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164章 你不配

第0164章 你不配

    “你,你……”
  
      曹梦媛被申大鹏突如其来的抓住了小手,身体本能的又是一僵,下意识的就要挣脱,却徒劳无功。
  
      不知为何,那并不大的手,却给她了一种莫名的心安,让她羞涩愤怒的情绪中,平复下来。
  
      曹梦媛不由暗自摇头,自己操的心也有点太宽了,林晓晓这个当事人愿意,自己这个闺蜜又能说什么?
  
      如果……申大鹏提出来,那自己会不会……他应该不会提出这种乱七八糟的要求吧?
  
      伴着大屏幕上泛起了片尾报幕,剧场上方的照明灯也纷纷亮起,曹梦媛娇羞的坐直了身子。
  
      看看时间已经八点,心中顿时有些慌乱,她本来想着中途就找借口回家,哪里知道电影太吸引人,一下子就看到了结尾。
  
      青树县的公交车是八点半停运,所以申大鹏几人也是慌忙赶往公交站点。
  
      可还距离站点有几十米,曹梦媛就突然缓下来脚步,目光望着站点旁边的一辆黑色轿车,犹豫片刻,还是径直走了过去。
  
      副驾驶的窗户打开,果然,霍秘书带着职业笑容的脸庞露了出来,又瞧了瞧后排座位有人影闪动,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她的父亲。
  
      曹梦媛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沉沉低下了头,看了申大鹏几人一眼,都没敢开口说话,便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车门,自顾钻了进去。
  
      红色车尾灯渐行渐远,申大鹏却是极为平静的立在原地。
  
      李泽宇、林晓晓俩人手挽着手,想要开口劝一劝申大鹏宽心,可最后却还是没有开口。
  
      “这部电影还不错,对高考的学生很有启发,倒是适合你看一看。不过……你们班那两个同学嘛,估计也没认真看,白花了票钱。”
  
      黑色轿车里面,曹新民目光瞥着车窗外,昏黄的路灯照射到他的脸上,看不出有丝毫情绪变化。
  
      与父亲的平静淡然相比,曹梦媛却是惊愕的张着小嘴巴!
  
      难道父亲也在电影院里看了电影?而且还是在他们不远处?不然怎么会看到李泽宇和林晓晓……
  
      曹梦媛没敢再继续想下去,心中暗暗庆幸,多亏了她和申大鹏什么也没做,若真是一时冲动,结果被父亲看到,那可真是解释不清了。
  
      “黄彬年后要来青树县,你注意点,别让黄家人挑出理来,省的你爷爷那面也不好看,知道吗?”
  
      曹新民的目光仍旧盯着车窗外,也不知是因为生气不想看女儿一眼,还是心中另有其他想法。
  
      “嗯。”
  
      曹梦媛默然点了点头,胸前稍有起伏,紧咬的嘴唇几乎要渗出血来。
  
      有些事情,看得清楚、听得明白,做起来却是完全变了样。
  
      是无奈?是追悔?还是无从选择?总之,不是童话故事里憧憬的那般美丽。
  
      圣诞节悄然逝去,欢快的节日气氛也瞬间被期末考试的紧张所取代。
  
      考试场上,钱小豪仿若赌气一般奋笔疾书。
  
      这些日子他甘当苦力,跟着老师忙前忙后,为的就是能够得到一些考试的题目!
  
      终于,在一次老师吃午饭的时间,他偷摸抄了不少题目,这更增加了他考上第一名的把握。
  
      王诗诗由于要拍摄广告,还得参加艺考的培训,所以请了假没有参加考试。
  
      “呼!”
  
      申大鹏看着难度明显上升了不止一个高度的期末试题,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管哪一科,和他之前整理的2002年的高考题型,完完全全、毫无雷同。
  
      考场出来,原本因为押题不准确,申大鹏就显得有些烦心,可偏偏在下楼的时候又碰到了他最讨厌的小人,钱小豪。
  
      与申大鹏微皱的眉头不同,钱小豪脸上却始终带着得意的笑容,两人擦肩而过,后者更是有意撞了申大鹏一下。
  
      “呦,申大才子,您上次不是考了第一名,怎么这次考试还愁眉苦脸的?”
  
      钱小豪揉了揉稍有痛感的肩头,没想到,早有防备,还是有些生疼。
  
      申大鹏回头瞥了一眼,根本不想理会,转身欲要离开。
  
      “怎么?上次运气好,考的题目你都事先预习了,这次不行了?知道自己要再次回到以前的名落孙山,所以连话都不敢说了,我看你……哎呦。”
  
      “我看你妹,你大爷的。”
  
      钱小豪正说着,就感觉后脑勺被重重打了一巴掌,痛呼过后转头一看,李泽宇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恶狠狠的咬着牙:
  
      “上次你和我鹏哥的滑冰比赛是怎么说的?是不是以后见到我们就夹着尾巴滚开?那你现在张牙舞爪的干什么?以为我鹏哥看不见你,还是说……我们可以把你说的话当放屁一样,闻闻味就可以了,根本不算数?”
  
      “李泽宇,你说话别那么难听,都是有文化有素质的人,别张口闭口的都是脏话。”
  
      或许是知晓李泽宇喜欢动手打人,钱小豪下意识向后挪步躲了躲,“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谁还没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上次是我太过大意,而且我还专门给了你们将近一天的时间练习,你们就算是赢,也赢得不光彩吧?”
  
      “你说什么?我们赢得不光彩?你在胡乱放屁,我揍你信不信?”
  
      李泽宇伸伸胳膊欲要动手,却被申大鹏给拦下了。
  
      “这种言而无信的人,你跟他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走了。”
  
      申大鹏早就猜到钱小豪不会善罢甘休,只是没想到时间这么短!
  
      看来,钱小豪是不要脸敲家门,不要脸到家了,既然如此,何必再与他纠缠。
  
      “怎么?心虚了?胆怯?被我说的无颜面正视各位同学了?”
  
      钱小豪不肯善罢甘休,在后面跟随着申大鹏的脚步,“要不然咱们再赌一次?就看这次考试的成绩谁更好,考的不好的那个人,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一段三百字,不,五百字的检讨书,并且发誓以后见面就要躲着走,怎么样?”
  
      “呵呵,谁都可以跟我鹏哥赌,但是你这种言而无信的人,不配。”
  
      李泽宇轻蔑的看了钱小豪一眼。
  
      (节日快乐,求月票,鱼宝宝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