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07章 墙后路

第107章 墙后路


      秦隐捂住口鼻,眼睛一眨不眨。
  
      三个宝箱,一大两。
  
      此时开启的是最大的宝箱,当烟尘散去后,只见一枚四四方方的白玉“砖头”安静放置其中,通体刻着精密纹路。
  
      这是机关物?
  
      然而当秦隐将那至少有十斤沉重的“玉砖”拎起时,却发现下方用作垫衬的金黄绸缎上写着一行楷。
  
      四灵玉匣,此物乃本座耗费十三心血制成,以此物定阵,对地阶之下阵法可提升三成效果。
  
      竟然是定阵宝物!
  
      余均的那本《引灵阵法图录》,曾经在总纲提及过,阵以人刻阵眼,大阵以物定阵眼。
  
      自己手里这块通体寒凉的“砖头”,就是大阵所用的定阵之物?
  
      倘若日后自己能够布下辅助修炼的灵阵,用此物定阵便能增加三成功效!?
  
      如此说来……
  
      “这可真是了不得的宝贝。”
  
      秦隐嘿笑一声,终于感觉不虚此行,将四灵玉匣心塞入腰囊中。
  
      最大的宝箱里装的是四灵玉匣,剩下的两个箱子他还真的期待了。
  
      依旧是谨慎的以琅琊匕挑开宝箱。
  
      巧的水晶盒里,静静躺着一枚圆丹。
  
      半截拇指大,通体玉白,泛着金色云纹,如同一枚精致的夜明珠。
  
      太清佑心丹,两千年雪莲为辅、绝尘灵草为主,以太清地心炎炼制而成。此药列地阶中品,乃开灵锻体之秘药,服用时似观海境修行者以灵力护吞食者心脉,可确保气旋十重必定凝铸江河境。
  
      这丹药确实逆天,但秦隐修行了太一纹天录,只要受得了太一心刀的戮心之痛,晋入江河境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这丹药对于他来说反而鸡肋。
  
      秦隐看向第三个箱子,手中匕首将箱盖挑起,手掌高的瓷**立于箱中。
  
      龙涎聚灵丹六枚,玄阶下品,辅助修行之物。每服食一枚时便可在体内生出一气旋纯净灵力,供修炼之时使用,持续三日后便会散去残余药力。
  
      秦隐眼睛顿时亮起,一把将瓷**抄入怀中。
  
      这才是他此行的最大目的!
  
      然而,当三件宝物都离开各自木箱后,数十道红色血线从秦隐脚下蜿蜒穿梭而过,攀上石台。
  
      承载宝箱的石台连同背后红墙砰的一声开裂。
  
      秦隐扬手挡住崩散的石块,再定睛看去,只见一道可容纳两人并肩通过的漆黑通道浮现眼前,红色的纹路开始向上蔓延,隐隐照亮四周轮廓,凿出的楼梯蜿蜒而上。
  
      这是……通往宫殿二层的路!?
  
      亦或是离开这座大阵的路?
  
      想到此处,秦隐再无留恋,带着三件宝贝起身就向外界冲去。
  
      阴冷的气息冲击在脸上,秦隐带起一道残影瞬间便消失在墙体之中。
  
      数十丈外,宁白舟抬起头,手中刚刚抄起一对通体流转赤色光泽的金属手镯,眼睛突然眯起。
  
      就在刚刚,脚下隐隐传来震感。
  
      这分明是触发了某处阵法的动静!
  
      如此短的时间就有人从死窟里杀出来?
  
