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虎君 > 第134章 说书人

第134章 说书人

“就说那永夜冢虎,青面獠牙,用得一把三百斤灵刀!”
  
  “先是一刀荡起火云千重,把鱼梁护军府给烧成了废墟。”
  
  “随后,噔噔噔噔!一步一个脚印将十里商铺都踏成了齑粉,一刀又削了鱼梁太守的脑袋。还有云台宗高徒余潮,死的那叫一个惨,舌头吐出三尺,死不瞑目啊……”
  
  随着说书先生抑扬顿挫的描述,酒肆里不时传来倒吸冷气的呼声。
  
  “再说这冢虎从太守府杀出来,他又是如何出去的呢?”
  
  “这就容小老儿下回给您自己讲讲了。”
  
  穿着长衫的先生慢条斯理的端起茶盏,品了一口香茗,眼角余光扫过四周。
  
  果不其然,台下一片骂声。
  
  紧接着便是一片铜板夹杂着碎银飞来,还伴随着些许谩骂。
  
  “钱都给你这老家伙了,快说!”
  
  眯眼听着耳边叮叮当当的落盘声,说书先生满意的颔首放下茶盏,抄起折扇啪的一下拍在掌心。
  
  “诸位看官既然如此赏小老儿面子,第二回这便开始!”
  
  “一把绝世凶兵,在冢虎手中挥起来好似恶鬼重归了人间,直杀的鱼梁城卒哭爹喊娘,唰!就这么一下……”
  
  听众同时瞪圆眼睛,屏气凝神。
  
  “十名铁卒,连人带甲,俱碎!!这一刀好似大河汤汤,此去无涯。”
  
  “再一刀,车马惊乱,十人再殁!正所谓三分醒,挥袖尽是风雅,七分醉,刀指之处皆为潇洒。”
  
  “永夜冢虎,携刀南往,偌大的鱼梁城竟是无人可拦……”
  
  “城卒四十,好似玩笑一般,乍一看像浪峰横拍而来,气势巍然。”
  
  “但永夜冢虎,就像那百年礁石,将狂澜怒浪击得粉碎!”
  
  啪!
  
  折扇再度一拍,说书人铿锵看向前方,声音洪亮:“世人都说永夜恶名,似过街老鼠,但今日一看,这冢虎可谓满身侠气,提刀拎酒,踏歌而去,好一个决断是非恩仇!”
  
  这一声定论下的果断,顿时赢得满堂喝彩。
  
  尤其是那些穿着兽皮短袄的江湖汉子们,更是满面红光,巴掌拍的响亮。
  
  “好!”
  
  “再来一个,爷还赏。”
  
  ……
  
  阵阵喝彩此起彼伏。
  
  酒肆角落,一名少年只感觉这酒喝着喝着就变了味。
  
  而那只披着破抹布似家贼般的胖雀子,则是仰头用敬佩的目光看着秦隐,雀翅竖起大拇指状,这是发自肺腑的敬佩。
  
  所有的动作,都在描述着一个词汇……
  
  【牛逼】!
  
  秦隐无语望苍天。
  
  凭着一手巧夺天工的手艺,但凡所谓通行身牒之物,在他面前通通构不成阻碍。
  
  两日奔回了金阳城,却没想到鱼梁的消息都已经传到金阳的酒肆之中,更没想到自己单刀出城南这一段,都被改成了故事。
  
  这些说书人真是为了生计连节操都不要了。
  
  除了妖族,这世上哪还有青面獠牙提着三百斤重刀的人?
  
  不过后面那段定论……
  
  秦隐倒是颇为满意的收下了。
  
  这先生说的还挺是中肯,不枉刚刚自己扔的那一两银子。
  
  毕方不动声色的将身前那碗女儿红给喝完,然后借着酒劲儿跳到秦隐肩上。
  
  “我说,你这一手动静玩大了,接下来可是寸步难行啊。”
  
  秦隐笑了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提起包袱转身走出酒肆,任由冷风刺面,将脑子吹醒。
  
  十月廿九,金阳城的街道上的人少了许多,实在是因为今年的初冬比往年冷了太多。
  
  这种趋势看去,恐怕过不了多久便要再度飘起雪花。
  
  秦隐龙行虎步,酒气随着周身灵力蒸腾而出。
  
  明明是冷冽初冬,但秦隐却是头顶热气,周身无人,他不急不缓说道:
  
  “何来寸步难行之说?我入门身牒独孤泰迪,我留名号为冢虎,见我面者仅有城南四十死尸。见我背影与侧影者无非三三两两,乃我故意所为,这些人又怎能识破我的伪装?”
  
