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13章 交你老母

第113章 交你老母

    显而易见。
  
      当赤尸古鼎被取走后,直接造成了山峰的彻底崩塌。
  
      天空的红云近乎沸腾,血腥味充斥所有人的口鼻。
  
      不少气旋境的修行者逃过了他人的追杀,却没逃过从天而降的巨石。
  
      一路上秦隐就已经见到四人被巨石直接拍成肉泥。
  
      连那些穿着暴露的山越人都开始变得小声起来,生怕响亮一点引来山神震怒将自己砸死。
  
      只是,他们跟着秦隐的脚步却不肯放慢半分。
  
      塌陷的山石不断封堵人群的逃亡路线,同样也封堵着秦隐的路线。
  
      不过有着足以踏影追星的精绝腿法,秦隐的身影比山间最迅捷的猿猴还要灵动。
  
      随着时间推移,能够跟在秦隐身后的人越来越少了。
  
      山越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越跑越远的秦隐,眼中恍惚,这一刻他们甚至都在思索究竟谁才是跨山川河野如履平地的东离百越!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天光乍现,山林中开始有野鸡鸣叫,映出红日东升。
  
      当最后一批山越人都累瘫在地时,少年身后再无人影。
  
      有的只是山风穿林的呼啸和秦隐踏步追星带起的一片残影。
  
      “哈哈哈,那帮山野蛮子都不……行……了……”落在秦隐肩上的毕方,一边吐着白沫一边断断续续嘲笑着。
  
      它晕车……不,晕人。
  
      秦隐一路都小心翼翼的避开其他修行者,现在他急需寻得一处安静地好好清点一下收获。
  
      有命抢宝,有命花,这才是生存准则。
  
      马匹栓在涉林崖的边缘密林之中,从西门轩手中抢到的钱财也放在那。
  
      抬头看了一眼微亮的天空,又回看了一眼身后,秦隐终于开始放慢速度。
  
      “先寻一处水源,采些野果。”
  
      ……
  
      一刻钟后,秦隐和毕方嘴里各叼着一枚果子从溪流畔走出。
  
      冰凉的溪水拂面,让头脑重新冷静下来。
  
      秦隐一边啃着野果一边思考此次秘藏之争。
  
      姜还是老的辣,若不是碰到了李断潮这个精通堪舆的江湖骗子,自己肯定会栽在最后一步。
  
      咯吱,咯吱。
  
      这是脚步踩到蔓草上的声音。
  
      当第三步准备落下时,秦隐突然顿足。
  
      林间猛然安静,一人一鸟对视一眼。
  
      轻轻的山风带来了鲜血的腥味,而且那味道越来越浓,直至两道身影猛然从实现尽头跃起、落下,冲着自己笔直冲来。
  
      “张南笙,项铁力?”
  
      两人脸色都挂着愤怒,却又都闷不吭声的逃跑。
  
      当看到秦隐站在前方看着自己时,两人同时愕然,随即两道喊话声同时响起。
  
      “快走!”
  
      “跑啊。”
  
      秦隐眼神出现瞬间的惊讶,随即视线就全都被两条腾卷而起的血色大江所吸引。
  
      “你们接了赏单,不是应当听我号令么,怎么……要跑呢!?”一条血色大江腾起于空中,凝成手爪猛然抓下。
  
      项铁力怒吼一声速度骤提十成,如畏蛇蝎。
  
      手爪擦着那魁梧的身躯轰然拍下。
  
      土浪混杂着血浪冲起扩散三丈远。
  
      秦隐眉头都是一跳!
  
