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11章 祭一人,渡一人

第111章 祭一人,渡一人

    “我、我、我……有一物送给少侠!我宗有祖师遗训,一言一行都有因果,切不可自欺欺人或妄自逆天。”
  
      李断潮哆哆嗦嗦了半天,一咬舌尖终于把话说个完整。
  
      先前说以物交易,是存了借气运的心思。
  
      现在连命都被救了,要是再贪这小便宜,是会产生心魔的,更是对天机的大不敬。
  
      “不用。”
  
      秦隐眼中杀机消退,转身便欲走。
  
      “不行!”没想到此刻李断潮却异常坚决,快步上前,将一枚丹盒与一卷灵纹玉筒递到秦隐手中。
  
      随即后退三步,长揖及地,“在下东海方士李断潮,擅观天机。我观少侠有龙凤之姿,气运乃凶中挂吉之象,遇事定能逢凶化吉,此二物于我并无用处,或与少侠有用。”
  
      “今日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愿他日能和少侠再相会。”
  
      李断潮说完之后,便拱了拱手,向着另一侧大步而去,不给秦隐丝毫拒绝的机会。
  
      一只肥雀子急匆匆落在少年肩膀上,用翅膀掰着少年脸颊四下探头,“爷瞅瞅,刚刚没打坏哪儿吧,有没有伤到哪儿,这地太过凶险,可是急死爷爷了。”
  
      但是不过一息之后,肥雀子的动作一滞,小眼瞪圆。
  
      “嗯?兀那贼子!身上好浓的药香,竟然让爷的魂儿都有些飘飘然,你是不是寻了什么宝贝!”
  
      “给我老实呆着!”
  
      秦隐一把将毕方给按住,随后将刚刚李断潮赠予的西狄火骨丹与灵纹密匣抄入怀中,望向漆黑山林,“这山头不对劲,随我快走。”
  
      毕方扬起脑袋,终于想起自己刚刚似乎忘记说正事了,连忙点头应和道:“没错,这山布下的是血祭明王阵,用生人血滋养阵眼之物的大凶阵,这么多活人进去,终究是要为了祭阵啊!!”
  
      毕方一言道出此阵凶险,竟让秦隐不由盯着它直看。
  
      这平时贪吃贪色还爱财的肥鸟,竟然还有这等眼力!?
  
      话不多说,秦隐抄起毕方,一头扎下山林。
  
      “这里不行,都是百越族,走那边。”
  
      毕方急匆匆飞起来,为秦隐指引方向。
  
      一人一鸟很快没入山林。
  
      ……
  
      当秦隐逃离这山体的一瞬,更大的山石崩裂声从高处传来。
  
      在那巨大的血纹阵坛中。
  
      一些人陆陆续续出现,人群鲜明的分为两种。
  
      修为高的人一踏入阵中便皱起眉头如临大敌,抬手落步间尽出杀招,虚空中的血雾沸腾而下。
  
      修为稍低或意志不够坚定的人一踏入阵中,便会如木偶一般,呆立原地,任由那些血雾灌入口鼻,紧接着这些人便仿佛窒息一般掐住自己喉咙咳血跪倒在地。
  
      随着时间推移,修为高的人越来越接近阵坛中央。
  
      在临近那具漂浮半空的血色小鼎时,所有人同时抬头,但视线却并没有落在小鼎上,而是他们都听到了一道声音从半空传来,穿透至灵魂深处。
  
      “血肉同心,执魔断锁,祭一人,渡一人。”
  
      “血肉同心,执魔……”
  
      这句话不断在脑海回荡,如洪钟大吕,直至震得那些人口鼻中都有鲜血渗出。
  
      这些人晃了晃脑袋,将血迹擦掉,而后看着前方形成的一具具血色旋涡。
  
      此间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因为无数血色的人头怪笑着浮起,环绕着那些旋涡。
  
      耳中传来千言万语叠加在一起的窃窃私语:“进来呀……”
  
      一名蝎王谷的弟子,将脸上尚未干涸的人血抹掉,挂着狞笑步向前方,“进就进!”
  
      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到那人身上。
  
      只见血色旋涡一陷,那人半个身子都消失在血雾里。
  
      所有人呼吸一滞,只感觉心跳加快,莫非前方就是这诡异的地宫的逃离出口?
  
