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23章 风雨山神庙

第123章 风雨山神庙

    山神庙的墙体破败不堪,偶有寒风吹着冷雨从破洞中闪入。
  
      忽明忽暗的油灯,摇摆不定,似乎下一息就要被吹灭。
  
      但是借着微弱的灯光,秦隐还是看清了夫妇两人的模样。
  
      男子是樵夫打扮,四十岁左右,身边放着一柄斧头,斗笠和蓑衣都挂在一旁,浓眉大眼。
  
      妇人布衣荆钗,细看眉眼也就二十七八的模样,胸脯鼓鼓,襟裙上有些浸湿,想来是给孩童哺乳所致。
  
      她注意到秦隐的目光,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张了张口还是没有说出来,看这样子就知道平时也是内向毫无主见之人,家里想来应是男人当家。
  
      至于那名樵夫,则是皱眉看了一眼秦隐,没有说话,随即便戒备的握住身旁斧头,而后眼神示意了一眼墙角。
  
      “那边有处干地。”
  
      声音沙哑,有些冷漠。
  
      秦隐点点头,没有和这对夫妇有过多交集,转身便走向山神庙另一侧。
  
      当秦隐回过头后,他的眼睛眯了眯。
  
      这樵夫手腕粗壮,大拇指上的老茧不是伪装,只是雨夜山神庙突然看到自己,表现的有些过于镇定了。
  
      其他倒是没有发现有何怪异之处。
  
      寻到墙角,这里铺着薄薄一层干草,附近屋顶墙壁倒是完整,没有冷雨滴落此处。
  
      秦隐将身后覆着的背囊放下。
  
      沉重的醉今朝哪怕在布帛包裹下,放在地面时都发出一声闷响。
  
      秦隐将重新陷入深睡状态开始“自行修炼”的毕方取出,而后开始将自己被淋湿的衣物褪下拧干,凉凉的雨水掉落地面,滴滴答答。
  
      那名樵夫原本回过了头,但是在听到那一身闷响之后,头颅突然一顿,目光不留痕迹的扫过一眼。
  
      刀长六尺七分,哪怕被布帛包裹,也太过显眼。
  
      略微带起的弧度,让它根本不可能被人认作是一柄短枪。
  
      秦隐刚好将衣物展开,樵夫立即收回目光,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女人哀怨的眼神,眼中不禁浮现厉色,狠狠瞪了一眼。
  
      浓重的警告之意,让那布衣荆钗的妇人全身一颤,闪过哀求,慌忙低下头。
  
      樵夫重新闭上了眼睛。
  
      秦隐则闭目打坐,开始自然运行那许久不曾动过的毕方神功《炎火绝》。
  
      炽烈的灵力开始在体内奔腾,热量开始从四肢百骸间散出,身上的寒意伴随着雨水被一点点驱散,山神庙里陷入了短暂的平静。
  
      “该奶孩子了。”
  
      昏暗中,冷不丁从樵夫口中传出一句话。
  
      女人身躯轻轻一颤,而后用力点点头,侧过身子,颤抖的伸出手将自己的襟裙扯开。
  
      黑暗中窸窸窣窣,很快便传来孩童吸吮的声音。
  
      秦隐依然闭目运功,蒸腾体内寒意,对此不闻不问。
  
      阴影里,传来几声哼哼唧唧的不满声,又传来女子一声吃痛的低呼。
  
      “怎么喂个孩子都喂不好。”
  
      樵夫气的骂了一声,女人只是将孩子向自己怀里又揽了揽,不敢再说话。
  
      空气再次陷入安静。
  
      “小兄弟,抱歉,贱内没打扰到你吧。”
  
      “无妨。”秦隐闭目感悟灵力运转。
  
      “听你口音,似乎不是东离本地人吧,我们也不是,是从星罗江北边过来的,那边正在征发徭役,这不想躲躲么,就过来了。港里的客栈我等住不起,只能出来寻处地方避避雨。”说到这里,樵夫有些不好意思的嘿笑了一声。
  
