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10章 逃离地宫

第110章 逃离地宫

这所谓的二层之地,根本不是先前的宫殿造型,反而更似一处巨大阵坛。
  
  地上纹路繁奥,环环相套,秦隐走过的脚下岩石,不断有血色光流涌起,沿着的诡异的纹路最终汇聚到正中位置。
  
  而后血色光流被半空小鼎如巨鲸吸水般引入长空。
  
  层层光华从小鼎周身浮起,宛如浸泡在鲜血之中。
  
  四下望去,周围犹如黑暗深渊,幽不见底。
  
  当秦隐站在巨大阵坛上时,那种强烈的孤寂感便涌上心头。
  
  脚下阴风阵阵,秦隐每迈出一步,地上的阵纹里便有一道血色气浪荡起,浮于空中不肯散去。
  
  当秦隐走出十几步后,他突然止住脚步。
  
  因为……
  
  那些血气凝成一张张人脸,在半空环绕怪嚎,而其中一张人脸,他认识。
  
  “庆州恶人……孙不笑?”
  
  那张往日猥琐的脸,此刻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麻木的混迹在这群血脸当中。
  
  四面八方,血色汹涌,人脸越来越多,猛地开始扑向秦隐。
  
  这一刻,秦隐只感觉到身子越来越轻,直至那种踏在实地的触感彻底消失。
  
  血腥味开始涌入鼻腔和口腔。
  
  醉今朝从腰后抽出,顺势一抡,将半空人脸斩开。
  
  但下一刻,那些散开的人脸又带着哀嚎和怪笑重新凝聚。
  
  “又触发了阵法么?普通攻击无效。”
  
  秦隐淡然收刀,自言自语,似乎并没有因为这种异象而惊起。
  
  受到攻击的血雾人脸仿佛受了刺激,哀嚎与尖叫更甚,开始铺天盖地冲向秦隐,每张人脸都大张着嘴巴,露出黑洞洞的喉咙,似乎要将秦隐彻底吞噬。
  
  这一次,秦隐仅仅做了个简单的动作。
  
  势如病虎惊起,琅琊匕的刃锋带着冷冽寒光,向前重重一刺!
  
  滋!
  
  犹如烙铁熔化坚冰的刺耳声音响起。
  
  秦隐眼神淡漠,任由耳廓中哭嚎与惨叫声大作,双臂却犹如铸铁不颤不移,一步步推着琅琊匕前行。
  
  匕首好似刺入层层牛皮中,巨大的阻力从前方传来。
  
  血雾近乎沸腾,不断有人脸冲出。
  
  但是这一次,那些人脸却在临近琅琊匕时都被切的粉碎。
  
  血雾不断在剥离属于人的感知,脚下从轻飘飘到厚重如铁,秦隐不知自己迈出了几十步,还是几百步……他只是在机械的迈步、推进。
  
  因为他知道在琅琊匕前,一切壁障都是虚妄!
  
  那些消融的血雾就是最好的例子。
  
  孙不笑的脸孔在周围出现了二十四次,终究在最后一次粉碎后便再不出现。
  
  与此同时,那巨大的阻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隐立定,视野重新恢复清明,四下看去依然是空旷的阵坛。
  
  只不过……
  
  他此刻站在的是相对二层入口的另一侧,阵坛的最边缘。
  
  距离先前所在之地,不过十丈。
  
  却仿佛走了百丈远。
  
  抬头看着半空,血色小鼎依然悬于半空,流光浮动。
  
  一条条血色虹带如毒蛇般冒出,不甘的蔓延到自己面前,却不敢再向前一寸,似在怨毒的张牙舞爪。
  
  秦隐看着手中散发着蒙蒙光泽的琅琊匕,冷笑一声,转头便走。
  
  当他踏出阵坛的那一刻,眼前视野再度变化。
  
  覆着青苔、黄石的山洞,冷风阵阵。
  
  没有了星火灯光指引,只剩下被身后血色壁障映红的岩壁。
  
  鼻翼翕动,秦隐眯起眼睛。
  
  这次的山风,更冷,但是却带着新鲜而干净的味道。
  
  秦隐知道,幽深的洞口,通往的是外界。
  
  他惊险的进入,却是有惊无险的走出。
  
  只是,身后人恐怕没这等本事了。
  
  秦隐低头看着手中的琅琊匕,眼光复杂。
  
  连照月灵皇的大阵都可破开……
  
  这把兵器的真正上限,比他想象的还要惊人。
  
  琅琊……琅琊……
  
  心中默念它的名字。
  
  当握着匕首走出地窟的一刻,他似乎隐隐从后方听到了人声。
  
  只是太过飘渺。
  
  回头看去,依然是那面血色壁障,隔绝了所有视线,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冷漠的收回目光,秦隐再不关注身后。
  
  ……
  
  脚掌轻轻踏上干燥的石面。
  
  这是他迈出地窟后的第一步。
  
  咔,岩石碎裂声响起,秦隐的身姿一定。
  
  这一道声音不同于刚刚的幻听,无比清晰。
  
  秦隐瞳孔瞬间缩小。
  
  窸窸窣窣的灰尘从面前掉落。
  
  这是……山石碎裂!
  
