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31章 余者,皆斩

第131章 余者,皆斩

乔泰,鱼梁西城伍长,当听到城中悲凉号角响起时,先是一愣,随后便是大惊。
  
  “鱼梁铁卫我捕贼。”
  
  身后一众正列队习练的鱼梁铁卫,闻言同时抬头,铿锵应声:“是!”
  
  然而当乔泰转身准备率队前行时,却见天空飞来一物,下意识伸手接住。
  
  范宦惊惧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直勾勾看着乔泰。
  
  紧随其后的鲜血甩了他一脸。
  
  “这是绣衣使大人!”
  
  迸这种玩意,只觉一股凉气直冲天灵盖,但偏偏乔泰还不敢再将这颗首级丢出去,咬牙怒吼:“为本伍长包裹此物,交于护城将军。”
  
  话音刚落,便借势将这首级扔向身后兵卒。
  
  弊级的一名鱼梁铁卫,满面悲怆看着乔泰背影。
  
  “还不快包起来!”
  
  “是,大人。”
  
  兵卒灰溜溜的出队,边跑心中边骂。
  
  看到成功将锅甩走,乔伍长心中也是安定下来,顾不得自己满身鲜血,盯着前方大喊道:“范绣衣是从前方飞来的,贼人定然跑不远,我等向前追击!”
  
  于是,铁甲兵卒们浩浩荡荡杀向前方,同时伴随着一句高呼——
  
  “城西有刺客!”
  
  然而,谁都不曾想到,这三个方向皆是秦隐布下的疑阵。
  
  而此刻的永夜冢虎,却在向鱼梁正南而行。
  
  仅差一重便可臻至大成的追星腿法,在这秀梁里,除非黑水百骑亲至,不然以那些气旋境的修行者,绝无可能追上。
  
  屋瓦、树木、城墙、兵卒,在秦隐身后飞速后掠。
  
  寒铁覆面,那一双冷酷的眸子,没有半点感情。
  
  秦隐所望之处,正是鱼梁护军府!
  
  两尊石雕巨狮双目怒瞪,廊门之下四名魁梧府兵分列左右。
  
  偌大的护军府郯,纵然有行人偶尔经过,也是离得远远的。
  
  石将军的威势,可是在这几个月响彻了整个鱼梁。
  
  只要被他认成了作奸犯科之辈,一旦被羁,连伸冤的机会都不可能给,当日便会暴毙于大牢之中。
  
  府勐人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那些商贾贵胄送来的礼物,无论是金银珠宝还是灵丹妙药,石兴错照单全收,没有丝毫顾及。
  
  谁都无法想象,石兴错竟然连基本的客套都没有,难道他不知道有些东西拿着烫手吗?
  
  可是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话在石兴错身上,青反。
  
  钱该收,事不办,若是有人不满生事,那便寻个理由捕了。
  
  几次下来,石兴错便在这鱼梁留下了名声。
  
  貔貅、饕餮
  
  但无论旁人怎么议论,人家就是不在乎。
  
  到了如今,连带着石府下人都变得骄狂起来,见了人总是摆出一副石将军最大我老二的姿态。
  
  此时四名府兵聚在一起,哪怕听到城中的号角声都没任何反应。
  
  “看样子刺客不是一人,烽烟四起呐,哈哈。”
  
  “呵,有刺客也跑不到这里,咱们几人的责任就是把这府圬好,只要确保将军府无恙,管那么多事作甚。”
  
  几名府兵对话间,看到街道上慌乱逃跑的人群,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逃跑的老妪不慎将手中菜篮甩掉,着急回身想要捡回,却被人群推着向前,急的老妪不断哭嚎。
  
  “有趣,有趣!”
  
  府兵们大笑着点评,眼看着那名老妪被人群冲的不见踪影,继续进行下一番点评。
  
  直至人群消散,露出那道静静走来的身影。
  
  众人笑声才戛然而止。
  
  噌!
  
  长刀出鞘,四人同时森然喝道:“来者何人!”
  
  一袭长衫,鲜血斑斑点点似梅花绽放。
  
  冰冷铁面,映衬的眸子没有半点温度。
  
  那双年轻的目光安静落在护军府三字牌匾上,看的很是认真。
  
  听到府兵的厉喝,视线的焦点终于落在正前。
  
  “可是石兴错府邸?”
  
