红了半座山峰。
  
      ……
  
      秦隐已经走过了十六道弯路,途径四处岔口。
  
      每处岔口的地面,都刻着大片大片的阵纹。
  
      星火灯光照亮了前行的路,却照不穿被灵雾遮蔽的地面。
  
      如果不是秦隐以琅琊匕破开云雾探查,根本发现不了那些各不相同的繁奥阵纹。
  
      “引灵阵的繁杂程度连这些阵纹的十分之一都不及……”
  
      秦隐半跪于地,仔细打量着那绵延不绝的纹路。
  
      突的耳廓一跳。
  
      秦隐瞳孔缩小,视线猛地甩向左侧。
  
      那幽深的廊道内,竟传来断断续续的金铁交击声。
  
      虽然微弱,却真实存在!
  
      难道有人比自己进来的还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