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21章 两个……废物!

第121章 两个……废物!

    c_t();    青红二鬼,本为梧桐郡杨氏兄弟,自幼父母双亡。
  
      五岁时两人便互相搀扶着爬上藏雷峰,拜入梧桐郡离魂宗修行。
  
      然而到了十七岁时,兄弟二人因为杀心过重,对战中误杀同门师兄,被逐出师门,自此浪迹江湖。
  
      十年,整整十年。
  
      两人为了生计加入臭名昭著的永夜地宫,成了仇千夜手里锋利的双刀,出手向来狠辣难留活口,更擅长追踪之术,所以尤为仇千夜所器重。
  
      迄今为止,二人均踏入气旋八重之境。
  
      青鬼善用斩马刀,红鬼善用短枪,两人更擅长合击之术。
  
      同级别的对手遇到二人,往往都会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两道身影谨慎穿梭在竹林间。
  
      咯吱,咯吱。
  
      竹林间密布野草,此时野草上也同样布满冰碴。
  
      哪怕脚步再轻,当脚掌压碎冻起的草叶时,也无法做到绝对安静。
  
      两人停下脚步,对视一眼后默默点头。
  
      于是自下一息起,两人同时抬步,同时落脚。
  
      青红二鬼保持着惊人的一致。
  
      呼吸、步伐、落步轻重……
  
      所以,林间再次响起的脚步声,只剩一人。
  
      只是,当两人行走出十步之后,一声嘹亮的鸟鸣声于竹林间乍响。
  
      红色的雀子腾起于空中,莽撞的在竹叶间穿梭。
  
      一时间耳畔尽是冰挂碎裂之声。
  
      “何物?”
  
      疑问刚刚升起于心,两人便看到了那噪音的来源。
  
      一只胖鹌鹑灵巧的从竹林间穿出,红的耀眼。
  
      哪怕寂夜都无法遮掩它的鲜艳。
  
      尤其是那对小眼……
  
      黑亮分明,气势汹汹。
  
      当看到毕方带起的火红星辉后,两人眼中同时蒙上慎重。
  
      “妖兽!”青鬼压低声音,手中拧起斩马刀就欲上前。
  
      “休要说话,勿动,待它离去。”红鬼拦住自己的兄长。
  
      两人同时立住。
  
      准备等待这红雀自行离去,勿扰让自己等人的动静,惊扰了里面的人。
  
      但是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
  
      噼啪、噼啪,密集的竹枝折断声中,红雀从两人上空掠过,卷起大片冰棱洒向他们。
  
      两人抱头,等待妖兽掠过。
  
      然而,错身而过时,毕方扭头就是用力一吐。
  
      砰砰砰!
  
      三枚果核连成一道长长的直线,瞬间砸向两人。
  
      青鬼抬眼间,敏锐的捕捉到红雀眼中的挑衅与讥讽。
  
      “一只畜生,竟敢向我挑衅。”
  
      斩马刀被他反手抡圆,一击竖斩,三枚山楂果核被凌空斩开。
  
      只是当他再次抬头时,映入视线的是大片大片袭来的冰挂,以及眼中“妖雀”的嘎嘎怪笑。
  
      再次被妖兽所鄙视。
  
      “莫要拦我,今日我非斩了这只贱雀子。”
  
      看到兄长态度如此坚决,红鬼叹了一口气,取出背后悬挂劲弩,“好吧,那先解决这只妖兽,再去探寻隐匿之人。”
  
      “不过兄长,请务必速战速决。”
  
      青鬼闻言,狞笑着点头:“当然。”
  
      两名气旋境八重的刺客,同时擎起了兵器,惊人的杀机锁定半空那道红影。
  
      突然感觉后背一凉,毕方回望间恰好看到两人几欲喷火的目光。
  
      【这是要杀爷?两个小王八犊子。】
  
      张嘴。
  
      突突突突!
  
