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26章 鲜衣怒马,虽假似真

第126章 鲜衣怒马,虽假似真

“爷这会没血,没力气!”
  
  “休想让爷再玩命。”
  
  毕方仅仅想了片刻,便理直气壮的开口。
  
  自己都被坑多少次了!?
  
  秦隐这厮简直坏透了。
  
  “唉……”秦隐叹了一口气,晃了晃糖葫芦,“既然不识好人心,那这红果果我就勉为其难的笑纳了。”
  
  嗯!?
  
  胖雀子猛然瞪大眼睛,劈头盖脸的就对秦隐招呼过去。
  
  “你耍诈!”
  
  秦隐接连后退,瞅准一个空档将糖葫芦猛地向天空扔去,哈哈笑道:“替我放风一刻钟,这红果果就是你的了。”
  
  当糖葫芦脱手的一刹那,明明笔直飞向秦隐的毕方在空中拉出一个惊人的弧度,猛地拔高,瞬间便追上了半空的红果果。
  
  一口叨住,毕方得意的挥舞翅膀,“唔……爷这双招子……看到没,比这红日还亮!”
  
  “如此明亮的一双慧眼为你放风,你且安心修炼便是……嗯,你掏出这小毛笔作甚……这脂粉是给谁的?”
  
  当看到秦隐直接用毛笔沾起水粉开始在脸颊涂抹时,毕方险些将口中的红果子漏掉。
  
  “秦隐你这厮太变态了!”
  
  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在堂堂毕方大人眼皮下描眉。
  
  浑身打了一个哆嗦,毕方连忙将头转过去。
  
  听到胖雀子的怪叫,秦隐嘴角挑起笑意,却没说破,依然专注的描眉。
  
  这仅仅是基本的易容。
  
  改变一个人的形象,其实只要改变眼睛、发型、衣着,便足以蒙蔽九成人。
  
  脂粉被秦隐慢慢挑起,比着铜镜一点点在眼角勾起。
  
  原本的剑眉被稍稍延长,眼角被深色略微勾起。
  
  那双眼睛本就明亮,在秦隐简单的勾勒下,面容气质开始由英朗向着俊美转变。
  
  毕方嘴上说不看,但是那双小贼眼却时不时的落在秦隐身上。
  
  直至那略显妖异的面孔露出时,毕方的眼睛已经发直了。
  
  “你你你、你这是何功,竟然能改头换面?”
  
  “胖雀子,这可是四大邪术之一,你要学好了还有你泡不到的鸟儿?”秦隐随意回道。
  
  “四大邪术!?你何时又偷了魔宗功法。”
  
  “小爷天赋异禀。”秦隐将黑鬃剪碎,小心翼翼的贴于唇上,看着铜镜里渐渐浮出的陌生人影,满意开口。
  
  毕方在树上立了一刻钟,林中一匹白马步出。
  
  面色水润,眸子狭长,眼中有神,一身得体的淡蓝色锦缎长衫,腰束玉带。
  
  胯下白马背上挂着一柄华丽的刀鞘。
  
  再加上淡淡的胡须点缀,眼神略带轻佻,又有些张扬的肆意。
  
  面容英俊,贵气逼人,这分明是二十多岁的世家公子在纵马出游。
  
  毕方瞪直了眼睛。
  
  “你、你、你真是秦隐?”胖雀子围着少年转了一圈,要不是秦隐的声音不曾改变,他绝不会认为这会是秦隐。
  
  “哈哈哈,你这雀子,今日陪我装一次富人养的名贵雀儿。”秦隐睥睨之态流露,随意扬手,尾音带着淡淡的余韵拉长。
  
  那种富家公子的气质瞬间浮出。
  
  “装?这是瞧不起你毕爷!?爷天生高贵!”胖雀子一昂脑袋,扑棱着翅膀落在秦隐的肩膀上,尾羽收起,冠羽展开。
  
  阳光投下,映出一片红色光彩,再加上那双威严的眼睛,着实异常神俊!
  
