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05章 石中影

第105章 石中影


      握紧琅琊匕,秦隐小心翼翼挪步上前。
  
      遮蔽视线的迷雾在匕刃前被快速分开。
  
      声音越来越近,甚至还夹杂着人声的惨嚎和怒吼。
  
      秦隐突然停住了脚步,握着琅琊匕的手臂悬在半空,双目平静注视前方。
  
      山洞廊道内星火灯光忽明忽暗,将他的影子在身后拖拽的好长。
  
      更映出了前方那道佩着铁面的冰冷身影!
  
      那是……
  
      他的倒影。
  
      旁处的青石崖壁都是凹凸不平,上面更是附着一层滑腻的青苔。
  
      然而此处的石面,却似水晶!
  
      秦隐眨了眨眼睛,水晶之中的身影做出同样动作。
  
      他又挥了挥手,石中影也挥了挥手。
  
      既然是水晶,那么影子便没什么不妥,只是先前听到的惨嚎与怒吼声,全都消失了。
  
      这也是阵法的变化么?
  
      洞中凉凉的雾气随着微风吹到皮肤,体表自然的浮起一层鸡皮疙瘩。
  
      忽远忽近的星火灯光,将视线中的景色渲染的忽明忽暗,像极了地洞里飘摇的火把,凭空多了三分阴森。
  
      秦隐眯起眼睛,仔细听了片刻,真的没有动静。
  
      想来应当是这地宫阵法的奇异之处吧。
  
      手中琅琊匕翻了个刀花,秦隐转身便走。
  
      只是当他的身形错过那一人多高的水晶时,脚步突然停住。
  
      微凉的风拂过大脑,秦隐的瞳孔缩成针尖,背后一片冷汗。
  
      因为,他转过脖颈的最后一瞬,眼角余光扫到的画面是……
  
      嘲讽的双眼!
  
      水晶里的影子根本没有随着他的转身而转身!
  
      鸡皮疙瘩从尾骨直接蔓延到脑后。
  
      他猛地回头!
  
      水晶石里依旧是那张冰冷的铁面,一双弯起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
  
      它在笑!
  
      对方在嘲弄的看着秦隐。
  
      当秦隐与石中影的视线对望的那一刻。
  
      “桀桀桀桀……哈哈哈哈……”
  
      刺耳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直入脑海深处,让人头昏目眩。
  
      水晶石里的“秦隐”身影,因为笑声开始晃动的越来越厉害。
  
      那双嘲弄的眼睛里也泛起黑色的烟雾,直至将整个面部吞噬。
  
      下一息,水晶石里的整张铁面猛地化作一团黑雾,就要冲破石壁而出。
  
      四周同时响起恶鬼哭嚎,阴风阵阵,化作条条手臂抓向秦隐。
  
      来到此世界的秦隐,终于遭遇到了不曾遇过的危机。
  
      那是真正超脱于想象与现实,甚至只可能存在于脑海深处的场景!
  
      黑色的雾气从地面纹路中腾起,层层将秦隐的脚掌捆住。
  
      水晶石里的那道黑影,也终于冲出石壁。
  
      那个画面,就像一条鱼儿冲破寂静的池塘跃出水面,荡起阵阵涟漪。
  
      而后,那条鱼儿化作一枚越来越大的骷髅头,张开嘴巴,奔着秦隐的脸部而去。
  
      肆意的奸笑声依然在回荡,宛如魔音入耳。
  
      眼见黑色的骷髅头就要将秦隐吞噬。
  
      脑海中猛地闪过一道雀影。
  
      当日毕方的这句话在心中一闪而过。
  
      秦隐瞳孔凛冽,猛地一咬舌尖,眼中血红。
  
      想吃我!?
  
      “那老子先送你一刀!”
  
