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15章 一刀捅个通透

第115章 一刀捅个通透

    宁白舟身上环裹的滔滔大江已经变得黯淡了许多,说明他此刻的境界摇摇欲坠。
  
      也正因为如此,他对秦隐的杀意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强盛。
  
      【我绝不能掉下江河境!】
  
      强烈的执念下,宁白舟张口发出兽吼,面上血肉崩落,再无半点人形。
  
      “宁白舟,你铁力爷爷在此!”
  
      “噬灵花开,亡灵归路。”
  
      两名同伴的厉喝同时绽放。
  
      张南笙以终结噬灵花的寿命为代价,令所有花朵怒放,以超越极限的速度汲取血灵力。
  
      听到身后动静,又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秦隐,宁白舟放声大笑,“太晚了!”
  
      确实太晚了。
  
      因为此刻他与秦隐之间距离不过三丈……
  
      这三丈内,他敢断定,对方绝无逃走的可能。
  
      秦隐静静看着腾跃于半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身影,突然低下头。
  
      “毕方,你是不是铜头铁骨?寻常人是不是杀不了你?”
  
      “爷他妈何止铜头铁骨,别说寻常人了,就连观海……等等,你想干甚!”毕方喋喋不休的嘴巴瞬间卡住,猛然抬头,脸色无比精彩。
  
      “我觉得也是,那就再借你一次。”
  
      秦隐猛地从怀中将胖雀子掏出。
  
      “借你娘!你再扔爷一次试……唔?灵丹?”毕方的怒骂被一枚香甜丹药彻底压住,当它下意识吞咽之后,只觉得一股澎湃力量从腹中生出。
  
      毕方亮晶晶的小眼之中,似乎因为澎湃灵力刺激,有某种威严意志降临于身,鲜红的冠羽高高昂起。
  
      因为,秦隐直接将一枚龙涎聚灵丹塞入了毕方口中。
  
      一人一鸟视线再次相对。
  
      “别别别别……”毕方喉咙中的小吊坠颤了一颤,张口就欲哀求。
  
      然而不容它拒绝,秦隐已然踏出一个标准的落步拧身投掷动作。
  
      “我曰你仙人板板!!”
  
      毕方的怒骂划破长空,夹杂着烈焰和那道骤然闪现的巨大雀影,与血爪狠狠相撞。
  
      轰!
  
      宁白舟这一拍,拍出了奇迹。
  
      这一瞬,他只感觉自己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因为还未明白到底砸到了何物,就看到狂暴澎湃的火云从前方倒卷而来,宛如巨潮轰然拍到他的脸上。
  
      烈火入喉,将蓄积的灵力瞬间冲得粉碎。
  
      惊怒之下,宁白舟不得不收手阻挡火浪袭身。
  
      也就在此刻,秦隐看着前方即将散去的火云中,项铁力和张南笙同时扑去。
  
      “锁住他!”
  
      一声怒吼,秦隐携着一身悍勇,将醉今朝向前轰然一掷。
  
      投刀?那又有什么用?
  
      连护体真罡都破不了啊!
  
      项铁力和张南笙眼中尽是疑惑。
  
      但是当秦隐再吼出一次“锁住”时,项铁力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怒吼一声,舍命上前双手猛地合拢,将宁白舟猛地抱住。
  
      护体血罡沸腾了,开始疯狂扑向项铁力的口鼻。
  
      而张南笙则双手按入地面,招出大片花藤层层将宁白舟捆住。
  
      宁白舟愤怒了,双臂疯狂向后击打,将那丈高的男人打出一口口血雾。
  
      但项铁力死不松手!!
  
      他不顾唇齿间鲜血四溢,张口怒吼:“秦隐!!”
  
      这一刻,秦隐森然抬头,全身五大气旋全开。
  
      灵力在那以太一心刀刻出的灵脉中疯狂奔涌。
  
      一脚高高抬起,重重落地。
  
      嗡……
  
      地面都在颤动!
  
      追星十一式·超尘逐电!
  
      秦隐连踏三步,三步却仿佛叠在一起,将三道残影生生拉成一道黑线,顷刻间便追上掷出的醉今朝,而后……
  
      反超!
  
