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27章 比城墙还高

第127章 比城墙还高

秦隐的眼神深处,自从茶茶这个词汇浮起的一瞬,便是猛地一凛。
  
  但在听到名为映月的女子讲述到茶茶近况后,眼中便浮起温和。
  
  那个小妮子,没有在瑶光宗受了苦,那就够了。
  
  “客官,您的酒来了。”小二端着食盘,两壶女儿红被小心放下。
  
  秦隐点点头,提起酒壶,将酒杯斟满。
  
  双指摩挲着酒杯,幽幽的眼神落在酒水之上,指尖缓缓挪动。
  
  “茶茶小师妹天资聪颖,性子又好,想起她来就是满心的喜欢,映月师姐这次我们进城,帮着小师妹捎点鱼梁水粉吧。”关静轻声开口,一双水瞳里满是温柔。
  
  “嗯,再给她买个装脂粉的荷包。”映月点头,“此行身牒,可别忘了。我等七十二洞天弟子,这些世俗郡城向来会给几分面子。”
  
  “没忘呢。”关静笑道,纤纤玉指夹起一枚两寸长的黑木牒晃了晃。
  
  看到瑶光宗女弟子那弹出的皓白玉腕,周围又是一片吞咽口水的声音。
  
  映月冷哼一声,顿时将四周觊觎目光给压下去。
  
  “这么秀美的娘们一年都见不着一次,出门在外的,眼睛长在自己头上,尽管看自己的,怕她们个球啊!”
  
  一个披着狼袄汉子起身,不满嘟囔道。
  
  周围顿时又升起一片叫好声,同行的几人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身应和。
  
  得到一众同行支持,狼袄汉子顿时得意大笑,叉腰走向两女。
  
  “长得漂亮不就是让人看得么,来让你吴爷瞅瞅,哈哈哈。”
  
  这一次,连关静的眼中也浮起了怒意。
  
  映月眼中带着冰冷,手中竹筷旋转间猛地向后掷出。
  
  噗的一声,竹筷如钢锥般猛然刺入狼袄大汉的胸口。
  
  一声痛吼,狼袄汉子的眼珠都红了,一把抓住胸口竹筷抽出,狠狠掷到地上,狞笑道:“爷爷就喜欢这种辣的。”
  
  这一击,直接惊起了大汉身后众人。
  
  “他奶奶的,这俩小娘们要翻天了。”
  
  “吴爷都敢动!”
  
  十几号人同时起身。
  
  砰,砰,砰。
  
  竟然有三道气旋炸裂之声浮起。
  
  众人大吃一惊,“竟然有三名气旋境!”
  
  狼袄大汉将自己的皮袄褪下,狞笑道:“爷可是踏入了气旋二重,给我上!”
  
  顿时身后一阵狼嚎,众人同时扑去。
  
  “师妹,随我处理了这群江湖败类。”
  
  映月一手抄起秋水佩剑,
  
  ……
  
  “爷也喜欢辣的,越泼辣越带劲!”
  
  胖雀子颇为认同的低声嘀咕,反正这会如此混乱也没人听到。
  
  嘿。
  
  忽的嘴角咧起,秦隐笑着将这醇香的杯中酒一饮而尽。
  
  看着那边混战而起的人群,重重一拍桌子。
  
  体内虎豹雷音乍现,筋肉震颤,将酒桌上的那盘茴香豆拍起。
  
  反手一勾,向前猛地一掷!
  
  瓷盘刹那破空。
  
  劲风从耳侧传来,刚觉不对,那狼袄汉子回头间,就已经看到一件圆乎乎的飞盘甩到自己脸上。
  
  啪叽一声。
  
  鲜血混杂着瓷盘碎渣激射而出。
  
  秦隐脚下踏步如风,顷刻间便穿入人群,闪入混战人群正中。
  
  负手腾空,反身重踏!
  
  咔。
  
  抡来的木桌刹那粉碎。
  
  轰!
  