      一连串的山楂核喷出,劈头盖脸的打下。
  
      这次,连最冷静的红鬼也都怒气上涌,心想反正青叶信令已发,附近的永夜刺客已经合围过来,倒也不急于这一时了。
  
      于是,两人开始在林间奔行起来。
  
      上箭,绞弦。
  
      借力腾跃间,红鬼向着前方射出一箭。
  
      视线里,那只红雀的身子一个骤停,恰好错开弩箭,转身又是一顿喷吐。
  
      “这妖雀到底吃了多少山里红!嘴里的果核怎地就无穷无尽一般。”
  
      青鬼横刀格挡,只听到刀身噼啪作响,不由得郁闷问道。
  
      听闻此言,逃跑中的毕方不禁一阵得意。
  
      【吃了多少山里红?这山上你要还能再找出个完好的果子来,算爷输!!】
  
      嗖。
  
      一支短枪猛然擦着翅膀刺过,带起一串火星。
  
      这一次,毕方惊慌中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一开口,带给两人的震惊,远超之前所有。
  
      “会人语的妖兽!”
  
      “莫不是西疆大妖之后?”
  
      ……
  
      “我西你老母,妖你老爹。你他娘才是妖兽之后,长得人不人妖不妖的,脸都没有的臭卷卷。”
  
      青鬼闻言,一阵怒意,回问红鬼道:“臭卷卷是何物?”
  
      “就是屎卷!鸟粪都不如的狗东西,追你爷爷啊!”毕方回首一句凶狠暴击。
  
      竹林间的宁静,终于被彻底打破。
  
      大片大片的青竹冰挂倒伏。
  
      林间腾起一阵又一阵的水雾。
  
      毕方左挪右转,飞快的低空穿梭,口中虽然仍在怒骂,但眼里却是一片焦急。
  
      它可是已经在尽力周旋了。
  
      ……
  
      终于过了几十息后,两名银牌刺客猛地顿足。
  
      “兄长不对劲,这只红雀在有意识的拉我们绕圈,此地我们已经来过三遍了。”
  
      “我也发现了,这妖雀一直在激怒我们。”
  
      “它……在拖延时间!”
  
      青红二鬼猛地收声,转身便向竹林深处跑去。
  
      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毕方。
  
      此时最多过了六十多息!
  
      尚有四十息的时间……
  
      红雀子眼中闪过焦急。
  
      紧接着便化作凌厉!
  
      【本圣尊承诺的事情,必须做到。】
  
      于是它发了疯似的追向那二人,各种辱骂。
  
      “兄长,那妖雀追过来了。”红鬼提醒道。
  
      “不必理会!里面定然有某种变故。”
  
      这次的青鬼对所有骂声充耳不闻,只顾向着竹林深处奔行。
  
      他只知道,这妖雀追的越急,他越要去。
  
      ……
  
      ……
  
      “七十八、七十九……”
  
      心中不断默念息数的毕方,眼见前方已经出现那熟悉的断崖。
  
      “前方有山洞!”
  
      “地上……有脚印。”
  
      青红二鬼的声音传来,伴随着是兵器抽出的声音。
  
      “梧桐郡永夜地宫在此,还请山洞里的兄弟出来一见!”
  
      ……
  
      滚滚声音若惊雷回荡于岩洞之中。
  
      静坐于阴影之中的秦隐,将洞外声音尽收于耳内,眼中无悲无喜,睫毛更是都不曾颤动分毫。
  
      折腕,再刺!
  
      太一心刀再度没入肢体。
  
      还剩下最后两条灵脉!
  
      “既然不愿出来,那我等可就进去了。”
  
      青红二鬼声音落下,便冲向洞口。
  
      这时,红影从半空疾掠而下,毕方愤怒冲来,“两个妖人,爷爷在此。”
  
      红鬼转身,缺月枪于掌心旋转出一片幻影,伴随着八道气旋炸裂的声音重重甩出。
  
      砰!
  
