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20章 有敌来袭!

第120章 有敌来袭!

    秦隐藏于梧桐郡的青山之中,丝毫没有因为永夜的搜寻而感到惶恐不安。
  
      接连四天,满山遍野的寻找,仇千夜的手下人找到了不少当日参与探寻秘藏的永夜刺客,但是无论是张南笙、项铁力,还是秦隐,这三人都仿佛从人间蒸发一样,各处都没留下痕迹。
  
      而被寻到的永夜刺客,很快便被闻讯而来的梧桐首领仇千夜找上门来。
  
      无竹港东侧百里,山崖之下。
  
      两人相对而立,俱是佩戴铁面。
  
      一人衣衫破损,气息萎靡,垂下的手臂颤抖,声音中带着惊怒:“仇千夜!我醉狐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痛下杀手!”
  
      在他对面,赫然是身着紫衣的仇千夜,此刻眼神淡漠,负手而立。
  
      听闻此言,仇千夜嗤笑一声,不急不慌的掸了掸袖上灰尘,随意说道:
  
      “醉狐兄从南郡远道而来,我这作为此地东主,理当好好招待。只是……醉狐兄这私自取走主家之物,却是做的有些不仁义了。”
  
      右手五指撑开,两柄青龙锥在灵力激荡之下来回纷飞,带起一片片幻影。
  
      明明是令人惊艳的场景,但醉狐心中却是一片冰凉,他惨然一笑:“真是不曾想到,永夜地宫过了星罗江,竟直接从刺客转成山匪了。”
  
      “千夜首领这客套还是省了吧,这一对青龙锥都祭出来了,我醉狐想不搏命都不行了吧!”
  
      “宝物放在哪儿了?”仇千夜淡淡抬起眼皮。
  
      咯吱!
  
      牙齿近乎咬碎。
  
      醉狐一声怒吼,尚好的右臂直接横按在右侧山崖,向外猛地一抽。
  
      咯吱咯吱,尘雾腾起中,碎石喷涌而出,在灵力的强行扭曲之下于醉狐手中汇成一条巨鞭。
  
      一条、两条……
  
      整整五条灵力大江浩荡再现,眨眼间便缠绕至山石巨鞭上。
  
      噼啪。
  
      惊人的火浪于巨鞭上腾起。
  
      醉狐立于原地,单手擎起那火龙缠绕的山石巨鞭,向前怒砸而去。
  
      “仇千夜,你欺人太甚。”
  
      烈焰从山石燃遍全身,甚至都将周身空气点沸,声势惊人。
  
      然而仇千夜不但没有躲闪,反而眼中终于挂起笑意。
  
      “醉狐兄终于将这式玄火经的杀招用出来了,真是好生惊人呐,哈哈哈!”
  
      仇千夜放声大笑,右手向前一甩。
  
      嗡的一声,两条青锥交错飞出,并在瞬间就引着两道灵力乱流缠绕成一道惊人的漩涡,迎着玄火神鞭撞去。
  
      乱影中,仿佛有两条青龙破云而出。
  
      在两道兵器即将相交的一瞬,仇千夜右手旋起,向前重重一推。
  
      气浪夹杂着碎石向四面八方横冲而去,只剩下场地正中交战的两人。
  
      “一式错乱,三式散解……青蛟出云,见血而归!”
  
      轰!!
  
      两条灵力凝成的青色蛟龙竟然真的从乱流冲出,天地间凭空乍现两声龙吟。
  
      青蛟歇着旋流穿过,玄火神鞭刹那间被绞的粉碎!
  
      两条青蛟奔腾向前,顺势穿过醉狐胸口,再随着仇千夜反手一拉,青蛟再度折回,化作青芒带起血影一闪而过。
  
      所有的灵力异象全都崩散。
  
      醉狐低头,看着自己那空荡荡的胸口。
  
      “你……不得好死。”
  
      气机全无,尸体重重摔倒在地。
  
      仇千夜手中把玩着青龙锥,走上前将醉狐身后的布囊取下,解开后扫过一眼,瞳孔中闪过冷意。
  
      “非要负隅顽抗,白白丢了性命。”
  
      “星罗江畔,本座可是将所有人都拦下了!我想要一个交代就这么难吗!”
  
      声音带着扭曲,仇千夜眼中闪过暴戾。
  
      关于照月秘藏瑰宝的最终流向,他一无所知!
  
      杀掉宁白舟的凶手,他同样一无所知!
  
