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22章 擒龙,摄虎!

第122章 擒龙,摄虎!

看书网..LA,最快更新虎君最新章节!
  
  那你们可以……
  
  去死了!
  
  每个字都如重锤般,狠狠敲击在两人的心上。
  
  青鬼气急之下再度一口淤血喷出,而红鬼则凶厉望去。
  
  “你不过气旋七重而已,好大的口气!”
  
  听到这句话,秦隐淡淡的望去
  
  红鬼满身焦黑,干涸的伤口中有鲜血渗出,倒是真如恶鬼一般,此刻手中缺月枪挑起,枪锋直至秦隐!
  
  “口气大不大,拿命来试。”
  
  话音落下,秦隐长刀划破大地,迎着红鬼踏步狂奔。
  
  “小心,对方天生巨力,万不可与对方搏力!”青鬼顾不得抹掉嘴角鲜血,仰面大吼。
  
  “晓得。”
  
  红鬼目光阴冷,留下一句,手臂带起缺月枪一记后撤,全身如弓弦拉满,手臂便是那一支足以刺穿山峦壁障的重箭。
  
  八道气旋炸裂声音清晰回荡于洞前。
  
  三十二道枪影猛地从枪尖分出,而后随着红鬼的向前重重一刺。
  
  空气激荡宛如神鬼哭啸,尖锐而刺耳,三十二道枪影披着月色向前重重刺出!
  
  “狂妄之辈,受我山鬼怯月枪。”
  
  四周冰挂瑟瑟作响,山风呼号。
  
  秦隐眼皮抬起,看着前方扑面而来的恐怖枪影,左臂猛地横起,五指撑开,手背青筋如怒龙虬起。
  
  全身两千一百条灵脉开始疯狂汲取四周灵力,而后尽数汇聚到左臂之中,以数倍、数十倍的比例开始压缩,直至所有灵力都汇聚到掌心。
  
  血色与赤色悄然浮现,一道漩涡如终于如期而至。
  
  这一刻,秦隐手臂通体如赤玉,带着惊人的声势猛地抬起。
  
  “——擒——龙!”
  
  声威浩荡!
  
  杨氏兄弟只感觉此刻头皮尽数炸起。
  
  视野间,一道淡红巨掌于半空浮现,随着五指弯曲……猛然合握!
  
  嗡。
  
  一声哀鸣凭空而起。
  
  漫天枪影消失不见,只剩下一柄短枪在半空震颤不已。
  
  大踏步奔行的秦隐看着满面呆滞的红鬼,手臂向后一甩。
  
  不肯安歇的缺月枪被隔着三丈重重甩飞,齐根没入身后石壁。
  
  咚。
  
  一声脚步落地,尘烟炸散。
  
  咚。
  
  再一声落地,宛若象踏。
  
  秦隐就这样在这寂夜寒山,以风坠瑶光之势旋腾起于半空,一柄醉今朝随着身胯扭转扬至最高。
  
  刀锋映出了天上弦月,也映出了少年一双冷眸。
  
  “斩!”
  
  醉今朝携着千钧之势,划破长空。
  
  这一刀……
  
  斩落月光!
  
  鲜血腾起丈高。
  
  四周竹林冰挂霎时蒙上一层血色。
  
  刀锋直落大地。
  
  更斩入人心。
  
  “我……”
  
  红鬼茫然抬头,口中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一条血线便自左肩直至右胯,半个身躯无声无息间斜落在地。
  
  鲜血将醉今朝锋刃处的火纹浸泡的分外妖娆。
  
  秦隐看着前方挣扎爬起的青鬼,冷笑一声,体内灵力再度激荡。
  
  无视疯狂在灵脉内激荡的灵力,更无视足以撕裂肌肉的剧痛,左手再度向前撑开。
  
  掌心淡色气旋仿佛被引燃一般,惊人的吸力再现。
  
  青鬼眼见四周的土石、碎冰、杂草……不约而同浮空。
  
  随即便感受到恐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强烈的窒息感浮现。
  
  “——摄——虎!”
  
  左手向后重重一拉,青鬼整个人横飞三丈,笔直撞向秦隐。
  
  刀花挽起,秦隐冷目望着横来的魁梧身躯,右臂抡成笔直,向前轰然一劈!
  
  噗,鲜血炸散。
  
  一刀两断!
  
