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14章 尔等也配乱我心神!

第114章 尔等也配乱我心神!

一句话说出,连张南笙那张万年面瘫脸都浮起错愕,可想而知这话对宁白舟的刺激又是何等之大。
  
  “哈哈哈哈,对,交你老娘要不要。”
  
  项铁力此时身形一丈高,笑起来更是撼天动地的,秦隐这句粗鄙之言,说的太合胃口了。
  
  宁白舟一张脸已经气成青紫之色,再加上那掉落的肉皮已经形若厉鬼。
  
  “今日我便祭了尔等!”
  
  一声厉喝,宁白舟双手刺入身后血箭牢笼,牵引出两条蜿蜒雾气凝聚于掌心,化作两道血爪,携劲风向前拍来!
  
  赤尸古鼎只需最后一点点心头血,就可温养完毕,他宁白舟也自然能够直入江河境!
  
  所以……
  
  【你们三人必须死,我必须活!】
  
  想到此处,宁白舟眼中厉芒更甚,出招速度越发凌厉。
  
  这一出手,三人顿觉场中灵力开始疯狂向前方汇聚。
  
  交战区域本就被血肉牢笼所限制,更何况宁白舟幻化出的两道血掌直接锁死两侧腾挪空间。
  
  “此刻他境界不稳,并非真正江河境!”张南笙将面前景象尽收眼底,手中捏起蓝紫白三朵单色花,“他有古鼎护体,百毒不侵,我手段被削减五成!现在只能以噬灵花削减他周身血气灵力,限制挪转腾移范围。”
  
  “嘿,俺这身板,怎么也能抗个三十息不死吧。”项铁力瓮声开口,双拳相撞间宛如金钟炸响。
  
  “冢虎修为最低,为我等牵制。”张南笙作为三人中的修为最高者,一锤落音。
  
  秦隐的豪迈之语,虽然激起了他们心中的不甘,但他们并不认为秦隐的气旋五重修为,在此刻能有何作为。
  
  张南笙和项铁力心中所想的是,宁白舟的修为已经隐隐有掉落江河境的趋势。
  
  三人不断牵制,只要没有血肉补充到那尊赤尸古鼎里,一旦耗到对方掉落江河境之时……
  
  就是他们的生机所在!!
  
  话音落下,张南笙便已经踏着一连串的残像冲出,右手五指交叠成印,推出一朵半人高的巨大红莲,遮挡身前。
  
  轰!
  
  血爪将红莲撕得粉碎,落花纷纷遮蔽视线。
  
  一道身影陡然踩着弧线从侧方闪出,赫然是左手高高抬起的张南笙。
  
  此刻,他的一对瞳孔中,满是冷漠。
  
  “三花噬灵,东野启明,七绝逍遥,惊星落鸿!”
  
  左臂如毒蝎甩尾抡下,三朵花骤然射出!
  
  叮——
  
  三声叠在一起。
  
  三朵单色花以刁钻的角度瞬间袭上宁白舟,与护体真罡相撞。
  
  宁白舟浑身血气激荡,众人眼见那三朵花被冲成粉末,纷纷扬扬落下。
  
  “蝼蚁,安敢挡车!”
  
  面部憎恶的宁家公子放声大笑,血爪去势不减轰然拍落。
  
  嗡!!
  
  大地震颤,尘土激荡。
  
  血爪最终还是没有彻底合拢,因为一道通体散发着淡金光泽的巨人身影死死撑住两端。
  
  面上青筋暴起的项铁力生生抬头,生抗江河境高手一击,宛如生生遭受六千斤巨力强袭。
  
  脸上覆盖的铁具缝隙中,鲜血四溢。
  
  项铁力仰头怒吼,“巨灵霸骨,可抵江河,足撼山峦!!天予神力!!给俺……开啊!”
  
  咯吱、咯吱,令人牙酸的骨骼扭曲声中,项铁力身躯再度长高一尺,手臂已经膨胀到常人大腿粗,向两侧重重一挥。
  
  伴随着一大口血雾喷出,只听一声巨响。
  
  轰!
  
