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32章 我笑尔等皆一般!

第132章 我笑尔等皆一般!

“石将军去哪里我真不知……”
  
  长刀掠过,鲜血四溅。
  
  那名府邸护卫捂住喉咙颓然跪倒在地。
  
  秦隐的手很稳,所以他握着的刀同样很稳。
  
  “……你呢?”
  
  轻轻的声音,不急不缓。
  
  秦隐顿足,双目微垂,看着瘫倒在地的侍女,醉今朝在半空掠过一个弧度,轻轻悬于对方颈前。
  
  “奴婢……”侍女仰头看着那双古井无波的眸子,吓得浑身瑟瑟发抖,但是她却猛地闭目咬牙喊道:“奴婢只知道石大人出门向东去了!”
  
  一息、两息……
  
  没有想象中刀锋抹过脖颈冰冷感觉,侍女试探睁开眼睛。
  
  沉重的长刀在秦隐手中如若无物,刀锋轻轻挑起侍女下巴,秦隐平静开口:“很好。”
  
  话音落下,秦隐便将视线继续投向前方,跨过了这名活下来的侍女。
  
  看到这一幕的人顿时觉得自己寻到了生机,另一名家丁还没等到秦隐走来便主动凑上去,讨好说道:“我也看到了,石大人向东去了。”
  
  秦隐顿步,俯视对方。
  
  家丁拼命露出讨好的笑容。
  
  “他去找谁了?”
  
  啊?
  
  家丁愣住,努力回忆着,“他……他……”
  
  “为难你了。”
  
  秦隐与对方错身而过,反手一刀将对方捅穿。
  
  ……
  
  “石将军早上独自一人去,只提了一个锦盒。”
  
  “可活。”
  
  ……
  
  “大人饶命。”
  
  “饶不得。”
  
  ……
  
  从始至终,从南门到北堂,秦隐开口只有简短两三字,直至他走到厅堂前,仰头看着那挂在墙壁的一身漆黑铁甲。
  
  “杀十七人,活十四人。七人言石兴错东行,两人提及太守府。”
  
  秦隐拂袖转身,长刀斩断堂内香烛,明火似花瓣飞起零落窗格床榻。
  
  噼啪!
  
  蜡油浸染窗纸与布帛,顿时燃起熊熊烈焰,滚滚浓烟升腾而起。
  
  秦隐从烈焰中大步跨出,侧首看着东方。
  
  “鸡鸣村老幼的空冢前,还差这最重要的一颗人头。本来也要寻你,刚好……”
  
  “一并办了。”
  
  秦隐顿足抬头,注视着四名翻身落在高墙之上的鱼梁城将。
  
  “鱼梁巡逻将,展博!”
  
  “巡逻将,蒋枫华。”
  
  “南城将,徐宏。”
  
  “南城副将,邹太明。”
  
  四人异口同声,看着秦隐,声音喝如惊雷。
  
  “今日定斩你于此地!”
  
  言毕,只听得半空铁甲哗哗作响。
  
  数道气旋炸裂声伴随着碎瓦激荡半空。
  
  四柄长枪同时横出,如蛟龙挂海,带着惊人的气势重重拍下。
  
  长枪与重刀相交,火花四溅。
  
  轰!!
  
  秦隐周身三尺之内的地板瞬间崩碎,双脚瞬时下陷。
  
  “受死。”
  
  四人再度暴喝,长枪重压。
  
  然而,那柄横在枪刃下的重刀,却纹丝未动。
  
  一道冰冷沉寂的声音缓缓与尘雾中绽放。
  
  “是不是走了石兴错……”
  
  “这鱼梁城就没人了么!”
  
  腹腔一吸一呼之间,秦隐周身七大气旋瞬开!!
  
  每一声都宛如青石炸响。
  
  气旋七重!?
  
  四双眼睛同时瞪圆。
  
  这一刻,一股惊人的巨力从枪刃之下倒卷而来。
  
  轰!
  
  连阻拦半息都不能,四人瞬时崩飞。
  
  醉今朝在秦隐手腕间旋转,划出一片绚烂刀光。
  
  砰、砰、砰、砰!
  
