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08章 地宫混战

第108章 地宫混战


      白衣青年踏风而入,弹剑长吟。
  
      “竟然有人比我脚力还盛,着实心痒难耐。”
  
      赫然是江湖独客钟行舟。
  
      “钟行舟特向阁下讨教几招!”
  
      “看我第一招,清水剑诀瑟江湖。”
  
      仗剑而歌,八道气旋炸裂声响起,钟行舟根本不给宁白舟反应的机会,便一剑刺出,划出青光如瀑。
  
      “讨教……我就问你你讨得起吗!”宁白舟回首,森然开口。
  
      左手将那卷《赤玉擒龙手》塞入怀中,右手拍打空气荡起层层涟漪。
  
      宁氏杀拳·皇极九破!
  
      衣衫鼓荡间,宁白舟双瞳之中已然泛起金色光泽。
  
      当右手揽起涟漪握出一片云雾后,拳锋瞬间化作残影,以惊人的速度轰出,带起惊天杀意。
  
      这可是宁家主脉的不传秘技。
  
      空气中浮起整整九枚拳影!!
  
      先前从宫殿内翻出的那对已经被他套在手腕,当出拳时灵力腾起的瞬间,手腕上的镯子泛起炽烈的红意。
  
      钟行舟空中喝彩一声,三尺青锋已然带着寒光卷下。
  
      气爆腾起,两道人影一触即分。
  
      宁白舟后退一步,目光冰冷。
  
      钟行舟倒退三步,眼中战意腾起,高喝一声“这拳法,好强的气势!正好磨我钟行舟的剑!”
  
      言毕,拧身再上,战意昂然。
  
      “那我就捏烂你的脑袋。”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宁白舟声音彻底冷了下来。
  
      有灵兵焚火真镯在手,同样的气旋八重,他有十成把握必杀钟行舟。
  
      ……
  
      冲入宫殿的人群,很快便发现了惊喜。
  
      虽然这偌大的建筑内,道路七拐八拐间仿佛迷宫一般,但是往往每条路的尽头都有一具宝箱等着人们去开启。
  
      这种走路能捡到宝的感觉让修行者们将先前厮杀的疲惫尽数忘掉。
  
      尤其是标着的大门后,地势最广道路也最复杂,但里面的宝贝杂物也最多。
  
      有人从里面发现了灵铢。
  
      有人从箱子里找到了修行心得。
  
      有人寻到了宁展灵皇曾经用过的兵器。
  
      捡到宝物的修行者,放声大笑,然后很快被后面的人一剑捅穿了身子。
  
      其中以佩着铁面的永夜刺客们出手最狠。
  
      如黑暗中闪出的毒蛇,一击毙命,毫不拖泥带水。
  
      宫殿最深处,当项铁力看到那前方石台上整齐堆叠的数十枚下灵铢后,眼睛都红了,怒吼一声奔行向前。
  
      这一刻的铁力,比百越一族更像山中野人,大步落下时连坚硬的地面都踏出深深脚印。
  
      他的眼里只有那一堆灵铢,别无他物。
  
      两名云台宗弟子此时恰好出现此地,其中一人冲出时快了几步,看到远处石台上散落的宝物,顿时大喜。
  
      然而刚一露面忽觉狂风压面,惊觉回首,只看到一庞然大汉冲来,不禁大怒。
  
      “魑魅魍魉之辈,竟想抢在我云台宗前?求平,且为我压阵。”
  
      看到如狂兽一般的项铁力,张方岩目光尽是鄙视,踏步腾空,手腕拧转间,七道气旋炸裂声破风而起。
  
      臂膀衣袖鼓荡,手掌撑开如巨峰擎天而落。
  
      方圆一丈内的空气被压得犹如精铁一般。
  
      这出手便是宗门秘传绝学——!
  
      再加上用者身姿轻盈,这一式大手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印在项铁力胸口。
  
      仿佛铁锤砸到了铜钟。
  
      嗡的一声巨响腾起。
  
      大汉鼻腔中血沫飞出,身形重颤,陡然停下。
  
      张方岩看着被自己一掌逼停的项铁力,斥道“能受我一击手印不死,也算是钢筋铁骨了,就是不知道你这脑袋是否和你的胸口一样硬!”
  
