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09章 绝地

第109章 绝地

    由不得他西门轩不佩服。
  
      就在这大混战的局面里,提着棍子的这厮还能单独去偷袭一个女人的臀,这等事……
  
      他在西疆活了二十年都没见过啊!
  
      听到旁人发出的敬佩之声,孙不笑更觉得意,飞在半空的同时以手中长棍指点下方人群。
  
      “是先追你们笑爷,还是先给这位仙子解毒,可想好了啊。”
  
      云台宗里有人终于看不下去,挺身而出,“伤我同门,贼人还敢逃走!?问过我袁志了吗!”
  
      眼见心中仰慕的同门师妹被贼人伤到,气旋九重境的袁志心中愤恨不已,出手便是云台宗的秘传绝学——云台大手印。
  
      “贼人授首!”
  
      第三式·掌心覆云海乍一拍出,半空中都是云雾腾起,声势惊人。
  
      云台宗弟子齐齐回过神来,不禁为刚刚的分神而羞愧难当,此时见到袁志师兄出手,连忙一片叫好。
  
      孙不笑跑得快,但袁志突袭的速度同样不慢。
  
      准备离开此间密室的孙不笑见此情形,不屑嗤笑一声,手中长棍霎时破空卷起。
  
      “哼!”
  
      袁志看到对方终于停步回首,冷哼一声,持着大手印悍然拍下。
  
      咚的一声重响,肉掌轰出了金刚之声。
  
      眼见那条云中棍都被砸弯,但孙不笑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惧,反而阴测测嘿了一声。
  
      “吃你笑爷绝技……棍上两开花!”
  
      手腕拧动,带着长棍陡然旋转。
  
      孙不笑双臂上下一拉,长棍一分为二,一条细链连接两端。
  
      反手挥起,两片棍影宛如暴风。
  
      袁志心中一惊,哪里见过如此怪异的攻击方式,下意识便抬手挡向半空的棍影。
  
      然而当周围一片惊呼响起时,他才猛地发现下路竟还有一道劲风。
  
      【糟了!】
  
      念头刚刚升起,那条短棍便重重绞在他的裆下。
  
      这招乃孙不笑的手中绝技,再加上气旋九重的修为,可想而知这一力道何其之大。
  
      砰的一声,犹如被凌空抽爆的西瓜,袁志裆下血浆喷散。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密室。
  
      袁志两眼翻白,整个人被倒抽出三丈远。
  
      当落地时,这名枫林一脉的天之骄子,身子已经弓成了虾米,双手死死捂着血肉模糊的下半身,瞳孔已经开始涣散,眼见就活不成了。
  
      “袁师兄!”
  
      云台宗众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袁志可是气旋九重啊!
  
      差一重就能晋入江河境的天之骄子,怎么就折在此地了?
  
      “哼,没到江河境,就别跟你笑爷浪。”
  
      孙不笑嘎嘎怪叫一声,看着一群不敢再上前的云台宗众人嘲弄道,转身便走。
  
      视线扫过旁边人群却没有停留半分,直接忽视了西门轩那高山仰止的敬佩目光。
  
      “那我够资格了么?”
  
      压抑着怒意的冰冷话语从后方传来,一名身着青袍的英俊青年从廊道中走出。
  
      “楚师兄!”
  
      “大师兄。”
  
      云台宗十几名弟子看到这一幕,激动起身。
  
      来者赫然是云台枫林一脉的大师兄,楚英杰!
  
      此时的楚英杰,衣衫有几处破损,头发也有些散乱,不似往日那般大方得体。
  
      但是,他的眼神凌厉程度相比以往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看到温云月受伤之后,眼中煞气大作。
  
      在廊道当中站住,楚英杰径直拦住了孙不笑退路。
  
      “你算哪根葱!”
  
      跃至半空的孙不笑手中短棍荡起,带着身子迅速飞向其他方位,他也看出了楚英杰似乎并不好惹,只是口头上丝毫不肯认输。
  
      “跑得了吗!”
  
      含怒之下,楚英杰右手向前斩出一道半弧。
  
      霎时大江滔滔,灵力束形成月刀,斜着斩出。
  
      一出手便是招牌绝技——碧月流水刀。
  
      江河浩荡,孙不笑半空中回看一眼,心中顿时一慌,但看到那月刀所袭方位并没有落到自己身上时,不禁放声大笑。
  
      楚英杰冷眼看着半空,手臂再斩。
  
      这一式月刀直接斩向正前方。
  
      恰在此刻,精钢被切开的颤声轻轻响起。
  
      半空中的孙不笑手里一轻,刚刚荡起的身躯开始下坠,当看到那脱落的云中短棍后,他心中大呼不妙。
  
      这时才明白刚刚楚英杰一刀所落之处为何与自己错开……
  
      但是已经太晚了,失去借力支撑,他抱着另一节短棍摔落地面。
  
      突然,孙不笑眼角余光扫到已经近在咫尺的另一具月刃。
  
      森冷的杀意刺激的脑后头皮尽数炸起,双臂肌肉坟起,竖握短棍于身前。
  
      轰!
  
