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河仙侠录 > 第两百零二章 龙性本什么?

第两百零二章 龙性本什么?

见到段一意竟然还有战力,慕容龙眼睛一亮,急忙策马来援。
  
  那同样跟在慕容龙身后的老妇虽然一同跟在慕容龙的身后,可是看段一意目光却是充满了阴郁。
  
  而在这时那名被称作玉楼的女子,却是在一个山坡之上目睹了段一意斩杀祝家三少爷祝彪的全过程。
  
  她嘴角勾着一抹笑意,眼中却是一颗颗的滴着泪水,表情看起了甚是怪异。
  
  那妖艳女子,深深吸了两口气之后,带着一众的巡山人并没有从右前峰的山道往外逃,相反这女子却是向着右前峰堡垒后的祝家院子而去……
  
  段一意半跪在地,背后骨翅收拢将自己的身体包裹着,只在前方露出黑锋粗长的枪口。
  
  他又是一枪将一个溃逃的巡山人轰翻,不过这一枪却是失了准头,那巡山人被黑锋子弹强大的动能轰倒之后,竟然又是爬了起来。
  
  那巡山人举起手中的包铜梢棍对着段一意的脑袋就是砸了下来。
  
  段一意狠狠的将冰冷的空气吸进了肺部之后,躬身取下了黑锋上的刺刀,低吼一声冲进了那巡山人的怀中。
  
  那梢棍打在了段一意的背上而段一意也是将手中的刺刀插进了那巡山人的心窝。
  
  而慕容龙也是终于来到了段一意的身边,见段一意状态不好,翻身下马就是将他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慕容龙一边招呼着那老太带着哲别骑兵清除依旧在顽抗青蓉堡守军,一边将段一意扶了起来。
  
  慕容龙凭借段一意那独特的黑锋和淡金色剑气认出的他,现在抱着他却是一惊,和段一意竖瞳一对之后手中一抖,竟然险些将其摔在了地上。
  
  慕容龙左右看了一眼,急忙将其搂在了自己的怀中,用披风掩去了他大半的身形,“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段一意闭眼好好的休息了一下才是开口:“我要是不变成这样,你们能打赢?”
  
  这时由于哲别骑兵的加入,青蓉堡右前峰的战事已经陷入了一边倒得状况。在慕容龙的身边也是只剩下了几骑徘徊。
  
  见无人注意,慕容龙才是说道:“还能变回来吗?”
  
  段一意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呼吸,“我倒是想这么一直保持下去。”
  
  慕容龙推了推怀中的段一意,“别贫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是一妖兽模样,要不是你受了伤,这凶兽的气息稍微有点道行的人都能闻出来。”
  
  段一意摸了摸自己的脸,而后反应过来,反推了慕容龙一把,“你逗我玩是吧,还受了伤气息没了,小道我好歹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妖气不是越受伤越容易泄露吗?”
  
  慕容龙将自己的头盔摘了下来,睁着杏目瞪了段一意一眼,“我跟你说真的,你那不是妖,是兽!别在这儿一咋一呼的,要是被别人传出你就是一凶兽的消息,你就等着被剥皮抽筋吧。”
  
  段一意一咧自己的嘴角,“我看谁敢!”
  
  说完话段一意就是推开了慕容龙抱着自己的手,“我没事了!现在战事还没结束,我们现在就走,音虞左老峰那边现在还没打完呢。”
  
  慕容龙愣了一下,用双手扶住段一意的肩膀,“怎么能没事?你站都快站不起来了。”
  
  段一意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自己的双臂,左右扭动了一下,“你看,真的没事了。”
  
  见到段一意真能自己站起之后,慕容龙还是有些不放心,低头向着他的伤口看去,见他伤口竟然已经止血,惊讶的张了张嘴才是问道:“一意,你不会真是什么凶兽的化身吧?”
  
  段一意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他轻咳了两下才是说道:“你想什么呢?我功法特点而已,止血快。”
  
  “你那符修功法?”
  
  段一意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慕容龙却又是指了指段一意背后的骨翼问道:“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秘法。”
  
  慕容龙眉头一皱,“秘法?可伤根基?”
  
  “伤了些阳寿!我有数的,没大碍,”段一意说着话就是走出两步去将自己的黑锋捡了起来,“走吧,趁我秘法还有些时间,把这青蓉堡都打下来才好。”
  
  慕容龙见段一意将自己刺刀重新装在了黑锋之上,也是不再说什么戴上了头盔翻身上马,打马走了两步来到段一意的身边时却是伸手一捞将他给抱上了马背。
  
  段一意背后骨翅一动最后却老老实实的缩了回去。
  
  “你干什么?”
  
  “带你去左老峰啊!你不是要去帮音虞他们吗?”
  
  “我自己能走!”
  
  “骑马快!”
  
  段一意左右看了一下慕容龙拢在自己身侧的双手,慕容龙虽然身高臂长前身抱一人也不碍动作,可是段一意依旧觉得别扭得很。
  
  慕容龙坐下黑马奔走了两步段一意终于是忍不住,“哪有男人坐女人前面的,你手松开。”
  
  慕容龙轻笑了两声,将自己牵着马缰的手松了开,而段一意背后骨翅一张,一跃而起,一个后空翻身落在慕容龙身后。
  
  虽然落在了慕容龙的身后,段一意依旧有些不好受,慕容龙那雪腻的脖颈落在他的眼中,段一意不知为什么总想要就这么一口咬下去。
  
  这样的感觉在之前跟慕容龙接触时就有,特别是之前伤势严重时,段一意这样的冲动尤为严重,就像是想要将她吃下去一般。
  
  段一意也是觉得莫名其妙,之前在战场之上嗜血的冲动还好说,他多次使用乘风符也有了经验,可是今天这样的欲望却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还好这样的怪异感觉并不是太强烈,段一意有意压制下并不会有什么异样表现。
  
  感受到背后段一意僵硬的身体和虚抱着自己的双手,慕容龙再次将头盔取了下来,斜瞄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说道:“想不到你这小痞子,平时也就逞口舌之快。”
  
  段一意一愣,“你说什么?”
  
  慕容龙一夹马腹提速跃起,拢起的头发被风吹散打在了段一意的脸上,“我说你只会动嘴,论行动,连郭靖那个呆子都不如。”
  
  段一意现在也是明白过来慕容龙说的什么意思,眉头一皱,一手夺过了慕容龙手中的马缰,一手圈住慕容龙的纤腰就将其按在了自己的怀里。
  
  “你干什么?你骑术那么差,非要带着一起坠马?”
  
  “坠了就坠了,老子会飞还能摔了你不成?”
  
  “你这就是恼羞成怒。”
  
  “你还不知天高地厚呢,小爷的老婆拉出来个个倾国倾城,老子不如郭靖,你怎么不说是你长的丑呢?”
  
  “老娘长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