      眼中煞气闪过,宁白舟再不看眼前那些兵器,这对焚火真镯乃中品灵兵,是这堆兵器里最珍贵的物件。
  
      既然有人从死窟杀出,那当务之急就是借着早来的优势再取其他堂室的宝物。
  
      当宁白舟冲出巨型宫殿的瞬间,立刻发现四周异样。
  
      因为身下的平台上此刻已经泛起了大片大片的血红,眺望远方,发现不断有红色光华沿着铁链汇向中央方位。
  
      原本黑不见底的深渊之中,开始泛起大片大片的火焰。
  
      一团团莫名燃起的火焰如同活过来一般不断对撞,范围更大更广的火海开始腾起,直至终于映红了四周黑幽洞穴。
  
      七八道人影开始从那些洞冲出,奔行在粗壮铁链上的同时这些人便开始了交手。
  
      刀光剑影闪烁,澎湃的灵力在空气里荡出一片片波纹。
  
      只是灵雾遮蔽了视线,并不能清晰的看到那些人的面孔。
  
      “幽骨冥火阵不是燃烧灵力之阵么,有碧绿玉雀在手才可抵御此阵侵蚀,怎么这帮人还有如此澎湃灵力?”
  
      宁白舟眉头皱起,事情这一刻终于和他的预想出现了偏差。
  
      旁支流传下来的残存阵图推演的结果分明是魔宗特有的幽骨冥火大阵,也只有如此恶阵才能护地宫百年无恙。
  
      但为何,那些从死窟里杀出的修行者,灵力依然充沛?!
  
      莫非此阵出了变故?
  
      他没有毕方那只胖雀子的眼力,所以终究是看不出这是与推演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血祭明王阵!
  
      无论如何,这头筹也必须是我宁白舟的!
  
      宁白舟目光冷冽,手持碧绿玉雀迅速奔向另一侧的殿门。
  
      还剩功法、天材地宝、杂物这三种,他最多再取两种。
  
      “该死!”
  
      一声咒骂,他的身影快速消失。
  
      ……
  
      此时从死窟里杀出的必然是强者。
  
      独行者钟行舟、七星门林盛,云台宗楚英杰等人赫然都在其中。
  
      这些人从各自冲出洞口,不约而同的保持收手状态。
  
      因为他们知道后方还有大批的修行者将要出现,若是一群江河境的高手在此拼个你死我活,只会白白便宜身后人。
  
      他们奔行到宫殿前,目光扫过大门上的牌匾后便径直踏入。
  
      争夺照月秘藏,可不是挑三拣四的时候,先到先得。
  
      等有自己未得到的,到时候直接动手便是。
  
      这些人刚刚出现不过十息,四周洞中再度浮现人影。
  
      身高一丈面覆铁甲的项铁力、落步生花的张南笙赫然在先。
  
      两人目光同样冷漠,丝毫不在意身上沾染的大片血迹。
  
      奔行中,张南笙侧首说道:“争夺秘藏时,你我攻守相望,未见到此行目标,我们便是自由人。”
  
      项铁力瓮声开口,“晓得,我此行只求财,越多越好,你若不要倒是都让给我。”
  
      张南笙闻言嗯了一声,两人落地抬头,一块牌匾映入视线。
  
      秘库珍藏!
  
      与此同时,他们身后传来另一批声音。
  
      “一起行动。”张南笙言毕,便直接奔向前方。
  
      项铁力则低吼一声,踏步狂奔紧随其后。
  
      两道人影刚刚没入宫殿,铁链上再度浮现人影。
  
      护住温云月的云台宗众人、满身血迹的永夜刺客、穿着紫色异服的蝎王谷众人……
  
      提着云中棍的孙不笑、手持青雀藏风剑的西门轩……
  
      大批大批的人终于出现。
  
      当人多到一定程度,几人同时踏上一条铁链后,不可避免的血腥搏杀再度上演。
  
      这些人从四面八方扑向宫殿,个个都杀红了眼睛,如同见到血肉的饿狼。
  
      秘库珍藏天材地宝灵武书库鬼斧神兵!
  
      四大牌匾终于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呼吸一滞……
  
      瞬间这些人疯狂涌入其中。
  
      ……
  
      刚刚拾起一卷苍蓝皮卷秘录的宁白舟,听到身后脚步声,狠然抬头。
  
      “真是阴魂不散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