  声音轻缓,似是路人平朝问。
  
  “尔是何人,竟敢直呼石将军之名!”
  
  “有人擅闯将军府。”
  
  “先抓起来,投入水牢。”
  
  四名府兵分列两队,高吼一声之后便迎着那道铁面身影大步冲去。
  
  只是,这一刻,四人耳畔同时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永夜威名,还是不够啊”
  
  恩?
  
  永夜?
  
  四人抬头,眼中先是泛起疑虑,紧接着便葛巨大的惊惧。
  
  “永夜刺客!!————”
  
  为首府兵这一声刚刚出口,只听得一声利刃入体,修长刀锋穿心而过。
  
  哗哗作响的铁甲,在醉今朝的寒铁刀锋之下,如纸糊一般。
  
  府兵的脸色由鲜红转为煞白,惊恐的眼神落在自己身前三寸。
  
  秦隐冷漠抬头,双手合握刀柄,看着被自己刺穿的府兵,再度踏地。
  
  脚掌碾碎青石,一步一声重响。
  
  秦隐就这样持刀顶着一人向前大踏步狂冲,脚步越来越快。
  
  一息之内,长刀接连洞穿三人,只余下手指长的刀锋露出,直指最后一人眉心。
  
  “石兴错可在!!”
  
  挂着的三具尸体之后,一双冰冷的眼睛静静直视。
  
  炽烈的气息从鼻腔、口腔中涌出,连带着这道声音都仿佛被点燃一般。
  
  最后一名府兵愣住了,随即仿佛惊厥般啊的一声大喊,胡乱挥刀向前砍去。
  
  那双眼皮垂下,铁面之后再无一字发出,长刀带着惊人的力量向前一贯。
  
  刀锋没入第四人眉心。
  
  一刀贯杀四人,画面仿佛凝固在这一瞬。
  
  冷风卷动着枯叶,护军府前一片安静。
  
  呲
  
  刀锋与骨骼摩擦的声音缓缓响起。
  
  六尺七分的刀锋从四人体内轻轻抽出。
  
  噗通。
  
  没有刀锋支撑,四具尸体重重落地。
  
  秦隐抬起眼皮,身影拖出一道残像。
  
  刚刚从府门中冲出的两名气旋二重境修行者,穿着军中劲装,还未来得及看清眼前形势,便觉得一只手掌猛地扣在自己头顶,向前一压。
  
  染血刀尖透胸而过。
  
  两道气旋之声刚刚炸裂,还未来得及爆发,便已结束。
  
  至于另一人,秦隐侧首,视线与对方平静相望,左臂抬起,五指撑开。
  
  刚刚冲出的气旋境修行者一愣。
  
  这是何意?
  
  念头刚刚葛,但见掌心之中一道漩涡凭空钢。
  
  横起的臂膀披着一层火色。
  
  灵脉内,半颗气旋的灵力被骤然吸空。
  
  萨代之的是,那开始疯狂旋转起的灵力漩涡。
  
  ——擒龙!
  
  那名气旋境顿觉耳畔有洪钟大吕作响,惊惧抬首。
  
  半空中,一道淡红光辉凝聚的手掌一闪而过,携着狂风劲力猛然盖下。
  
  轰!
  
  仿佛一尊铜鼎砸在脑门,他整个人都被拍在地面。
  
  咔。
  
  挣扎间刚要抬头,背后一声骨碎,眼珠怒凸,气息断绝。
  
  秦隐跨过尸体,歪头打量前方片刻。
  
  沉重的刀锋点在地面。
  
  嗞
  
  火星四溅。
  
  秦隐平视前方,刀锋拖地,大步直行。
  
  声音朗朗回荡整个府邸,更于听者心中掀惊雷。
  
  “永夜办事。”
  
  “知石兴错所在者,不杀。”
  
  “知石兴错去向者,不杀。”
  
  “余者,皆斩。”
  
  ps:人在杭州两周了,加班快加到吐血,明天申请了一天假期,我真要罢工了,我躲宾馆里码码字放松一下第一次感觉码字是放松的,这t的国企改革的比私企还压榨啊。
  
  手机阅读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