      月刀与云棍相撞。
  
      众人眼见刚刚猖狂的孙不笑,此刻如破麻袋一般倒飞出去,重重撞到石壁上,喷出一大口鲜血。
  
      “我……拦住了……嘿。”
  
      还吐着血沫,那张猥琐的脸上满是庆幸笑容,挣扎着就向左侧跑去。
  
      “就在这里,用你的脑袋祭我同门吧!”
  
      冷漠的声音里,楚英杰踏步转身,右臂自上而下斩出一条半人高的月刀束于半空,凝而不散。
  
      碧月流水刀第四式·雾散江月。
  
      收于腰侧的左手猛然轰出,修长月刀霎时崩散,一分为七,接连轰出。
  
      孙不笑愕然回头,进而眼中浮起绝望。
  
      因为,那七道月刃,覆盖了他周身所有腾转空间。
  
      噗噗噗!
  
      数道利刃入体之声响起。
  
      这一次,那根短棍终究没能替他再拦下这些月刀。
  
      曾经坐下坏事无数,赫赫有名的庆州恶人孙不笑,眼中带着茫然被重重钉到石壁上,鲜血铺了一墙。
  
      “终日打雁,还是叫雁啄了眼……”
  
      “此地甚小,我不甘心呐!!”
  
      一声凄厉嚎叫,孙不笑七窍流血、全身俱断而亡。
  
      楚英杰负手走来,冷声说道:“搜身,为云月师妹寻解药。”
  
      然而仅仅过了片刻,几名云台宗弟子绝望抬起头来。
  
      “他身上只有这种黑色的毒药……没有解药!”
  
      再看向前方,温云月已经开始撕扯起自己的衣物了,那欲火难当的样子让几名男弟子想看又不敢看,眼神不住乱晃。
  
      楚英杰嘴角抽动一瞬,径直走向温云月将对方抄入怀里,走向另一处密室,留下一句话淡淡回荡在殿中。
  
      “我去帮温师妹解毒,你等继续寻宝。”
  
      云台宗十几名弟子面面相觑,眼中颇有不甘,想要开口但是直至楚英杰的背影消失在此地,都没人敢出声。
  
      “我们走!”
  
      魏求平终于还是开口了,想到死在里面的张方岩,不禁内心一阵后怕,又提醒道:“里面有永夜地宫的人,逢人便杀,我等务必不要分开。”
  
      一场厮杀仅在短短十几息内便落幕。
  
      云台宗的人来的快走得更快,大师兄不在,剩下几人最高修为不过气旋八重,不敢多留,慌忙跑向宫殿深处,也顾不得在场的其他人了。
  
      “中原腹地太凶险了……还是那些见人就莽的妖族让人放心……”
  
      西门轩将刚刚凶险一幕尽收眼底,咕嘟一口将唾沫咽下,再看掌心,已是汗水涔涔。
  
      洞中微风拂过脖颈,西门轩打了个哆嗦,慌忙跑向另一处廊道。
  
      反正刚刚已经捡了一枚下灵铢,这还寻个屁屁的宝贝,活命要紧。
  
      ……
  
      宫殿内的厮杀已然越来越烈。
  
      但是,这并不包括【天材地宝】方位的密室。
  
      “此地宝贝……都被人取了!”
  
      几名浴血杀入密室的灵修者们难以置信的说道。
  
      他们接连经过大小十数次厮杀才闯入此地,明明走在其他人前面,怎么就没天材地宝了呢?
  
      “这里有处幽深不见底的暗道,宫殿另有玄机……”
  
      几人对视一眼,眼中戒备不减,其中一人走出冷声开口:“我张牧山先行一步,没人有意见吧。”
  
      旁人视线望来,尽是冰冷。
  
      “杀!”
  
      根本没人废话,提刀便冲向想要踏入石梯的张牧山。
  
      灵力激荡间,一场厮杀再起,怒吼与惨叫声沿着墙后路传至上层。
  
      仰头看着半空方那具血鼎的秦隐,听到身后隐隐的哀嚎,眉头终于皱起。
  
      因为,路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