  八截尸体横飞砸烂墙壁。
  
  秦隐单刀挂血,踏着白墙黑瓦,在四周喧嚣呐喊声中悍然冲向鱼梁太守府。
  
  浓烟、烈火,直冲云霄。
  
  少年携一身豪烈,似破云之箭。
  
  鱼梁城内,兵甲调动如龙。
  
  城守府,高文陆负手跨出中庭,除去身后三十弩手,更有身侧一人抱剑神色冷漠,胸口青色云纹早已表明他的身份。
  
  修行宗门——云台宗!
  
  “有劳余真人为我鱼梁除孽了。”
  
  “今日既恰逢刺客作乱,又岂有不管之理,我余潮倒要看看,在这云台宗所佑之地,何人造次!”
  
  抱剑之人眉目之中尽是冷傲。
  
  他乃云台宗青石一脉内门俊杰,以屈屈二十之龄晋气旋九重!
  
  一手浮尘剑法,足以在暴雨之中,尽断五丈银瀑。
  
  “老爷。”
  
  “老爷。”
  
  “参见城守!”
  
  一路前行,两侧无论兵卒杂役,俱是低头躬身。
  
  高文陆依然负手,面色阴沉不减半分,在绕过凉亭假山之后,顿足,看着前方紧闭的红漆大门,淡淡出声:
  
  “打开。”
  
  身侧兵卒慌忙抱拳跪地,“府外有刺客作乱,大人千金之躯万不可以身涉险。”
  
  “我为气旋七重,余真人气旋九重,身后还有军弩三十具。”
  
  “本城守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开门!”
  
  兵卒抬头,刚欲开口。
  
  轰!
  
  红漆大门重重倒地。
  
  “不必开了。”
  
  长衫,铁面,寒刀。
  
  隔着尘雾,秦隐与高文陆平静对视,“高文陆?”
  
  “本太守在此,跳梁小丑之辈,倒是有胆。”高文陆右手轻轻扬起,身后三十弩士顿时铺开,箭锋同时指向府邸大门。
  
  “犯我鱼梁,日当把你悬于城门。”
  
  “太守不必动怒,此事交于我便是。”余潮抱剑而出,冷漠注视着秦隐,周身噼啪接连九道气旋炸裂,灵力浩荡。
  
  “也好将我云台宗门威名,显于俗世。”
  
  秦隐那双冷铁般的眼珠终于动了动,落在余潮身上。
  
  “你算……哪根葱?”
  
  余潮双眉挑起,冷声开口:“狂妄,不识抬举!”
  
  秦隐听到此句,放声大笑,提刀前行。
  
  余潮手中浮尘宝剑拔出,遥指秦隐,“有何可笑?”
  
  “虎入林。”
  
  “鹤归山。”
  
  “我笑尔等……皆一般!”
  
  秦隐目光扫过当空红日,垂地重刀缓缓抬起,“午时正好,还请上路。”
  
  “找死!”
  
  高文陆的阴冷面色再也绷不住,扬起的手掌猛地压下。
  
  三十具弩机同时扣下。
  
  箭如雨发!
  
  秦隐冷笑,左手五指森然撑开,扬起。
  
  ——擒龙!
  
  浩荡灵力构成的红色大手掠过半空,将那些箭矢一把握住。
  
  三十支弩箭猛地悬停。
  
  伴随着筋肉绞结之声,秦隐左臂猛地下压。
  
  ——摄虎!
  
  弩箭以两倍速度倒射而回。
  
  那些军弩手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利箭穿喉。
  
  仅仅一击,三十人便殁去近半!
  
  再抬首,一道银练卷风而过,秦隐猛地横刀而拦,火星四射,脚下青石俱碎,倒滑三尺。
  
  “第七气旋尚不稳,有何胆量说此大话,刚刚倒真险些唬住我余潮。”
  
  余潮立于秦隐身前十步,浮尘宝剑光华如白羽,斜指红日当空。
  
  身旁更有高文陆讥讽而笑。
  
  单论修为,气旋九重压制已经快要跌至气旋六重的对手。
  
  再说功法,余潮的一手浮尘剑精妙不知超对面几何。
  
  这已是必胜之局。
  
  秦隐视线扫过前方,摇摇头。
  
  “今日尔等、必死。”
  
  左手大拇指轻轻一挑,一枚赤红药丸弹入口中。
  
  秦隐闭目再睁开,瞳孔……
  
  一片赤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