      张南笙脸色苍白的咬牙再掷出四朵白莲,莲瓣绽放,将弥漫过来的血气吸附干净。
  
      “宁白舟,疯了!”张南笙看着秦隐还未走动,目光闪过怒意,却依然冷声提醒。
  
      “我没疯,只要你们不跑,我就不会追……”血气散尽,宁白舟抬首间,面孔已是无比骇人,一条条粗壮的血管从脸上隆起,好似一条条蚯蚓蠕动。
  
      话虽如此,但是每一次出手却没有丝毫的留情,分明是奔着取两人性命而去。
  
      三人速度很快,冲到秦隐面前十息左右。
  
      “这是魔功,江河境的魔功修行者……爷降不住啊。”毕方看的眼都直了,尤其是那令人烦躁恶心的血气,直接冲的它浑身羽毛都燃起火星。
  
      “还有一人?”宁白舟这时才注意到秦隐就在前方,而且那张铁面分明就是永夜刺客的标志。
  
      “我乃海州宁家宁白舟,宁泰承之弟,速为我拦下前面两人,有……重赏。”宁白舟努力想要声音表现的正常些,但开口间便是嘶哑凶恶。
  
      听到宁白舟的话,项铁力和张南笙的目光同时挂上谨慎,原本冲向秦隐的脚步也变得谨慎起来,倒是瞬间被宁白舟逼近一丈。
  
      然而,在宁白舟暴怒的目光里,那道身影二话不说,转身便逃。
  
      “混账!”怒吼回荡在山林间,宁白舟奔跑中鼻翼下意识嗅了嗅,脸色瞬间冷下来,看向越来越远的秦隐背影,大喝道:“浓郁的……药香,是你取了天材地宝!!”
  
      “除了你,所有人的身上都没有药香。”
  
      “定是你取了秘藏宝库的天材地宝,给本公子停下!”
  
      但眼见秦隐越跑越远,甚至比那两人跑的还快,受到巨大刺激的宁白舟终于怒了,双膝弯曲借力瞬间跃起。
  
      赤尸古鼎被他掷出悬于天空,周身两条灵力大江中,那条尚完好的鲜红大江霎时崩灭。
  
      轰!
  
      血气挟裹着宁白舟,如流星划过长空,重重砸落至秦隐身前三丈处,终于将后者逼停。
  
      宁白舟披头散发从血雾中站起,双手扬起猛地向下一压。
  
      “赤尸古鼎,为我铸血肉大牢!!”
  
      这句话已不似人声,带着扭曲和死气,甚至说完这话的时候宁白舟脸上都开始有带血肉皮剥落。
  
      三人同时抬头。
  
      只见不过人头大小的赤尸古鼎,陡然旋转起来,无数道红线如利箭般甩向四面八方,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环,将宁白舟与秦隐三人同时笼罩其中。
  
      鲜血利箭密密麻麻落下,无论岩石还是树木,在血箭之下都如纸糊一般被瞬间洞穿
  
      周身只剩一条暗淡灵力大江的宁白舟,嘿嘿笑着站起,眼神如饿狼般望向前方,神经质的笑起。
  
      “你等……来为我祭鼎……哈哈哈哈!!”
  
      “交出你们的命!”
  
      “交出我宁家的天材地宝!!”
  
      一声比一声更厉,宁白舟疯如鬼厉。
  
      秦隐不知何时已将琅琊匕收起,此时横握醉今朝,连退十步。
  
      三名永夜刺客再度并肩。
  
      “他的修为在降低。”秦隐平静开口,醉今朝的刀身,映出自己那张冰冷脸孔。
  
      “见他时为江河四重,此时只有一重。”张南笙喘息着,依然惜字如金,只是眼中凝重却不曾减少半分。
  
      “俺可不能死,家中婆娘还等着俺的药呢。”项铁力啐了一口唾沫,身形弓起,如临大敌。
  
      秦隐冷笑一声,三人之中他修为最低。
  
      然而此刻,他眼中却是煞气大作,声冷如铁:“既然退路已绝,可敢随我一战!!”
  
      张南笙和项铁力眼中同时浮起异样光泽。
  
      “废话。”
  
      “有何不敢!”
  
      二人异口同声。
  
      冰冷的面具后,秦隐嘴角咧起,透出一声冷笑。
  
      再抬首,醉今朝携寒光出鞘,刀刃处云火纹纹熠熠生辉。
  
      “交你老母,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