      “不是。”
  
      “哈哈,我叫巴文渊。”
  
      因为秦隐的回应,或许又是因为在山神庙里呆的无聊,樵夫的态度终于不似先前那般冷漠。
  
      只不过秦隐的回应却是惜字如金,不甚热络。
  
      所以几句交谈过后,庙里重新陷入尴尬的寂静。
  
      ……
  
      ……
  
      等秦隐注意到樵夫开始自讨没趣的别过头后,这才取出李断潮赠予的玉匣,从里面抽出一本薄薄的破旧册子。
  
      掀开第一页,秦隐的视线便被那密密麻麻的灵纹所吸引住。
  
      这本《燃火秘纹》全册拆解为二十五个灵力回路,第一个回路的复杂程度是引灵图录的两倍!
  
      若不是秦隐的有着深厚的雕刻功底,又有着先前雕刻引灵图录的基础,这第一页恐怕就看的晕眩过去。
  
      “秘纹,特指兵器盔甲上所刻画的灵力纹路,区别于消耗类灵纹牌,它的作用是为兵器盔甲固化某种特殊的灵力属性。”
  
      看到这句话,秦隐不禁想起自身修行的太一纹天录,二者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
  
      但是二者又有着极大的不同,秘纹需要雕刻者依据各种兵器盔甲的不同而对雕纹大小、范围进行分配。
  
      将灵纹刻大简单,而将灵纹缩小,则考验的是雕刻者的手艺。
  
      “燃火秘纹,需要承受灵纹的载体自身为宝阶之上。若要激发本秘纹,只需二倍灵力,便足以对流经载体的灵力进行最高五成的增幅!”
  
      五成增幅?
  
      当看到这里的时候,秦隐的呼吸都是一滞。
  
      这等于若在攻击时将灵力流转于兵器,那这一击将凭空多了五分力道!
  
      2倍的灵力换1.5倍的攻击。
  
      乍一看,似乎是亏了。
  
      但是……
  
      若深思下去,若是与敌交锋时出其不意激发秘纹,那突然的一击暴涨五分力道,完全可以一招定胜负。
  
      这是杀招啊!
  
      别说两倍灵力,哪怕三倍灵力,都是绝对不亏的。
  
      若是将此秘纹学会,再将本秘纹纹刻在刀身上,那醉今朝将会变为一柄大杀器。
  
      铭刻灵纹于兵器,那就是灵兵了!
  
      李断潮那个江湖老骗子随手送的玉匣,竟然给了他如此巨大的惊喜。
  
      秦隐收敛心思,开始仔细观摩起册子上的灵力回路图。
  
      ……
  
      半个时辰过去。
  
      一个时辰过去。
  
      秦隐已经将第一张图在脑海中复刻出大半。
  
      又过了一个时辰,秦隐合上书册,盘膝坐地,闭目开始在脑海里进行这第一个灵力回路的推演。
  
      镌刻诸天星辰的脑海之中,不断有光点飞起,构成一条条纹路……
  
      渐渐的,开始有一个图案浮出。
  
      从外界看去,秦隐闭目盘坐,呼吸均匀,似乎睡过去一般。
  
      樵夫看了一眼秦隐,将视线投向女人。
  
      孩子将头埋在女人胸脯,大口吮吸,应是又饿了。
  
      女人身子颤抖着,似乎在忍受着痛苦,但又不敢呼出声。
  
      又过了一会,孩子好像吃饱了,吧唧了下嘴巴。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孩子从女人怀中爬下,摇摇摆摆的在破庙里走着,似乎在好奇的探索着这破庙。
  
      “行了,你累了就睡吧,让孩子玩会。”樵夫终于发了善心,瞪了女人一眼。
  
      那女人慌忙将胸前掩住,低下头靠在山神像脚下,缩了缩闭上眼睛,不再关注。
  
      有小石块被踢动的声音,那是孩童晃晃悠悠走路时发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