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们这群小鬼,毛都还没长齐呢,约别人切磋。”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是师尊大人吴天机,“他若发起疯来,本座都未必治得了。”
  
      随着吴天机的身影,众学员都是恭恭敬敬,而闻见师尊最后一句话,各个心中恍若雷劈,震撼的不得了。
  
      “前辈,别拿我开玩笑。”瞧着因为一句话,就让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怪物,彭烨顿时无奈的看向吴天机言道。
  
      “哈哈哈,我可没开玩笑。”吴天机来到彭烨身边,哈哈大笑,“走吧,就在刚刚,那个假扮你的人,已经招供了。”
  
      “这么快?”彭烨一愣,不过几个时辰不到的时间而已,那人居然这么快招供了?
  
      彭烨心惊,这从侧面反应出了有妖气学院的手段,不得不佩服,同时也有种让人不寒而栗。
  
      “随我去万劫牢吧,介时你可自己去问他。”吴天机总是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模样,笑着道。
  
      ……
  
      万劫牢。
  
      其位置就在学院殿宇不远的山峰,山峰有口,直下三千便是牢。
  
      彭烨跟在吴天机身后,来到了地牢深处,一路上,这里的牢房刷新了彭烨的三观,居然全部都是用结界形成,处之便如同天罚而降,痛苦不已。
  
      “真是先进。”彭烨喃喃自语。
  
      “进牢的恶人都会被禁锢或者被散去修为,所以进来这里的,还没有一个人能逃的出去。”吴天机笑道。
  
      “够狠。”彭烨话不多,开口就说俩字。
  
      “在这九荒,你若不狠,别人就会踩在你的头上。”吴天机道出实话,“以仁治暴,莫说无用,但百分之九十,只会暴上加暴。”
  
      “这个我懂,一味忍让只会让人得寸进尺,这是人之本性,而真正能做到被感化的人,最后也少有不是世外高人。”彭烨笑了笑。
  
      “哈哈哈,看来你思想已经跟我们这些老家伙一个档次了。”吴天机闻言欣慰的夸赞道。
  
      “前辈抬举。”彭烨尬笑了笑。
  
      不多时。
  
      两人来到了关押那个假彭烨的牢笼前,透过透明结界,你可以清晰的看见他。
  
      他还是那副模样,这不仅仅是易容那么简单,好像他本来就长的那样,这让彭烨有些不太习惯。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好像变得苍白了许多,似乎刚才经受什么不可描述的折磨,令他有些萎靡不振。
  
      “谁指示你假扮成我的。”彭烨开始了审问,神情正色。
  
      “我是地藏王府的人,这么做,是因为我跟你长得很像,且上头的人已经观察你很久,有魔的潜质,若是能归顺我们,将是我们地藏王府的一大猛将。”男子开口,“我是地藏王府暗部大神之子,快放了我,要不然,九荒将陷入永无休止的战乱,后果你们自负。”
  
      “果然是地藏王府,暗部大神的儿子确实很厉害啊,半步神王境放眼整个九荒,年轻一辈怕是也鲜有人敌。”彭烨看向他,神情渐渐变得黑化起来:“不过你错就错在长得不仅跟我很像,还惹怒了我。”
  
      一股冷冷的杀意波动生起,周围的温度都仿佛在彭烨面前低了头,吴天机也是为此小惊了下,因为他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与世无争的少年,居然有这种恐怖的杀气。
  
      “你说过只要我招供,就不杀我的!”那男子自然也感受到了这种真真切切的杀意,顿时看向一边的吴天机喝道。
  
      “我是答应不杀你,可现在他才是主角,与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倘若还是有妖气的学生,兴许我还能做主,可惜了,他不是。”吴天机甩了一手好锅。
  
      “我不服!”男子怒吼,眼睛布满血色,看向彭烨,“堂堂正正来一场决斗,我撒比亨刁未必会输给你!”
  
      “原来你叫撒比亨刁。”彭烨闻言开口,“确实很叼啊,不过,你们还不配跟我说堂堂正正。”
  
      说话间,结界消失,彭烨一步一步去到了牢内。
  
      “你杀了我,地藏王府的势力不比有妖气弱!九荒再无你容身之地!”撒比亨刁一步一步后退,被逼入墙边,眼睛瞪大,满是恐惧。
  
      若是修为没有被吴天机禁锢,确实如他所言,不能说一定能赢,但也未必会输给彭烨。
  
      毕竟他也有大帝的异像,且会彭烨所有的秘法,就连御剑术都模仿的有模有样,堪称复制版。
  
      由此看来,地藏王府为了培养这个人没少在他本身资料上下功夫,不过能在这三四年时间培养出这么一个人才,地藏王府的底蕴还是不用质疑的。
  
      “彭烨你要想好了,他这一死,你不仅只是与地藏王府不死不休,而是与整个九荒的黑暗势力为敌了。”一边的吴天机说了句实在话,地藏王府众所周知九荒黑暗势力的头牌,就好比有妖气是九荒正道势力的头牌一样。
  
      彭烨一剑丝毫没有犹豫,直接穿透撒比亨刁的天灵盖,瞬间神形俱灭,干净利落。
  
      “正道联手对付我四年,从弱鸡到现在,你见我何时怕过,现在只是换了对手,轮到了黑暗势力对付我罢了,何况我现在已经不是弱鸡,你觉得我会因为一个暗部大神的儿子害怕吗。”彭烨擦掉剑身上的血,转身看向吴天机说道,“就算他是地藏王的儿子,我也照杀不误。”
  
      说完,便是朝着万劫牢上一步一步走去。
  
      吴天机一个神王强者,居然都被彭烨一句话给怔到了,望着那离开的背影,略有复杂之色,让人琢磨不透。
  
      ……
  
      彭烨在有妖气主院住了半个多月。
  
      这半个月来,外界也已经洗清了两个彭烨的事情,而那个假彭烨的身份也被有妖气公布于众,顿时将整个九荒都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九大荒正道势力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全都进入了一级戒备,可见地藏王府的影响力有多强。
  
      不过除了地藏王府带来的恐慌,更让人议论说道的,便是彭烨杀了地藏王府暗部大神的儿子。
  
      刚刚洗白的他,居然又惹上了黑暗势力的最强地头蛇,无数人都对这个叫彭烨的人感到无比佩服,如此霸道行事,怕是有妖气学院也没底气干出来。
  
      按照以往的作风,有妖气更愿意拿这个大神儿子当做底牌,以便来遏制地藏王府,而彭烨则是快刀斩乱麻,说干就干,不带眨眼,当真是快意恩仇啊!
  
      当然了,很多人觉得霸道是霸道了点,但这斩的干净利落,确实令人痛快!黑暗势力为虎作伥,丧尽天良,当诛!
  
      

返回目录

九荒剑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山只为原作者白字先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字先森并收藏九荒剑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