      在宁白舟讥讽的疯笑声中,携着千军辟易之势,瞬间侵入身前三寸之内。
  
      二人视线交望。
  
      秦隐黑白分明的眼中,有的只是最冰冷纯粹的杀意。
  
      “杀!!”
  
      一字言出,神鬼惊动,藏于怀中的琅琊匕终被拔出,刀锋赤红,浮起足以诛邪破罡的本命血纹。
  
      秦隐双臂虬起,合握琅琊匕向前……重重一刺。
  
      噗!
  
      刀锋尽入胸口。
  
      宁白舟眼中闪过愕然,低头看着那只剩把柄的匕首。
  
      这一刀,将他捅了个通透!
  
      一瞬间,孤寂与死意同时加诸于身。
  
      【我的护体血罡呢?】
  
      就在念头刚刚升起的瞬间,秦隐看着宁白舟森然一笑,双手握着琅琊匕向侧方狠狠一拉!
  
      骨骼爆裂、皮肉开卷。
  
      琅琊匕横着切开了宁白舟的整个胸膛。
  
      剧痛和虚弱疯狂涌入大脑,这名被赤尸古鼎支配的宁家公子,抬首间眼中尽是迷茫。
  
      “我……”
  
      噗!
  
      又是一声。
  
      醉今朝终于飞至,沉重的刀锋贯入他的口中,将所有的话都堵死在喉咙里。
  
      同样将他所有的野望与不甘彻底击碎。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静止。
  
      四周血肉牢笼与弥漫的血气悄然消散。
  
      宁白舟周身最后一条血色大江无声崩碎。
  
      赤尸古鼎终于停止旋转,咚的一声落地。
  
      山风吹来……
  
      吹醒了场中人。
  
      项铁力呆呆的锁着怀中已经变得绵软的尸体,呆呆的望着秦隐,“你……”
  
      张南笙虚弱的抬头,看看那具尸体,又看看秦隐,铁面后的嘴角终于咧起,“……杀了宁白舟。”
  
      “是我们杀了宁白舟。”
  
      琅琊匕被反手收入掌中,秦隐抬首,将醉今朝一把拔出,认真而平静的纠正道。
  
      黎明的山风最冷。
  
      看着秦隐有条不紊的将刀锋血迹于尸体上抹净,两人心底不由自主的发寒。
  
      他们终究还是小瞧了秦隐!
  
      修为最低,却藏得最深。
  
      最后到底怎么破开宁白舟一身血罡的,他们根本没有看清。
  
      气旋境正面强杀江河境……
  
      那分明是蝼蚁凿穿了大象的防御,完全就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今天……偏偏出现了。
  
      “我们三人反杀雇主目标,此单作废,按照永夜规矩当从组织除名。”
  
      二人刚刚呼出一口气,就被秦隐这一句给惊得抬眼望来。
  
      项铁力全身筋骨噼啪作响,终于缩回原样,一口血咳出,看着秦隐静待后文。
  
      张南笙同样安静立于原地。
  
      此时场中三人,竟是以秦隐为首的姿态。
  
      “既然投名状已纳,这里又没有旁人,我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醉今朝归鞘,秦隐抬头看着两人。
  
      “就地分财,毁尸灭迹。”
  
      “天知地知人不知,你我三人,依然是永夜刺客。”
  
      林间树叶沙沙作响。
  
      张南笙与项铁力对视一眼,轻轻点头。
  
      “可以,不过还差一份投名状。”
  
      张南笙轻轻摘下铁面具,露出一张苍白清瘦的脸庞,“万花客……张南笙,气旋九重。”
  
      “铁力……俺就叫项铁力,气旋八重。”大汉解开了鲜血涔涔的铁口具,彻底露出那张中年男人的粗犷脸孔。
  
      两人视线自然也就落到了面前那身材匀称,肌肉魁梧的……
  
      【冢虎】身上。
  
      面具后,秦隐的嘴角勾起。
  
      “咳……秦隐你个龟蛋,爷他妈半滴精血,又没了啊。”
  
      第四道声音,在这寂静山林间,浮现的如此突兀。
  
      面具后的笑容,渐渐凝固。
  
      ====
  
      PS:老当来杭州出差了,半个月高强度工作啊,进驻在这望不见西湖只能看到雾霭与阴云的萧山区……现在已经在消耗最后的存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