  即将闭合的血灵掌彻底分开。
  
  “我的三花噬灵已经开始生效,再拖延十息!”张南笙右臂一甩,一把双峰刺滑落掌心,拧腰转胯间,向前疾冲。
  
  原来,此刻宁白舟脚下已然生出大片的花瓣。
  
  那些花朵刚从地面钻出便开始贪婪汲取空气中的血气……
  
  “那就十息!在俺倒下之前杀了那厮。”
  
  怒吼一声,双脚重重落下,宛如象踏。
  
  项铁力全身衣物都被撑烂,迎着前方的宁白舟暴怒狂冲。
  
  “冢虎,你腿力最好,帮我等拖延。”
  
  张南笙留下最后一句话,手中双峰刺已然贯向宁白舟。
  
  受到二人夹击,宁白舟不怒反喜,仰头大笑。
  
  灵力激荡,血雾翻滚。
  
  宁白舟单手从灵力招出数道血箭抛向前方,腾起于半空的张南笙一击刚出便直接招出灵花遮挡,一道血箭阴毒从他肋下穿过,将这寡言少语的刺客给重重拍下。
  
  项铁力浑身密布铜光,宛如金人,任由那些血箭刺身。
  
  一个血洞炸开,他的气势便更疯狂一分。
  
  绝地反击的帷幕,终于彻底拉开。
  
  而秦隐,则将醉今朝横于身前,脚下重重一踏。
  
  烟尘激荡,少年身动似追尘逐电。
  
  不过十丈区域,瞬息间便闪至宁白舟身后,刀锋长举,悍然砍下。
  
  噗的一声,刀锋沉入护体血光的瞬间,便仿佛陷入泥沼。
  
  宁白舟感觉背部一痛,转头怒目而视。
  
  血灵受创间呼啸奔涌向秦隐。
  
  “小心,他的护体真罡恶灵太重,能隔绝毒瘴,惑乱心神!”交战中,张南笙顾不得还在咳血,急忙提醒。
  
  只是话音已经太晚。
  
  血雾冲上脸孔。
  
  血气带着淡淡的温热,但心中感到的确只有阴森和寒凉。
  
  眼前一红。
  
  “桀桀~”
  
  “救救我们……”
  
  “我死的好惨……”
  
  恶鬼哭嚎,无数怪叫与耳畔响起。
  
  但这一刻,秦隐猛地一咬舌尖,眼前依然血色一片。
  
  但无人看到,那对瞳孔,依然冷冽如铁。
  
  “男人自当血染沙场,生就生,死就死!”
  
  “哭嚎怂狗之辈,也配乱我心神。”
  
  秦隐怒吼,双手合握,拧身一击劈落!
  
  “——当斩!”
  
  伴随着一声暴喝。
  
  轰!
  
  血雾沸腾。
  
  护体真罡竟被生生压去三分之一。
  
  宁白舟疯狂暴戾的神色中出现片刻错愕。
  
  那些无边血海里传来的恶鬼哭嚎,在他接触赤尸古鼎的瞬间便沦陷。
  
  眼前这人,竟然能够无视?
  
  而张南笙两人也同时侧目。
  
  “真罡无用,他怎么扛过去的?!”
  
  醉今朝刀锋含火纹,以灵铢锻刃过的锋锐,再加上秦隐石体的天生巨力。
  
  几乎是瞬间刀锋便强压血罡砍落到宁白舟背上。
  
  嘣的一声重响。
  
  火花随着血花溅起。
  
  宁白舟吃痛之下,握拳猛地抡出。
  
  宁氏杀拳·风波水火!
  
  上古有著云:风波水火,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宁白舟这一式轰出,拳上有血海与鬼火同时浮起,携着惊天之势重重锤去,甚至将四周空间都锁死。
  
  有着超越小成的追星腿法,秦隐一步后撤,将醉今朝瞬间横于胸前。
  
  拳锋与刀身相撞。
  
  轰!
  
  一声巨响。
  
  秦隐整个人横飞三丈,重重倒地,一声闷哼,口中有淤血渗出。
  
  宁白舟盯着秦隐,或许是因为他不喜欢那太过镇定的眼睛。
  
  或许是不喜欢那桀骜的眼神。
  
  或许是联想到自己为何就如此轻易被血鼎所侵占心神。
  
  又或许是秦隐修为乃三人当中最低……
  
  宁家的二公子,此刻已经将视线彻底放在秦隐身上。
  
  竟是瞬间舍弃张南笙二人,携着灵力血掌猛然抓向秦隐。
  
  “本公子先拿你祭了鼎!!”
  
  “冢虎!”另外二人惊呼,再顾不得其他,并肩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