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28章 传奇名号

第128章 传奇名号

“成了。”
  
  秦隐将黑色身牒上的木屑吹掉,眯眼看去,满意的点点头。
  
  凭借他足以掌控太一心刀镌刻灵脉的逆天本事,如此简单的复刻简直是轻而易举。
  
  “几成相似?”
  
  “分毫不差。起来,帮我看看那两个瑶光宗的女弟子到哪了?”
  
  秦隐将毕方衔着的乌木牒牌取来,示意这胖雀子该干活了。
  
  毕方忿忿不平的振翅而飞,“秦隐你这小子被美色迷了眼,你说这女人有什么好,除了叽叽喳喳就是给你添乱……”
  
  话虽这样说,但胖雀子丝毫不敢放慢了动作,不然秦隐随便断了它的伙食就傻住了。
  
  盘旋了片刻,毕方落回秦隐肩头,“刚出酒肆,提着一笼糕点,真是两个吃货!”
  
  “向着哪里走去了?”
  
  “唔……那能碰上呢,要不就把木牌还给她吧。”
  
  秦隐想了想,看着刻有【关静】的乌木牌,眼中意味悠长。
  
  这两个字可以换换呢……
  
  反正是七十二洞天的弟子,反正世俗城郭得给几分薄面。
  
  茶茶这个小妮子机灵的很,肯定能从自己留下的蛛丝马迹中发现什么吧。
  
  既然这样的话,蛛丝马迹就要留的有水平。
  
  说起有水平,秦隐就想起了自己脑洞……
  
  琅琊匕在指尖旋起,秦隐看着那浮出的四个字,满意笑了笑。
  
  “走了,肥雀子,稍后再帮我个忙。”
  
  解下缰绳,将那吃饱喝足的大白马拉至身前,秦隐翻身上马,脚跟一夹马腹。
  
  大白马吃痛之下,顿时狂奔起来。
  
  ……
  
  ……
  
  “师姐,前方就是城门了,刚刚吃的好饱呢。”
  
  “本门三代弟子之中,就你性子最柔,谁能想到就你胃口最大。关静啊关静,你这还真是不把你映月师姐当外人呢。”另一道声音揶揄道。
  
  “映月师姐~~”那名身材婀娜纤细的女子,轻纱都遮不住羞红的脸,忍不住小声埋怨。
  
  咯咯~
  
  一向寡言的映月此时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好了好了,知道你脸皮薄,就不逗你了。”
  
  走着走着,映月脚步突然一顿,狐疑的眼神望来。
  
  “怎么了师姐?”关静怯懦懦的问道。
  
  “我这才发现,今日你脸红的次数明显比往日多许多啊,且容我想想……咦,莫不是对那名别有风度的独孤公子起了心思?”映月一双美眸中满是惊讶与喜悦,两只手掌轻轻一拍,连语气都欢快起来,“仔细想想,还真是呢。怎么,用不用师姐替你送出个香囊之物什么的?”
  
  这一连串的话问出,轻纱后关静的粉颊已经快红的滴出血来,羞恼道:“师姐你说什么呢~”
  
  不过那小女儿家羞中带怯的模样却真看得映月一愣。
  
  “呀,看样子还真是独孤工资……”
  
  “师姐,静静要和你比剑了啊!”关静羞怒争辩道。
  
  “咯咯~”映月掩嘴轻笑,关静这小性子真是和她胃口。
  
  “好了,师姐不逗你了,前方就是鱼梁城门了,我等还是快进去吧。”
  
  然而话音落下,连映月的眼中都浮出讶然。
  
  “独孤公子?”
  
  马蹄轻快的落在青石路上,披着貂绒大氅,散漫不羁的操控着缰绳,狭长有神的眸子中满是淡然。
  
  这番气质风度,让不少行人纷纷自行让开。
  
  听到轻灵悦耳的呼声,秦隐轻轻一瞥,眼中同样闪过讶然,勒住白马,在两条路口交汇处隔着五丈间隙,随手抱拳示意。
  
  “原来是两位瑶池仙子,真是有缘。我欲进城,莫非两位也是?”
  
