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06章 我秦隐不求财

第106章 我秦隐不求财


      脚步声回荡在廊道里,秦隐的身形挺得笔直,手中匕首不断翻转。
  
      最终他决定还是沿着血色的纹路向深处探寻。
  
      地宫阵法有古怪,但是还没古怪到让秦隐顿足的地步。
  
      走了上百步,廊道越来越宽阔,而且雾气中吹来的风也越来越大。
  
      直至秦隐看到一处巨大的平台悬在深渊之中。
  
      泛着斑驳红色的壮丽宫殿坐落于平台。
  
      无尽的廊道终于消失,粗壮的锁链从脚下蔓向中央那处巨大的平台。
  
      秦隐探头扫视上下四周,发现自己所处的不过这巨大环形内壁孔洞中的一个。
  
      每一个孔洞前都有一条铁链蔓出。
  
      低头再看深渊。
  
      浓重的黑色翻滚,望不见底。
  
      相比起此地,秦隐渺小的像一只蚂蚁。
  
      粗目望去,这地宫恐怕是连山体都掏空了。
  
      踢了块石子下去……
  
      毫无回音。
  
      四周寂静的可怕,只有那鬼火一般的星光依旧悬浮于半空,照耀着诡异的宫殿。
  
      又以脚尖踩了踩锁链,有铁锈抖落,但好在没听到异响。
  
      铁链虽然坚韧,但悬在高空,若是一脚踏空落下,也只有十死无生。
  
      秦隐目光平静抬起,看向百丈外的那座宫殿,他轻盈的跃上铁链,脚尖连踏。
  
      五道气旋轻轻炸响,秦隐脚下如风,踏着铁链,如惊鸿一般横掠深渊!
  
      镌刻至中成的《追星腿法》!
  
      让秦隐踏步如流星,身轻如燕。
  
      当他行到一半处时,深渊里的黑雾似乎开始沸腾,不断有黑气幻化出各式景象,甚至偶尔还有似人手一般的臂膀探出。
  
      不过秦隐手中的那柄琅琊匕,却如同驱散黑夜的火光,带着秦隐不断切破黑暗。
  
      寂静的宫殿深处,只有他一人奔跑在那百丈长的铁链上。
  
      落地。
  
      脚底终于传来那熟悉的山岩触感,秦隐抬头仰看着前方那座宫殿。
  
      一处三丈高的大门正对自己,门框上的金漆与红漆早已斑驳脱落。
  
      然而秦隐的视线真正落在的却是大门前的三寸之处!
  
      因为血色的纹路从山洞中蔓延到铁链上,跨过百丈距离,最终化作一条粗壮的血线蠕动向大门前方的……水晶!
  
      透明的水晶之中浮起一条如血管般的鲜红。
  
      那条“血管”甚至还在水晶里不断蠕动,好似活过来一般,正是这块诡异的水晶封住了大门。
  
      大门上方的牌匾,刻着鎏金大字。
  
      !
  
      这个提示,莫非是……
  
      “兵器库?”
  
      刚刚嘀咕出声,秦隐突然侧首,因为他看到了第二条血线蔓延而来,攀爬向宫殿的右侧。
  
      这个标志画面,说明有人正在前来!
  
      正面是,右侧未知。
  
      若想避开对方视线,左侧便是最好选择。
  
      而且,自己一定要比对方先入宫殿。
  
      场外人,不只有宁白舟,还有他秦隐!
  
      拿定注意,秦隐脚踩追星步,快速奔向左方。
  
      抬头看去。
  
      !
  
      四个大字将秦隐的瞳孔都印成金色。
  
      竟然真的有。
  
      秦隐眼中浮起兴奋,看着那块三丈高的水晶巨石,将手中匕首握紧。
  
      “我秦隐此行不求财,不求兵,不求功法……要的就是这些天材地宝!”
  
      看着手中森寒的琅琊匕,秦隐眼中煞气一闪而过。
  
      “这一步,我秦隐先迈了。”
  
      手臂青筋暴起,手中琅琊匕平直刺出。
  
      他在赌。
  
      这种水晶在庞大的地宫里也是极为罕见。
  
      回想起之前碰到的异象,秦隐推断琅琊匕正是这种阵石的克星。
  
      既然如此。
  
      那就试试看!
  