      琅琊匕反握住,秦隐的手臂反向抡出,琅琊匕狰狞的匕刃猛地刺入黑雾。
  
      黑色的骷髅头恰好将少年吞噬,地面升腾而起的黑雾手臂也都定住。
  
      “咔……”
  
      一声清脆的玉石裂响浮起。
  
      紧接着,类似春天冰河开冻时的坚冰破碎声此起彼伏。
  
      在黑色的骷髅头后方,匕首齐根没入水晶石,密密麻麻的裂痕呈蛛网状辐满整块巨石。
  
      当细密的裂声叠加在一起达到最高时……
  
      砰的一声。
  
      水晶石轰然破碎。
  
      当碎裂的透明石块落在地面时,仿佛冰雪落入滚沸的水中,瞬间消融。
  
      半空的黑色骷髅头与地面的黑色手臂同时消散。
  
      并且,整整十丈以内的雾气,全都散的干干净净。
  
      星火灯光洒在少年的侧脸上,映出了棱角分明的轮廓和那双通红的眼睛。
  
      “赌对了。”
  
      铁面后,秦隐冷笑一声。
  
      琅琊破邪,破的就是你这邪门歪道!!
  
      刚刚黑色骷髅笼罩视野的一瞬,他的鼻腔中尽是那种腐血的腥臭气味,意识都开始被遮蔽。
  
      如果再晚上一息,恐怕自己就交代在这里了。
  
      “有这种邪门的功法,看样子这宁展生前也不是什么善茬。”
  
      甚至往更深一步推测,这衣冠冢的设计恐怕还存了其他心思。
  
      秦隐收刀,心中思绪一闪而过。
  
      嗯?
  
      当视线自然落到地面时,秦隐的目光顿住,俯下身。
  
      只见先前水晶巨石坐落的地方,同样的水晶材质,三尺见方,与地面齐平。
  
      只是这一次,里面没有映出秦隐的面孔,而是映出了一群人……
  
      一群狼狈不堪、满身是血的人。
  
      四周闭合的墙壁上雕着石笼,笼中火苗旺盛,将偌大的圆形场地渲染的犹如白昼。
  
      “蝎王谷,你们做事……太绝,必遭天谴。”
  
      一人满身肿胀,浑身脓包紫血横流,手中长剑颤抖指着前方,口中含糊不清。
  
      在他身后,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尸体,粗看过去已经不下二十具。
  
      “哼,宁展灵皇生前便是阵法大师,此阵设的更是毒上毒,地上那处圆环亮着七颗星,步入一人便灭一颗星,刚刚跑了一人灭了一星……不杀了你等,我们蝎王谷的怎么出去!”
  
      “养蛊,养蛊,我蝎王谷的就是这里的蛊王。”
  
      一名穿着紫色服饰的男子阴狠开口,在他身后,九名同样穿着的男子也是浑身带血,但此刻脸上却都露出得意的笑容。
  
      “只是苍师兄,现在阵法还剩六星,我们可是有十人……”一名蝎王谷弟子犹豫开口。
  
      “等师兄出去了,自然再商议救你等之法。”
  
      苍师兄随口说道,然后在身后愕然的眼光中一步踏入七星圆环,身形抖动了一瞬,瞬间消失。
  
      圆环还剩五星。
  
      “师兄!!”
  
      “苍师兄走了?”
  
      “我们……”
  
      剩下的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握紧了手中兵器,眼中暴戾浮起。
  
      下一刻,毒针喷散如雨。
  
      更惨烈的厮杀声响起。
  
      ……
  
      秦隐收回视线。
  
      蝎王谷最后只剩下三个活人走进了七星圆环。
  
      这个宗派还真是如名字那般,毒的狠啊。
  
      不过这并不是他关注的重点。
  
      此刻秦隐脑海中回荡的只是宁白舟曾经说过的那句……“在场外”!
  
      被阵眼传送走的寻宝人则必须要经历厮杀才能进入下一道机关,而他却可以凭借琅琊匕行走在阵法之外。
  
      无意中打碎的水晶阵石,其实是一处观察点。
  
      又或许……
  
      并不只是观察点。
  
      秦隐低头看着脚下。
  
      不知何时,那面水晶底座已经染成一片血红,并且沿着繁奥的阵纹……
  
      汇向廊道深处。
  
      一条红色的血路,安静铺在秦隐眼前。
  
      廊道重新陷入诡异的安静。
  
      看着脚下的血红之路……
  
      秦隐眯起眼睛。
  
      走,还是不走……
  
      这是个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