  恢复了原本面貌秦隐,依然是那名朝气蓬勃的少年模样,但是说出的话却着实惊世骇俗。
  
  “对啊,你那还藏着改头换面的邪术!!若不是你的声音,连爷爷都没认出你来。”毕方被唬得一愣一愣,猛地一拍大腿喝道,不过胖雀子又很快泛起疑惑。
  
  “你故意留下名号作甚?另有深意?”
  
  “偌大的天武王朝,宗门林立,强者无数。朝廷的人不可能都是废物,只不过偶尔出现的废材被你我遇到。留下冢虎之名,自然便是将铁手铜判的人向永夜地宫身上引。至于我,短期内,自然是不用此名了。”
  
  毕方听了大吃一惊,“你又有新打算?”
  
  “四十日后,千宗大选,南郡之地,最大的场地,便是这金阳城!”
  
  秦隐大步流星,声音果决,“单靠杀人掠货,寻宝探秘来获得功法,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我需要进入宗门沉淀一番。”
  
  “只有踏入更高的层次,才会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
  
  ……
  
  “那你可还要报仇?当日鱼梁城,那个穿了你一枪的黑水骑,爷爷可是记得清楚!”
  
  ……
  
  “为何不报?永夜密信,石兴错已非鱼梁城将。”
  
  “他入了这南郡某处的天武灵池,为的就是千宗大选。”
  
  “既然人在南郡,那我与石将军,就在四十日后相见了。”
  
  秦隐渐行渐远,声音也渐渐变得飘渺。
  
  ……
  
  他月鱼梁一别,甚是想念。
  
  四十日内,还请石将军,好好活着。
  
  ……
  
  ……
  
  南郡边缘,一处小镇。
  
  两匹白马欢快的踏着短步,马车平稳前行,穿过这安静祥和的小镇。
  
  遮挡车窗的绸帘被一只素手轻轻掀起,露出车厢内的两道倩影,轻纱遮面,云遮雾绕,尽显仙灵之气。
  
  “小小南郡,短短数月,倒是出了不少惊天大事。不说墨东侯入郡与抚军府被袭,就说这鱼梁……当真一言难尽。”
  
  “映月师姐,你是不是也看出来了……”关静有些担忧的说道。
  
  “看出什么来了?你说那永夜刺客就是独孤公子?”映月没好气的回道。
  
  “啊~”关静失声,结结巴巴的说道,“你真、真看出来啦!”
  
  “你个小妮子,你师姐还不是那些七旬老妪,眼睛还没瞎!”映月好气又好笑的点着关静白皙的脑门。
  
  “一柄长刀,一身冰蓝长衫,行走间的潇洒身姿,除了你惦记的独孤公子还有谁!?”
  
  “话说回来,独孤……泰迪,这名字也真是有些奇怪,至今也没弄清寓意何在,想来出身高贵,另有深意吧。”
  
  面纱后,关静的一张小嘴已经张圆,原来师姐都知道了!
  
  “行了,别给你师姐上眼药。江湖凶险,这等人不是你能惦记的,我昆仑瑶池距离此地甚远,你师姐可没心思关心这些俗事。”
  
  关静顿时搂住师姐的胳膊,娇憨说道:“独孤公子帮了我们,他看着可不是坏人,那般做派,可能……定然是有苦衷!”
  
  开始还有些犹豫,但说到最后关静已经无比肯定。
  
  “你呀!你能看出什么来,知人知面不知心,将来等我们静静成为大高手了,想见谁就见谁。”
  
  “师姐……我还是担心独孤公子……”
  
  “你!你个没出息的,出去可不要说是我七十二洞天门人!”
  
  “哦……”
  
  “气死我了。”
  
  “不要生静静的气。”
  
  “……”
  
  马车继续欢快前行,向着西山昆仑。
  
  在山巅之上,还有她们的小师妹等着带回去的礼物哩。
  
  ps:公开竞聘成功,老当笔试面试第一算是去了个新部门,不曾想这晋升之后便是出差,到此刻人已在杭州二十天……把我好好一本书给磨废了……真是愧对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