  呼啸的风拂过地面,滚烫的热血很快被冻结。
  
  手腕一震,刀锋血珠甩落,秦隐看着远处萎靡的毕方,嘴唇抿起,笔直走去。
  
  至于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他看都没看。
  
  “嘿,本圣尊没骗你……唔?”
  
  强笑着的毕方,眼睛突的撑圆。
  
  “行了,别硬撑了。”
  
  秦隐将一枚龙涎聚灵丹塞入这胖雀子口中,而后将它揣到腰侧布兜里。
  
  “好好养着,接下来的事,看着就好。”
  
  叮铃……
  
  山洞里,一道铜铃抖动的声音,再度响起。
  
  秦隐侧首,眼神似乎穿透厚厚的冰挂。
  
  一抹讥讽的笑容勾起。
  
  不愧是永夜刺客,很棒。
  
  可惜,速度还是慢了些。
  
  将长刀背起,秦隐步向竹林另一侧。
  
  看似闲庭漫步,但每一步落下,身子都会诡异的挪出半丈。
  
  秦隐的脚步精准的落在一枚又一枚裸露的山石上,不留半个脚印。
  
  月夜少年负刀,山风拂过衣袖,身形了无踪影。
  
  ……
  
  ……
  
  数道黑影于林间穿梭闪烁。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山洞前就多出了七名黑衣人。
  
  “两人都死了。”
  
  “皆是一刀毙命。”
  
  “地面焦黑有烧灼痕迹,砂石晶化,推断炎系功诀。”
  
  “能够匹敌青红二鬼的人,修为最低也得在气旋九重之上。”
  
  “而瞬斩两人的只有……”
  
  “江河境。”旁边突兀传来三个字,为几名刺客接上了最后答案。
  
  七名黑衣人同时回头,慌忙躬身,“千夜首领!”
  
  “人跑了?”
  
  仇千夜踱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前来,
  
  “是,属下等人无能,除了在此地发现双方交手痕迹,并未发现对方离去踪影,且……无迹可寻。”
  
  “哼,他不又是观海境,难不成还插翅膀飞了不成?!”
  
  仇千夜眼中浮起狰狞,“吹夜归哨,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
  
  细细的哨声于半山腰响起,沿着夜空荡出很远很远。
  
  刚刚踏上另一条山路的秦隐,顿足片刻,仔细听着那宛如夜莺啼鸣的哨声,眼睛冷漠眨动,继续向前走去。
  
  从容不迫的杀人,从容不迫的布下十二道伪装。
  
  不是喜欢像狗一样嗅探跟踪么?
  
  那就像狗一样漫山遍野的跑吧。
  
  滴答。
  
  脸颊上忽然溅起冰冷的水花,秦隐抬头,望着高空。
  
  视线里,千百滴冷雨落下。
  
  从开始一滴一滴掉落,到十息之后的连成断断续续的线。
  
  耳畔尽是沙沙的落雨声。
  
  这是梧桐郡十月末的又一场冻雨。
  
  带着寒凉,砸的脸颊生疼。
  
  秦隐叹了口气,大雨一冲……
  
  连老天都在助他啊。
  
  以布帛将醉今朝束好,秦隐将头发束起,琅琊匕别于腰间。
  
  此刻看起就像是一名雨中赶路的山中少年。
  
  七里山路之外的半山腰,有处破烂的山神庙。
  
  刚好避雨。
  
  至于刺客身份……
  
  十七岁的山里少年模样。
  
  秦隐就是说他自己是,恐怕对方一时半会都不会相信。
  
  追星腿全力施展,秦隐脚尖踩着水花在冰棱与石壁上奔行,翻山越岭着实如履平地。
  
  不多时便看到半山腰处的那座破败庙宇。
  
  只是当秦隐落步在庙门之外时,眉头忽的蹙起。
  
  此地……有人?
  
  尚未完全被雨水吞噬的泥浆地上,几道脚印清晰可见。
  
  再抬头,庙宇中,有火光隐隐亮起。
  
  还真是有人呢。
  
  秦隐手掌覆上庙门,轻轻一推。
  
  吱扭。
  
  破烂的庙宇里,茅草堆上,一对夫妇同时看来。
  
  妇人怀中,一名孩童正在熟睡。
  
  眼见秦隐出现,妇人眼中闪过……
  
  惶恐?
  
  秦隐眯起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