      然而此刻只听到前方迷雾传来一身惨叫。
  
      咚的一声,一道身影骤然飞出,重重摔落在地。
  
      众人再看去,只见一张被腐蚀的千疮百孔的恶鬼脸庞露出,凄厉的惨嚎从喉咙中发出。
  
      那紫色的东离特有衣衫,这人……
  
      分明是刚刚冲进去的蝎王谷弟子。
  
      “救救我……救救……”
  
      对方仿佛溺水之人般拼命抓向四周。
  
      吓得距离最近的一人直接挥剑斩去。
  
      噗!
  
      剑锋抹过脖颈,哀嚎戛然而止。
  
      “可别带着大爷跟你一起死!”
  
      穿着褐色衣衫的剑客心有余悸。
  
      突然他的话语也是一停,因为他看到一条血线从尸体下方曲折蔓延而出,眨眼间便没入三丈前的旋涡之中。
  
      血色旋涡突然抖动了一下……随后露出漆黑的一处洞口。
  
      那些弥散在血雾里的人脸也淡淡隐去。
  
      众人一愣。
  
      褐衣剑客的反应速度却比旁人快了许多,他强压下内心躁动,提剑猛地冲进黑洞之中。
  
      洞口猛然闭合,血色漩涡与人脸重新浮现。
  
      一息、两息……
  
      整整三息过去!
  
      旋涡如常,再无人弹出。
  
      顿时场中人的呼吸急促起来。
  
      “祭一人,渡一人。”
  
      冥冥中的话,竟然是真的!?
  
      人群的瞳孔深处同时透出嗜血杀意。
  
      “既然如此……”
  
      那些修为高深的人狞笑着回身。
  
      当自己的生与他人的死联系到一起时,场中人不由自主的都选择了前者。
  
      其中数道目光都落在了一个男人……怀中的女人身上。
  
      只是却无人贸然出手。
  
      因为那个男人之前露出的招式在这狭窄区域内吃尽了便宜。
  
      一招脱手月刀,让他周身三丈内根本无人敢站立。
  
      楚英杰脸色泛着苍白,一手护着温云月,一手悬于身侧,灵力附着整只手掌,泛着青色光泽,杀机凛冽。
  
      柔弱无骨的女人依靠在楚英杰臂膀上,小鸟依人。
  
      “我救了你。”楚英杰低头,目光温柔。
  
      刚刚的一番云雨,妙不可言。
  
      温云月脸上浮起羞怯和爱慕,轻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女人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一旦第一次交出去,对方又恰是和自己中意的对象时。
  
      那么这个男人便会自然而然的在她心中占据某个特殊的位置,女人的心思再飘渺无迹,也会留下一丝情愫放到夺取她红丸的男人身上。
  
      只是这今后,就不好再凭借自身美色去办一些事了。
  
      但有了楚英杰,这似乎是名不错的靠山。
  
      想到这里,温云月的狐媚脸蛋儿上露出小猫似的腻人笑容。
  
      “但现在我护不住你了,所以你就还一命吧。”楚英杰淡淡说道。
  
      “但凭师兄……嗯?”温云月惊骇抬首,脸上血色尽失。
  
      楚英杰原本就携着对方踏步疾冲,此刻忽然将温云月向前一掷。
  
      反手一记碧月流水刀掷出。
  
      悬在半空的温云月,此刻似乎忘了她还有气旋十重的修为,她眼中完全是不可置信。
  
      直至那柄半人高的青色月刃没过她的身躯。
  
      直至血雾吞噬了她的尸体。
  
      一张美丽的女人脸孔从血海里升起,怨毒望来。
  
      楚英杰视若无睹,一步踏入黑色洞口中,突破大阵!
  
      ……
  
      楚英杰竟然如此过果决的抛弃怀中女人,最终厮杀降临!
  
      ……
  
      身后,张南笙手中一朵血色大莲盛开,猛然扣在一名云台宗弟子头顶,反手掷出。
  
      项铁力将一名杀向自己的七星门弟子一脚踹的胸口塌陷,横飞丈外。
  
      ……
  
      仇千夜、血蝴蝶等永夜刺客则如黑暗中的阴影,从人群后方缓缓渗出。
  
      ……
  
      而在阵坛入口的后方……
  
      无人看到,一名握着碧绿玉雀的青年,目光淡然看着前方。
  
      看着那悬于半空的血色小鼎。
  
      “吞噬了上百人的魂魄,这血灵圣鼎该成了吧?”
  
      一抹冷笑于嘴角勾起。
  
      当看到场中人越来越少,条条血龙奔涌汇入鼎中,终于燃起一道红焰时,宁白舟终于动了。
  
      持着碧绿玉雀,笔直走向前方。
  
      这宝贝,该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