  秦隐大笑一声,拉起缰绳,策马奔出。
  
  “还差一壶酒,而后随我入鱼梁。”
  
  少年意气风发,鲜衣怒马,迎着鱼梁古城,踏歌而行。
  
  ……
  
  ……
  
  鱼梁城外,正临着城门一里路,一家酒肆中人声鼎沸。
  
  想要入城暂时又无身牒的人,三教九流之辈,全都落脚于此。
  
  时不时能听到有人小声询问:“大哥,要身牒吗?”
  
  两名佩着面纱的窈窕女子,此刻正在酒肆角落里,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桂花糕,不时小声说着什么。
  
  两女俱是轻纱遮面,再加上偶尔露出的皓腕如羊脂般白皙,引得附近不少人偷偷看来。
  
  但是在看到两女佩剑上的三瓣金莲时,这些人慌忙打消了心思。
  
  这可是昆仑瑶光宗的弟子啊……
  
  酒肆掌柜也乐得看热闹,这里人越多,他生意就越好。
  
  所以,掌柜又给两女送上几盘精致的小点心,好让她们多停留一会。
  
  这时,酒肆外,一道高大身影带着劲风闪过,伴随着一声高喝。
  
  “小二,备两壶女儿红,要十年酿。”
  
  唏律律~
  
  高头大马猛地昂起前蹄,重重落地。
  
  秦隐矫健的翻身下马,随手抛出五两银。
  
  “切四斤牛肉,一碟冷菜。”
  
  声音散漫而随意,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小二眼睛一亮,高声喊道:“好嘞,客官里面请!”
  
  这种世家公子哥可是酒肆的豪客啊,更何况看这衣着,这气度,啧啧~~
  
  可得好好招待。
  
  秦隐将缰绳随意安排给酒肆伙计,便负手走入。
  
  此时的他,唇上有淡淡的胡须,下巴微微扬起,却丝毫不给人那种趾高气昂的态度。
  
  反而让观者心中觉得,就应如此。
  
  这份气度,可不是寻常世家公子能装出来的。
  
  四平八稳坐下,秦隐毫不客气的扫视一圈,待落到身旁桌位的两女身上时,同时看到两双明亮的目光的。
  
  微微点头,秦隐抬手指着两女木桌,淡然开口:“店家,那些点心,一样且为我上一份,我这雀儿也饿了。”
  
  说完,秦隐用指腹随意抚了抚红雀子。
  
  毕方骄傲的抬起头,那根冠羽随着秦隐的抚过,挺得更高更直!
  
  “映月师姐,那只雀子好是神俊,昆仑山也没看到如此俊俏的鸟儿哩,好想过去摸摸。”眼睛有些圆圆,睁大时水雾遮绕的女子柔柔开口,眼神中颇有些意动。
  
  胖雀子似乎听到了这话,将胸脯挺得更高,翅膀甚至都开始伸展开来,自恋的展现着自己的轮廓美。
  
  “关静师妹,女子出行在外要注意言行举止。”旁边眼神颇有些高冷的女子低声呵道。
  
  被呼作关静的女子闻言,眼中闪过委屈,但还是点点头,她视线恋恋不舍的扫过毕方准备收回时,却看到那俊俏公子哥带着善意的笑容。
  
  不禁俏脸一红,关静慌忙别过头,只感觉脸颊滚烫。
  
  但她心中却没有半点懊恼,有的只是羞怯。
  
  因为,那名公子哥也很好看啊!
  
  秦隐好笑的收回视线,但是随着女子的下一句话浮出,他刚刚提起的筷子顿住。
  
  “对了,映月师姐,听说茶茶师妹便是从这鱼梁走出的,她比我小半年,怎么修行就比我还快了三分哩。”关静轻柔的声音再度响起,颇有些艳羡。
  
  茶茶?
  
  秦隐的是所有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
  
  “茶茶师妹是天生的水云琉璃体,将来的成就甚至都可能在叶袭雪师姐之上,这是本门长老亲口说的。”
  
  ***
  
  PS:我已经徘徊在掀桌子的边缘了,出差8天,天天晚上12点以后睡觉,连10分钟休息时间都没,真tm服了!!!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