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19章 小叔又出事了

第0219章 小叔又出事了

    “馨馨去老师家补习数学了,可能是女孩子脑瓜不灵光,偏科。X23US.COM更新最快”
  
      王立清憨厚的笑笑,好像生怕申大鹏误会,赶忙解释。
  
      “婷儿去她奶奶家过年了,毕竟是姓李,人家的孙女,不能让老人与孙女生疏了!”
  
      申冬梅并非是在口是心非,但脸色的确有些泛白,显然心里很不舒服。
  
      “这些等会吃饭的时候再聊,冬梅,你没告诉海波,大鹏他们回来了吗?”
  
      奶奶从厨房走来,用胸前系着的围裙擦拭着手上油渍。
  
      “没有啊,我打他电话,关机。”
  
      申冬梅也不在意,坐在炕上嗑着瓜子。
  
      “奇怪了,你大姐也说海波的电话关机了。”
  
      抬头看了看表,已经五点多了,外面天色已然黑的彻底,若是往常时候,申海波早就拎着酒瓶回来吃饭了。
  
      正在大家疑惑之际,电话却突然响了。
  
      “喂,是,什么?伤的重不重啊?好,好,警察同志,他脑子不灵光,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这就过去。”
  
      奶奶脸上满是焦急之色,手掌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挂了电话,第一时间望向了申海涛,欲言又止。
  
      转而望向了申冬梅,“你小哥跟人打架,被派出所给抓起来了,让家里人去一趟。”
  
      奶奶说话的声音已是抖动不停,在电话里还能听到海波在与什么人大呼小叫,听着对方好像还说什么流了这么多血没完,之类的狠话。
  
      “妈,你别着急,在家等着,我们先去看看什么情况,只不过是打架斗殴,不严重的。”
  
      申海涛是怕老母亲禁不住折腾,着急上火再影响了身体。
  
      “哼!”
  
      可老人家却是冷哼一声,连围裙都没摘,自顾穿好了棉衣,便往外走去,大姑、大姑父、小姑赶忙跟了上去,围在老母亲左右。
  
      “爸,之前那次……这次……”
  
      申大鹏才刚刚开口,申父便匆匆大步追了上去,申大鹏心中百味杂陈,转而望向刘凤云,“妈,你就别跟着折腾了,看家吧。”
  
      一家人匆匆赶到了派出所,刚一进去,就看到走廊里围了有十几个人,正中间是一个不认识的男子,大肚便便,头上却‘寸草不生’的油亮亮,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对面也蹲着一个男子,头上、脸上、身上都是血痂。
  
      “海波,你没事吧,海波……”
  
      奶奶眼中泪水忽地涌出,呜嚎着冲了过去,佝偻的身子半跪在地上,捧着浑身是血的男子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四下查看。
  
      申海涛一愣,申大鹏同样惊得张大了嘴巴,显然,他们爷俩都没认出来,眼前这个蓬头垢面,浑身血渍的男子,竟然是申海波。
  
      申大鹏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这些年小叔过得并不算太好,沧桑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年轻时候自以为是的傲骨,留下的,只有岁月留下的一道道皱纹,明明比父亲小七八岁,却看着比父亲还要年长。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
  
      申海涛询问着围在走廊的人,却没有一人回应,都是冷冷望着申家几人,很明显,这些人都是小叔对立那男子一伙的。
  
      “你们是申海波的家人吧?来的正好,看看这事怎么处理吧?是公了还是私了?”
  
      一名小警察从洗手间里出来,痞里痞气的还在拉着裤裆链,对待申家几人的态度之中,也满是轻蔑与不屑。
  
      “我们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怎么做决定?”
  
      申海涛目光冰冷,他也是公安系统出身,自然一眼就认出这人只是个小协警,若是这种浑身痞气的家伙在他手下,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发生什么事?你们家申海波用铁铲子打人,把人家胳膊给划开了十几厘米的伤口,这可是重伤害,我给你们机会私了,就是看在都是平水镇的老乡,没必要把事情闹大,你可倒好,这是什么语气跟我说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人关起来?”
  
      “我又不是无缘无故打人,是李铁他不讲究,身为包工队的老板,用我们干活的时候一口一个老弟叫着,可干完了活就不给工钱,我要了好几次也不给我,这回我去找他要钱,还开口骂人。”
  
      申海波猛地站起来,本来脸上、身上就都是血痂,没了半点人模样,忽地提高了嗓门大喊,倒是有些吓人。
  
      “你给我蹲下,你大喊大叫个什么劲?”
  
      小警察的声音比申海波还要大一倍不止,从腰间取出了橡胶警棍,威胁着让申海波蹲下,“人家李老板骂人犯法吗?还不是你先动的手?才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我给你家里人打电话,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你可别不识好歹,大过年的,没人在这里跟你耗着,赶紧决定,是经官还是私了,我还要回家吃饺子去呢。”
  
      “对,我骂人又不犯法,你先动手打我可是犯法的,海波,你也别说我不讲究,要私了的话工钱抵消,我马上带人走,如过不行咱就经官,你已经蹲过监狱了,也不差再进去待两年了!”
  
      李铁几句话说的中气十足,根本不像被铁铲子砍成重伤的样子,最激动的时候,甚至连手臂还能动弹几下。
  
      “我不和解,你欠我工钱都半年了,怎么地,欠人钱还天经地义了?你也说了,我都蹲过监狱了,也不怕再进去蹲几年,你要是把老子惹急了,老子灭你全家……”
  
      申海波不服气,咬牙切齿的大喊,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些话也就是气头上说出来吓唬吓唬人罢了,出狱后的他看别人杀只鸡都躲远远的,哪来胆子去杀人?
  
      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李铁更是火上浇油,“警察同志你听到了吧,他这是威胁,恐吓,他说要灭我全家,这事我肯定没完。”
  
      “申海波,我说你怎么听不懂人话呢,给你脸你不要是吧?李老板都说了同意和解,不想把你送监狱里去,你怎么不念着别人的好?”
  
      小警察从洗手间出来开始,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明显偏向着包工头,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可能这也不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