  秦隐一脚之下,对方连着身后之人,同时横飞出两丈远。
  
  “你是何人!?”狼袄大汉暴怒开口。
  
  “打扰本公子吃酒的心情,该罚。”
  
  抬脚,转身横扫。
  
  锦缎长袍扬起,秦隐身姿矫健。
  
  “小白脸,你他妈……噗!”
  
  一口血喷出,狼袄大汉使出吃奶的力气都没抗住,整个人斜着被扫出,重重砸到墙壁上,险些闭过气去。
  
  气旋二重的修为,竟然被这一脚踹的直不起身子。
  
  “惹美人动怒,大煞风景,该打。”
  
  右手扬起,两指恰好夹住脑后突然出现的一具瓷盘,秦隐淡然言罢,手指力间,反手向前一甩。
  
  啪!
  
  瓷盘重重打在狼袄大汉脸颊上。
  
  那清脆的炸裂声让旁观者心脏俱是重重一跳,只见狼袄大汉的脸颊仿佛打翻了醋坊大缸一样,眼见都没了人形。
  
  狼袄大汉捂着自己高高肿起的脸颊,眼中已然有泪花泛起。
  
  太屈辱了……
  
  “有话说?”世家公子装扮的秦隐斜着眼,淡淡询问。
  
  “没……”狼袄大汉终究还是更屈辱的认怂了。
  
  “滚。”
  
  秦隐眼中冷芒一闪,顿时吓得这一行人连滚带爬的走掉。
  
  顿时酒肆里一片叫好之声。
  
  连映月与关静两女,眼中都是泛起异彩。
  
  虽然是世家公子做派,但无论是出手还是言语交锋,无不令人折服。
  
  尤其是刚刚一脚与一盘,理所当然,又带着淡淡的高傲。
  
  只让众人觉得此行当跋扈,江湖有豪侠。
  
  “这才是世家风范啊。”
  
  “真是俊俏,出手俊,人更俊!”
  
  听得耳畔诸多称赞,秦隐随意抱了抱拳,“掌柜的,酒肆损失,从我的银两里扣除便是。牛肉呢,本公子饿了。”
  
  秦隐随手端起酒桌上一盘黄玉糕,淡然向着自己的酒桌走去。
  
  “公子,多谢了……”关静柔柔打了个万福。
  
  映月似笑非笑的看了关静一眼,抱剑颔,“多谢公子刚刚出手相助,小女子瑶光宗映月,师妹关静,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随意摆摆手,秦隐看了映月一眼,又看着害羞的关静,轻佻一笑,遥指天空。
  
  “举手之劳,本公子复姓独孤,我见红颜如星遥,恰似秋日胜春朝。两位美人就好比那夜空星,看的兴致高了,便当得斟酒一壶。”
  
  “本是江湖过客,有美景自当赏啊,哈哈哈。”
  
  秦隐掷出一块黄玉糕,精妙的落入口中,狷狂大笑离去。
  
  只是无人注意到,当这名“世家公子”侧身而过时,关静腰间悬着的那枚乌木牒被不经意顺走。
  
  立在酒桌上,似蜡像一般的毕方,目瞪口呆的看着秦隐那张面不改色的淡定脸孔。
  
  ……
  
  “高。”
  
  “比他娘的城墙还高!”
  
  “那两个小娘子看你的眼里都泛起了星光,你竟然还顺手抄了人家的腰牌,绝了!”
  
  毕方由衷的竖起大拇翅,当然嘴里还不忘叼着那枚偷来的乌木牌,将正面图纹彻底展现在秦隐面前。
  
  白马则低头奋力吃着草料。
  
  “又不是不还,你可叼好了啊。”秦隐靠在马厩前的立柱上,看着眼前的乌木牌淡然开口,复又低头,手中琅琊匕纷飞。
  
  掌心里,竟然有块一模一样的黑木牒!
  
  “偌大的鱼梁城守军也真是偷懒,引灵阵的两个回路图纹调转了方向叠起,就成了这身牒秘纹,名字还光明正大的刻在其中。”
  
  毕方口中叼着的那块乌木牌正中,两个蝇头小楷被秘纹环绕,正是【关静】二字。
  
  至于秦隐手中的那块,则纹着四个字……
  
  【独孤泰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