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24章 少年引狂澜

第124章 少年引狂澜

    啪,啪。
  
      脚踩在水洼里的声音响起。
  
      樵夫视线扫过秦隐,落到孩子身上,不由皱眉提醒道:“那边有雨,别爬过去。”
  
      孩童听懂了话,晃晃悠悠转过了身子。
  
      向着少年盘坐的墙角走过去,小手好奇的挥舞在空中。
  
      啪嗒。
  
      孩子摔倒在地上,哼唧了两声,又站起来,他仰头看着秦隐。
  
      秦隐没有睁眼。
  
      孩子似乎觉得索然无味,哼哼唧唧又开始向墙壁摇晃走去。
  
      黑亮的眼神好奇注视着斜立在墙壁上包裹着厚布条的醉今朝。
  
      小手摸上的布帛,轻轻推了推。
  
      砰。
  
      醉今朝被推倒了,发出一声闷响。
  
      樵夫连忙喝道:“你个死孩子,瞎摸什么,快回来!”
  
      孩子似乎也被吓住了,慌忙转身准备回去。
  
      但是这一刻……
  
      嗞啦!
  
      只听得一声寒刀出鞘。
  
      樵夫骇然抬眼,恰好与秦隐那双冷漠平静的眼睛对视个正着。
  
      那柄醉今朝,已然落在秦隐掌心。
  
      少年腾身而起,声势如虎。
  
      六尺七分的重刀,携着森冷的杀意,悍然劈下!!
  
      惊起于半空的稻草无声分成两段。
  
      “身后有刀!”
  
      樵夫一声怒喝,周身三尺的稻草竟被瞬间轰起,反手从腰后抽出一支半臂长的铁笔。
  
      而那名孩童,则闻言猛地回头。
  
      然而,那长刀出手,何其之快!
  
      樵夫话音落时,刀锋已然侵入脑后一寸之内。
  
      当孩童回首的瞬间,那柄被火云纹染红的长刀,森然劈下!!
  
      一双惊恐的眼睛瞪圆。
  
      噗!
  
      血溅三丈。
  
      一颗头颅横着甩出,重重砸在山神像上,咕噜噜滚落在地。
  
      “为何伤我孩儿!”
  
      樵夫怒吼,周身八道气旋接连炸响,腾起于空。手中铁笔幻出数十残影,如一面巨碑横推而来,破瓦透下的雨滴被撞成一片水雾,声势好不惊人!
  
      秦隐大笑一声,腾起于空。
  
      “演的太过了,真当我没看出他是侏儒!?”
  
      “若不动我长刀,必然相安无事。只是,你们也太心急了。”
  
      左手筋骨爆响,刹那赤红如玉,五指大开向着头顶重重一拉。
  
      轰隆!
  
      本就破败的横梁被秦隐掌心的惊人吸力猛地拉下,带着狂风猛地坠下。
  
      下方的女人惊醒,看到这一幕,猛然尖叫,慌忙向外逃去。
  
      而半空中的樵夫眼中血丝密布,铁笔向上一撩。
  
      数十道利器入木的闷声响起,横梁被击的粉碎。
  
      同时,樵夫心中防备秦隐那一柄修长重刀,急忙向前看去。
  
      只见,长刀翻滚,竟是被秦隐掷出。
  
      樵夫心中一喜,手中铁笔横着一扫。
  
      叮的一点火光乍现,醉今朝被格挡住。
  
      但是这一刻,他却感觉前方的空气都被冲散……
  
      那是……
  
      樵夫的眼睛猛然瞪圆。
  
      因为,不知何时,秦隐竟然已经侵入他身前八尺之内,一脚踏地,一脚翻转踢出。
  
      一息之间三十六道脚印同时浮出。
  
      并在脚印浮现的一刹那,猛地合一。
  
      以点破面之绝技,追星十二式·夜云无影!
  
      狂风于脚尖乍现。
  
      这一脚,踏出真空,带着数丈长的气流轰然踹在樵夫腹上。
  
      这一脚,超越了樵夫的视觉极限。
  
      咔嚓!
  
      一声骨骼断裂的巨响。
  
      秦隐竟是一脚将对方脊椎从背后登出。
  
      樵夫整个身子不正常弓起,身躯震出一片血雾,横飞三丈。
  
      轰!
  
      破烂的墙体都承不住那巨力。
  
      樵夫整个人横飞出破庙,重重摔倒在泥浆之中。
  
      挣扎着犹不肯断气,死死盯着秦隐,“是……你……高家血案……就是……”
  
      樵夫手中,一道赤练细烟猛地钻入夜空。
  
      咔!
  
      一脚如象踏,樵夫整个胸腔瞬间塌陷,毙命当场。
  
      头顶花火炸散。
  
      秦隐冷漠的看着脚下尸体,最后那句话倒是给了他一个莫大的惊喜。
  
      这樵夫与侏儒,竟然不是永夜刺客,而是追查高家命案的人!
  
      那么女人呢?
  
      秦隐回首,视野里,女人惊慌失措的向山神庙外冲去。
  
      五指再度一张,惊人的吸力将地上的醉今朝拉起,横着一甩。
  
      噗的一声,长刀重重切入墙体,吓得女人顿时瘫倒在地,拼命磕头。
  
      秦隐踏着血水,大步走回破庙。
  
      “你们是什么人,来此做何事。不答或答错,死!”
  