  寥寥几语,不轻不重,看似高傲却不让人着恼。
  
  不得不说,秦隐在这些话上把握的分寸,让交谈者非常舒服,就好似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彼此之间无需客套。
  
  两女同时回礼,关静脸上的羞红还未消退,好在此时有轻纱遮面,让人看不清。
  
  “我二人亦要进城。”
  
  “那鱼梁城要凭空添了几分美色,哈哈。”放声一笑,秦隐淡然望着前方兵卒,侧手示意,“两位先请。”
  
  拉过缰绳,秦隐颇有风度的为两人让开道路。
  
  “多谢公子。”
  
  “对了,那只漂亮的红雀子呢?”关静刚刚迈出几步后,想起什么似的小声问道。
  
  “你说那贪吃的鸟?吃多了在天上遛食呢。”
  
  秦隐随手一指天上,左手扣环吹响。
  
  一道红影疾射而下,稳稳落在秦隐肩头。
  
  分足顿步,昂首挺胸,目不斜视,最后再展开通红冠羽。
  
  这一套动作做全,胖雀子的威风可是抖出来了。
  
  “好俊的雀子。”关静由衷称赞道。
  
  毕方满意的扬起脑袋,这话说到心坎里了,是女人里难得的好人。
  
  当然本圣尊也是做了件好事,帮着秦隐物归原主了。
  
  想到此处,胖雀子心中为自己高声喝彩!
  
  鱼梁城卒颇为尽职,在秦隐三人靠近城门时,已然围了上来。
  
  “身牒!”
  
  走在前列两女顿足。
  
  映月此时的眉目中没有了对秦隐时的和善,皓腕一扬,一枚乌木牌掷出,声音带着淡淡的冰冷:“我二人为昆仑瑶池宗弟子。”
  
  “仙子失敬,只是核对一下身牒便可。”守卒听到是七十二洞天的门下弟子,连忙客套道。
  
  “无妨。”
  
  映月摆摆手。
  
  “身牒核实无误,瑶池宗,映月。”
  
  城卒将身牒置于一尊尺宽的水晶鼎中,待看到于中央玉板上映出的文字与纹路后,点头侧身,示意映月先一步入城。
  
  “这位仙子……”城卒再次抬头。
  
  “唔……该我啦。”关静茫然看了一眼,这才想起来光顾着吃了,都没提前取出乌木牌。
  
  等等,自己刚刚从酒肆中出来是不是忘记了?
  
  “师妹,怎么了?”映月看到有些发愣的关静,轻声询问。
  
  心中一慌,关静下意识拂过腰侧,在摸到一枚硬物后,目光终于安定下来。
  
  遂甜甜一笑,道:“刚刚险些忘了这身牒放在哪儿了,还好带着呢。”
  
  纤纤素手将身牒递出。
  
  同样的动作和流程,城卒自己都明白这不过走个过场,在身牒刚刚置放于水晶鼎时便开口说道:“身牒核实无误,瑶池宗……额……”
  
  城卒声音一滞,满目茫然的抬头。
  
  “怎么,我身牒是假的?我也是瑶池宗弟子呢。”关静有些不满的说道,声音特意拔高了一个小调调。
  
  “不、不是……没错。”城卒慌忙摆手,强行将满腹疑惑咽下,完整的把那句话说出。
  
  “身牒核实无误,瑶池宗,东……嗯,东方不败。”
  
  嗫嗫诺诺。
  
  这次,城卒是低头双手将身牒送过来的。
  
  这名字听着就霸道不好惹啊!
  
  他只是一名普通小卒,刚开了十几条灵脉,四十岁前能入气旋一重都烧了高香,自己刚刚可别触怒这种七十二洞天的大能。
  
  哈?
  
  关静的一张樱桃小口愕然张开。
  
  无聊看向城中的映月,身躯猛地一颤。
  
  “东方不败仙子,请入城门。”
  
  城卒重重鞠躬。
  
  于是,堂堂瑶池宗三代弟子,关静大小姐,就这样脑袋懵懵的走进了鱼梁城。
  
  “师姐……我是静静啊。”
  
  少女看着憋得满脸通红的映月师姐,满目委屈。
  
  “咳咳。”
  
  秦隐努力用咳嗽遮掩住差点露馅的笑容。
  
  唉,坑了这么个害羞的姑娘,自己真是有点良心上的不安啊。
  
  “这是本公子的身牒……”
  
  看那倨傲做派,城卒不敢怠慢,慌忙捧过。
  
  “身牒核实无误,宁州……独孤泰迪。”
  
  城卒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不够用了,满脸懵逼的递还乌木牌。
  
  “公子好名字,一看便是大户人家,这等名字闻所未闻。”
  
  东方不败……
  
  独孤泰迪……
  
  这些名字,都这么硬的吗?
  
  秦隐假装咳嗽两声,努力不去看那边呆萌的关静,淡然点头,纵马迈入城中。
  
  ====
  
  PS:不知道这种状态还能持续多久,无休止的询问、笔录、做材料、作报告……侵占了我除了睡觉之外的所有时间。对比一下,发现还是写更有成就感,也更让自己心里快乐。目前已经隐隐有了离职的念头,再酝酿一下,老当琢磨琢磨……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