      一声巨响,毕方被倒抽出去,接连撞穿数十根竹子。
  
      毕方这次却连咒骂都没有,默不作声的双翅一震,狠厉冲来。
  
      一柄斩马刀,狠狠拍在鸟脸上。
  
      火星四溅,毕方再度横飞。
  
      两人对视冷笑一声,转身步向洞口。
  
      “八十九、九十!!”
  
      毕方接连两声高喝,双翅一震,腾起于半空,一对小眼里满是凶厉,它冲着洞中怒喊一声:
  
      “爷定然给你拖住这最后十息!”
  
      一点星火从额顶浮起。
  
      下一刹,千百点星火密布周身。
  
      鸟喙里一滴鲜血透出,将千百点星火彻底联结,毕方全身腾起惊人的火焰。
  
      鲜红的耀眼,鸟冠宛若太阳,三条火焰尾羽蜿蜒而出。
  
      定格半空的一瞬,竟仿佛上古火凰转世。
  
      而后,这横展近一丈的火凰双翅一震,向着下方两人笔直冲来。
  
      青红二鬼举兵相向。
  
      轰!
  
      惊人的火浪腾起,席卷四面八方。
  
      两人当时就被冲飞,口吐鲜血坠地。
  
      而火云里,同样有一道人头大小的雀影甩出,在半空越变越小,最终缩回原样,咕噜噜滚落在地,露出毕方那张萎靡的脸孔。
  
      不过七日,接连两次耗费精血,这已经根本不是聚灵丹能够补回来的了。
  
      眼看着两名永夜刺客,将某种丸药掷入口中后,便重重拍地弹起,虚弱的毕方挣扎着声嘶力竭吼道:
  
      “一百息!!秦隐,你他娘倒是……起来啊!!”
  
      凄厉的声音,滚荡传至洞口。
  
      青红二鬼,听闻此言,身上腾起惊人的煞气,无视自身刚刚受到的可怖焦灼,向着洞口大踏步而去。
  
      “果然有人。”
  
      “今日不论是谁,你无人可救!”
  
      持着斩马刀的青鬼一步当先进入山洞。
  
      声若惊雷,震得山石簌簌而落。
  
      洞中,秦隐最后一指悬停于合阳穴上空,乳白寸芒,无声消失。
  
      低垂的双目平静抬起。
  
      这一瞬,瞳孔中,密布森寒杀机!
  
      “今日不论谁来,你都……必死无疑。”
  
      平静的话,却像带血的刀,字字生风。
  
      秦隐左臂之中,灵力浩荡聚涌,赤色旋涡聚于掌心。
  
      寂静无风的山洞里,空气开始沿着某种特定的轨迹牵引、流动。
  
      一声、两声、三声……
  
      整整七道气旋炸裂之声在此间浮起。
  
      “刀来!”
  
      秦隐一声长啸,左手五指反向撑开猛地一握。
  
      身后青石上,那柄沉重的醉今朝原本正在激烈颤动,当少年话落之际,刀鞘仿佛被某只无形大手抽出。
  
      寒光乍现,长刀倒飞入手。
  
      沉重、寒凉。
  
      秦隐起身,迎着对面那柄斩马刀,反手一刀怒劈。
  
      火云纹仿若活过一般,在半空掠出一道惊虹。
  
      这一刀,宛若怒澜拍岸。
  
      风狂、雨急。
  
      轰!
  
      一声惊天巨响。
  
      刚刚落步洞前的红鬼猛地顿足,瞳孔缩成针尖。
  
      当那道倒飞而出的青面身影闪过眼前时,红鬼骇然抬头。
  
      咚!
  
      青鬼重重落地,满口鲜血,惊恐望向洞中。
  
      少年冷目,单刀点地,一步一步。
  
      驻足,抬头。
  
      “如果只有你们两个废物……”
  
      “那可以去死了。”
  
      话虽平静,却是说不出的霸道与……
  
      蔑视。
  
      m.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虎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