  山体正在遭受某种巨变。
  
  不再犹豫,秦隐拔腿便跑。
  
  但是,当秦隐刚跑出十步远,一道幽幽火光突然从前方拐角闪出。
  
  秦隐手中琅琊匕旋转间,挥手便向前砍去。
  
  当劲风带着那道狂烈身影从天而降时,提着火精灯的佝偻身影吓得瞬间伏地,抱头便是一声:“大王饶命!!”
  
  嗯?
  
  刀锋在对方头顶上空停住,秦隐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张抬起的脸。
  
  “老骗子?”
  
  李断潮脸上的哀求僵住,拼命摇头,“在下李断潮,东海方士,不是骗子!少侠饶命啊。”
  
  “闭嘴,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秦隐将对方一把提起,冷声问道。
  
  李断潮满脸委屈,指了指身后道:“我从山外观山,突然发现此地似乎并不是聚运之地,反而是吞噬生灵的凶险之地,洞口都被山越人给占了,我本想寻一处进入洞口,不曾想踏着天机鬼步结果寻到了这里,又逢到了鬼打墙。”
  
  “什么鬼打墙?”
  
  “哦,那是方士俚语,换句话说就是布阵的人修为太高,我被困在大阵里了,明明能够感受到方位,但是被阵中灵力一冲,方位便错乱了起来。”
  
  李断潮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在找死,因为显而易见,这劳什子的照月灵皇所布大阵,分明就没安好心!
  
  “这里怎么可能还有阵法!山风还是新鲜的。”秦隐提着李断潮向前走了几步,借着对方手里铜莲模样的火精灯,清楚看到前方拐角处,六道洞口正对自己。
  
  而山风……
  
  是从头顶传来的。
  
  只不过此刻,随着咔咔的细微碎裂声,不断有灰尘掉落,李断潮满脸惨然,“少侠,我们都要交代在此了。”
  
  “闭嘴。我问你,你说能够感受到方位,是真是假!?”
  
  “真的,只要不进入那些阵眼之中。”
  
  “那就告诉我,这六个洞口哪里是真。”
  
  “左三,少侠你要做……少侠……哎呦,扯到我脖子了。”
  
  李断潮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秦隐一把抓住大步奔行起来。
  
  “少侠,不要乱闯,前面是阵、阵眼……”
  
  李断潮死死抱着自己的火精灯,吓得闭上眼睛大声喊叫。
  
  然而过了十息之后……
  
  “前方走哪里!?”
  
  嗯?
  
  黄袍方士睁眼看了一下,不禁大惊。
  
  这竟然是跑到上一个他迷失的地点了。
  
  “最右,去最右!!”
  
  秦隐单手提着李断潮大踏步冲向最右,后者当然看不到秦隐右手挥舞间,那些弥漫在空气里的无形灵力被笔直破开。
  
  精准无误的冲入第二个阵眼洞口,山体传来轰隆隆声。
  
  李断潮老泪纵横,“贵人呐,今日总算不用死了。”
  
  无人看到,在崎岖纵横的山道里,有高大少年提着一名中年方士,在晃动越来越剧烈的山体里横冲直撞,终于开始看到点点星光,那是真正的属于这浩瀚夜空的星光。
  
  当凛冽的山风拂面时,李断潮惊喜看着眼前那熟悉的青山与夜空,“我们出来了……有气明黄,逢事大吉,祖师爷没骗我李断潮啊!!”
  
  山上更是隆隆有碎石滚落,秦隐看着夜空,双指撑圆放入口中,尖锐哨声响起。
  
  天空中,一道急疯了的红影听到一顿,随即便如离弦之箭般射下。
  
  “老骗子,就此别过,我要逃命了。”
  
  秦隐转身准备离去,却冷不防身后一声……
  
  “且慢!”
  
  秦隐闻言顿步,虽然琅琊匕已被他收起,但此时那柄修长的醉今朝,露出一丝丝寒光……
  
  更令人胆寒!
  
  没再开口,秦隐只是看着李断潮,眼中杀机浮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