      一点寒芒挟裹着千斤巨力凿下。
  
      叮!
  
      水晶石四周蠕动的黑色雾气刹那凝固。
  
      秦隐抬首,嘴角咧起。
  
      因为细密的蛛网裂隙刹那浮遍视野。
  
      同样的景象再度出现。
  
      晶石化沙。
  
      三丈高的水晶石在琅琊匕重刺之下,无声碎裂,寂静消融。
  
      淡淡的黑雾将石尘吞噬。
  
      秦隐站在终于露出本体的大门前,右手探出,轻轻一推。
  
      吱呀一声。
  
      门开了。
  
      秦隐一步跨入。
  
      平台上再无少年身影。
  
      ……
  
      “嗯?”
  
      宁白舟手持着一枚通体碧绿的玉雀站在洞口。
  
      刚刚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好像某种玉石破裂的声音。
  
      应当不是错觉。
  
      “呵,此地只有我一人,怎会有其他声音。”
  
      “一帮可怜虫,你们厮杀的无论多厉害,终不过徒劳而已。”
  
      宁白舟脸上挂起冷笑,持着碧绿玉雀走向宫殿平台。
  
      这是旁支奉上的祖传玉雀,也正是这大阵鉴别宁展后人的唯一标识。
  
      有此物在手,他宁展必然是此行的最大赢家。
  
      ……
  
      山峦外。
  
      薄雾浮起,遮云蔽月。
  
      之前还泛着青色的山头,此刻已经蒙上一层淡淡的红色。
  
      毕方此刻立在对面山头的一处青松顶部,极目眺望,眼中有火光闪耀。
  
      “牵引四周灵力成旋流,地宫上空有血色红光,带着凶煞之气,这地宫阵法有点邪门啊。”
  
      口中喃喃,毕方用翅膀挠了挠下巴,看着半山腰四周偶尔泛起的青光,似鬼火一般。
  
      “大阵运转,引燃灵力,上冲红月。这地宫大阵怎么这么像……魔门用以燃烧仇敌灵力的幽骨冥火大阵!”
  
      毕方陡然惊起,脑后红毛都炸起,顿时如离弦之箭一般从青松顶部弹出,短时间内以极快的速度绕着地宫飞了一圈。
  
      当胖雀子看到山腰下浮出的阵阵红纹,最终构成一个个玄奥的梵文后,毕方脸色瞬间无比难看。
  
      “不好,这是祭血明王阵,以九死之地供一处生机的藏宝凶阵!”
  
      “这根本不是挑选继承者的衣冠冢,而是为某个特定人遗留特定宝物的传道冢!此冢内的宝藏将在血肉催发的大阵之下,最大程度的汇聚供养某种特定宝物。”
  
      “好他妈狠的照月灵皇!”
  
      “这宁展当初怕不是个大魔头吧。”
  
      想到此处,只感觉全身冰凉。
  
      毕方哆哆嗦嗦的落下,看着那已经被山越人彻底堵死的洞口,口中喃喃。
  
      “秦隐,你小子命硬,可别给爷爷死里面,遇见不对就跑啊……不行,洞口堵死了,祭血明王阵本来也要闭合……要开启只能是有人得了宝藏。”
  
      “等等,还有那把匕首,破邪属性……应该能破开这等凶阵吧……”
  
      毕方说着说着就没了底气,满脸绝望。
  
      “爷就日他娘的悬虹雀了!”
  
      ……
  
      秦隐当然不知道这地宫的阵是什么。
  
      他只知道,眼前摆着的那三个古朴的木制宝盒很漂亮。
  
      木制宝盒上没有任何标记,也没有上锁。
  
      单单四周弥漫的淡淡药香,就已让他感觉浑身毛孔都舒坦张开,镌刻出的灵脉之中,灵力流动速度凭空加快了两分。
  
      这百年前殁去的宁展灵皇,终于做了件良心事。
  
      秦隐收起心思,琅琊匕平平划过最前那具宝箱的缝隙之中,手腕轻颤。
  
      吱扭一声。
  
      箱盖被挑开,荡起一片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