      没有得到宝物还要面对宁泰承和他背后的师门,这种一无所获的感觉让他异常愤怒。
  
      “首领,还剩最后两处区域,是否继续搜寻……”
  
      有黑影闪过,半跪于仇千夜身后。
  
      “继续搜!把无竹港给本座看死了,我不信这四个人都会死于涉林崖。”
  
      张南笙、项铁力、秦隐、血蝴蝶……
  
      这是名单上的最后四人!
  
      他宁可看到所有名称都被血笔抹去,也不愿看到有人能够脱离他的掌控。
  
      宁白舟之死让他背锅可以,但前提就是他得到宝藏!
  
      “是!”
  
      ……
  
      ……
  
      三日后,深夜。
  
      星光均匀的洒在的竹林冰挂上,熠熠生辉。
  
      山风吹入洞中,越发寒冷,寻食归来的毕方继续睡觉修行的大业。
  
      靠近洞口的那道少年身影,却依然稳坐如山,不动如钟。
  
      秦隐目光专注,双指不颤分毫,操控太一心刀刺入肌肤之下,不断开辟着灵脉。
  
      剧烈的体力与脑力消耗,再加上噬心剧痛,早已令他全身热气奔腾。
  
      已经到了冲击最后十条灵脉的关键时刻了。
  
      有龙涎聚灵丹的辅助,灵力源源不断的澎湃而出,冲刷着秦隐体内刚刚被心刀刺出的全新灵脉。
  
      一遍又一遍的刮开血肉,灵力附着在刺开的灵脉内壁,很快便将新开辟的灵络稳定下来。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秦隐这以三日之功开辟二百九十灵脉的壮举!!
  
      指尖沿着右腿划动,突然轻轻一旋,向下一顿。
  
      太一心刀随之深刺,给这笔刻画留下一个终点。
  
      在脉络中不断冲撞的灵力终于找到了出口,开始宣泄。
  
      “还剩九条灵脉!”
  
      秦隐抬首,看着洞外那布满冰挂的美丽山景。
  
      叮……
  
      一道铜铃声轻轻在耳畔绽放。
  
      秦隐眼神猛地一凛,回望过去。
  
      视线里,连接铜铃的一根银线正在轻轻颤动。
  
      “有人踏入此地!”
  
      ……
  
      “有人设了机关。”
  
      一里之外,黑衣人低头,声音冷漠。
  
      当他再次抬头时,露出一张布满青色花纹的冰冷铁面。
  
      “千夜首领下的这最后一单,归我兄弟二人了。”
  
      “请首领过来吧。”另一张佩戴红纹铁面的脸孔,从寂夜中浮现。
  
      手臂扬起,一道细烟迎着山风笔直刺入高空,扩散成淡淡青云。
  
      数里之外,几十名永夜刺客同时抬头。
  
      “那个方位……是青红二鬼。”
  
      “千夜首领?”
  
      民宅内,仇千夜将腰间轻颤的金牌取出,冷笑一声。
  
      “随我前去!”
  
      ……
  
      山洞里,秦隐同样感受到了腰间轻颤的银牌,也终于知道踏入竹林之人是谁。
  
      永夜刺客竟然找到了此地,不得不称赞这些猎犬的称职。
  
      但是现在,他还剩九条灵脉尚未打通,此时乃最关键之刻。
  
      若起身,将功败垂成,以气旋六重迎战境界未明的对手。
  
      若不起身,等到对方侵入洞中,随意出手便能打断自己的心刀镌刻。
  
      届时轻则灵力紊乱,一条腿彻底废弃,重则灵脉爆裂重伤而亡。
  
      乍一看这是两难之境,然而秦隐瞬间便做出了决定,眼中煞气大作。
  
      “毕方,起来!”
  
      红雀子一个激灵打挺而起,
  
      “有敌来袭,为我放风!若有紫衣人立即示警。”秦隐头也不回的冷喝道。
  
      “若是没有呢?”毕方焦急应道。
  
      “为我拖延一百息!”
  
      少年目光冷冽,声落如铁。
  
      “百息之后,我入气旋七重!”
  
      身形不动如山。
  
      秦隐双指抬起,目光森然扫过指尖寸芒,带着一腔刚烈——
  
      曲臂,再刺。
  
      若来的不是仇千夜,他倒要看看,是哪路高人过来!
  
      都以为自己是软柿子……随意可捏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