      “再受我云台大手印第二式,玄铁压青山!”
  
      张方岩冷喝一声,手中风云再起,悍然强攻。
  
      项铁力眼中本来只有那些灵铢,不曾想半路杀出名不速之客,胸中剧痛下,庞大的身躯内传来骨骼爆裂声,凭空再长高一尺。
  
      眼珠上密布血丝,瞳孔中泛着金属光泽。
  
      气息竟然不减反增!
  
      八道粗犷的气旋霎时浮现周身。
  
      铜铃大眼盯着冲向自己的张方岩,双手猛地撑开,向前重重一拍。
  
      “给我滚!”
  
      “方岩躲开!!”魏求平在后方惊呼。
  
      然而这一声还是太晚了。
  
      张方岩抬头的一瞬,满眼愕然。
  
      因为巨汉的那一对蒲扇大手挥来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手掌上甚至都泛着金光。
  
      最令他惊骇的是,对方塌陷的胸口,竟然在不到一息的时间里逆势鼓起恢复如初。
  
      念头一闪而过,黑影带着劲风彻底笼罩张方岩的脑袋。
  
      啪叽!
  
      一声爆响。
  
      白的、红的夹杂在骨头渣子间喷出。
  
      松开双手,项铁力眼睛红的吓人,瞳孔中已经没了人的色彩。
  
      一旁压阵的魏求平,只感觉浑身鸡皮疙瘩浮起,呆呆看着自己的同门师弟被拍成了烂泥。
  
      而此刻,那巨兽一般的大汉已经看向自己。
  
      而此刻身后曲廊里又恰好传来一声女人惊呼,分明是他们云台宗枫林一脉的女神,温云月!
  
      “云月有危险!”
  
      魏求平心道一声不好,转身便跑。
  
      而项铁力看到逃跑的背影,则仿佛受了刺激,低头狂奔跟去。
  
      刚刚跟至数丈外的张南笙看到这一幕,瞳孔猛地一缩。
  
      进地宫之前项铁力的话语此刻回响于脑海,他掌心里一朵四瓣花悄然浮起,悄然凋谢。
  
      洁白花朵融入掌心张南笙身形如鬼魅般冲向项铁力。
  
      “莫要失了心智。”
  
      这一招正是护佑心脉的万花噬灵决·镇魂花!
  
      手掌轻轻压在项铁力脑后,冰冷的气息笼罩半身,这大汉眼中血红消退小半,狂奔的身形顿住。
  
      “谢了!”
  
      张南笙道“勿追。”
  
      项铁力点点头,他要胡乱跟了过去,若被江河境的高手拦住,恐怕九死无生。
  
      两人并肩上前,接下来,恐怕要迎接一场更艰难的混战。
  
      ……
  
      ……
  
      温云月确实发出了惊呼,一张俏脸此刻煞白,眼中的娇媚不再,全都变成了恐惧和泪痕。
  
      云台宗众人全都惊呆了,十几道目光直勾勾盯着温云月臀上的那支小箭……
  
      “哈哈哈哈,小娘子休怪我孙不笑,要怪只能怪你走路那腰肢扭得太风骚了。”
  
      “笑爷这是见猎心喜啊。”
  
      一声怪笑,云中棍扫出接连两道气浪,孙不笑满面猥琐。
  
      “当初庆州第一美人也受过笑爷一箭,这箭里可是有秘制淫药,是不是感觉浑身燥热饥渴难耐呢?”
  
      “哈哈哈哈!”
  
      云台宗众人再度看去,果然温云月的面上已经是一片潮红,遮挡住臀后的手掌也开始不由自主捏握。
  
      咕嘟。
  
      众人齐齐吞了一声口水。
  
      擎着一柄大宝剑的西门轩满身是血杀到,看到此幕也不禁竖起大拇指。
  
      “牛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