      冷厉的声音,没有给女人半点回转余地。
  
      “民妇是鱼梁城的船娘,是被相公……不是,是被那个侏儒捉来的!他们是铁手铜判门的判官,侏儒生性暴戾,喜食人奶,捉了民妇给他喂奶,一路上偷袭杀了三个人。那樵夫是他帮凶,一同寻找什么屠门之人。他们都不是好人,求求少侠饶了民妇!!”
  
      女人拼命磕头,并且立即开始撕扯自己衣物,露出雪白的胸脯。
  
      “民妇这暖和身子愿意伺候少侠,求求……”
  
      噗!
  
      她跪伏于地的身子顿住,头僵硬的抬起。
  
      “求……求……”
  
      茫然的眼中,瞳孔开始涣散。
  
      女人心底的哀求与疑问终究是没有力气发出来了。
  
      秦隐无动于衷的看着死在脚下的女人,将长刀抽出。
  
      她见过自己的脸。
  
      听见了樵夫死时的话。
  
      留她一命,来为自己送终么?
  
      刀锋轻颤,将血渍抖落。
  
      樵夫死时已经报了信,他的同门必然在前来路上。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有意思的很呐。”
  
      秦隐冷笑一声,眼神再次扫过山神庙,微微眯起。
  
      三息之后……
  
      伴随着一道青叶信令于半空绽放,一道身影猛地从山神庙奔出,向着东侧来时的山路跑去。
  
      二十息之后,一道身影踏着石尖,竟是又驰回此地。
  
      秦隐赤着脚,毫不停留,将灵力尽数布于脚尖,负着行囊笔直向山上攀去。
  
      扬起的斗笠下,少年神色平静而坚毅。
  
      既然这样,他不妨送给双方一份大礼。
  
      樵夫死前招来了铁手铜判门。
  
      他就为这些专业的追踪者们再送一批永夜刺客!
  
      跟张南笙要来的那支青叶信令,还真赶上一个使用的好时机。
  
      有着他刚刚印在尸体旁的那四个字【永夜悲秋】,仇千夜的人说什么也脱不开干系。
  
      ……
  
      ……
  
      三里之外,客栈大堂内,铜判官李兆元抬起头,眼中厉芒闪过。
  
      “樵夫与鬼童发了追魂令!”
  
      “本客栈十一铁判,速随我前去。”
  
      ……
  
      “是青叶信令!”
  
      在另一座青山上游荡的永夜刺客之中,仇千夜抬起头,厉声笑道。
  
      “天罗地网,看你哪里逃。”
  
      ……
  
      当两方人马开始向着山神庙汇聚时,秦隐已经凭着惊人的力量如大猿般攀至头顶。
  
      冷雨噼啪打在石头上。
  
      秦隐双臂用力一撑,整个人横着卷至山顶石岩之上。
  
      他无视了那冰冷的岩石,整个人仅仅贴伏在上,仅露出一双眼睛,盯着下方。
  
      冷雨噼啪的浇打在身躯与耳畔。
  
      秦隐一动不动,整个人与四周融为一体。
  
      十几息后,他的视野中,终于出现一行人,擎着黑伞,踏山石而至!
  
      撑伞众人停步,一人走出,俯身探查尸体。
  
      随即仰头,凄厉怒吼道:永夜刺客!!我李兆元必要血祭了尔等,向前追。”
  
      持伞众人刚刚奔行五步,一道阴恻恻的厉喝响起:
  
      “我仇千夜在此,倒要看看谁在找死。”
  
      夜空中,两道青龙交缠成旋,猛地撕裂雨幕而至。
  
      仇千夜,负手而至。
  
      “不知……死活。”
  
      铜判李兆元,缓缓抬起头,眼白覆盖了整个眼球,无比骇人。
  
      滴滴答答……
  
      滋!
  
      青烟蒸腾而起。
  
      李兆元被精铁甲片包裹的左臂,已然泛起赤红。
  
      雨落其上,瞬间便被蒸发成雾。
  
      哗……哗……
  
      一条大江翻腾而起。
  
      当九条大江彻底环绕周身之后。
  
      铜判李兆元的左臂已经彻底燃起。
  
      熊熊烈焰间……
  
      李兆元如恶鬼踏出,一拳卷起山石冻雨,烈火横越五丈!
  
      “镇狱炼火拳……你们是铁手铜判门!?”仇千夜心中一凛,不由脱口而出。
  
      谁能想到,李兆元竟然是江河境九重。
  
      “怕了么?晚了。”
  
      炼火拳以镇压诸狱之势,浩荡奔入青龙旋涡之中。
  
      李兆元的声音在雨夜中暴喝而起,“十一铁判,给本判官灭了这些杂碎。”
  
      黑伞同时被掷向高空,十一名铁判抽出判官笔,合身而上。
  
      梧桐郡永夜刺客,被迫交锋!
  
      ……
  
      山顶上,少年伏石,静静看着下方人头飞起,又看它们落下。
  
      当仇千夜与李兆元搏命而战,十丈之内的雨滴都被轰成水雾,山神庙都被夷为平地时。
  
      秦隐目光露出讥讽,撑起身子。
  
      赤露的脚掌踏着雨水,沿着山石奔行而下。
  
      冷雨拍打在脸颊,少年目光平静。
  
      终于有些意思了。
  
      既然你们追到了东离,那我便回鱼梁……
  
      再宰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