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22章 让他来见我!

第0222章 让他来见我!

    “喂,是周成民吧?我是申海涛。”
  
      电话接通后,申海涛没有半点犹豫,直接自报家门。
  
      “申海涛……”
  
      此时,周成民身旁正有个娇小的女子一起半卧在床上,大口呼着粗气,口中念叨这个名字咋这么熟悉,忽地脸色大变!
  
      作为县里的开发商,对于县建委会的人事变动自然特别敏感,又怎会不知道刚刚升至副主任便谈下工业园区项目的申海涛,只是一时间懵住了而已。
  
      一旦想到申海涛是何许人也,立刻收起了粗狂的喘气声,取而代之的则是极尽讨好的谄媚与温柔,“是申主任啊,对对,我是小周,您有什么吩咐?”
  
      “你们丰收小区的工程,是不是承包给了一个叫李铁的人?这个人的人品很有问题,拖欠老百姓的工资不给,这种人做的工程,我怕很难保证不出问题呀。”
  
      申海涛的语气中没有半分感情,仿佛在淡淡说着无关紧要的事情,说完,也不等周成民再有回应,便自顾就挂了电话。
  
      周成民这回是彻底懵必了,大晚上的,县建委新上任的副主任给他打了个电话,别的什么都不说,只是提及了李铁的名字就挂断了电话?
  
      而且听那淡漠的语气,好像也不是要钱要好处,这要干什么?该不会只是跟自己谈谈感情吧?想他一个副主任也没这份闲心,难道是要算计自己?
  
      这个世纪初的时候,国家部门对于房地产建筑的监管并不严格,所以大部分开发商都是有便宜的绝不用贵的,能糊弄的绝不认真,所以只要监管部门随随便便认真起来,基本上质量问题都是一查一个准,轻则罚款,重则推倒重建。
  
      “不,不对,申副主任还提到了李铁的名字,还提到拖欠工资,特么的,肯定是李铁不省心,给我惹了什么麻烦。”
  
      周成民掀开被子,不着一缕的身子站了起来,匆匆穿上了裤子。
  
      “成民,这还没完事呢,你火急火燎的要干什么去呀?”
  
      周成民已然在系衣服扣子,而被子下面,肌肤雪白的女子面露不悦之色,从后面搂着周成民大肚便便的粗腰,脸色潮红未消,双腿夹得紧密,小蛮腰扭动个不停,带动着露出了半个翘臀,俨然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
  
      “滚特么一边去,李雪,我特么告诉你,若是你哥给我惹了什么麻烦,我特么饶不了你们一家子,赶紧给他打电话,让他给我滚过来。”
  
      周成民一脚将李雪踹回床上,指着李雪的鼻子破口大骂。
  
      周成民是县里的开发商,虽说不如那些有头有脸的大老板有资本,但也是身家颇丰,身边自然也是红飞绿舞,美女如云。
  
      这个李雪不过是他来平水镇开发丰收小区,李铁为了包工程主动献出来的,纯属玩物而已,他又怎会在意?别说是踢一脚加上指鼻子大骂,就是打残了估计李铁也不敢放个屁。
  
      “哦,哦,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呜呜……”
  
      李雪吓得战战兢兢,也顾不得穿上衣服,便哽咽着翻找哥哥的电话,她当初也只是为了找个大老板混点钱花,而且她哥哥包了工程,也能给她一些钱,两全其美,可是没想到卖身而已,咋还会被打骂?
  
      不过事已至此,她已然没了重新来过的机会。
  
      与此同时,李铁也得到消息,说是派出所把申海波给放了,用力拍了拍面前的桌子,拆掉纱布后胳膊的确带着淤青,不过哪里有什么十几厘米的伤口,但纵然如此,心中也着实不解恨,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喂,小林,咱们哥俩的关系还是不到位呗?说好了帮我教训教训那个不知死活的申海波,你怎么还把他放走了?”
  
      “这,这个……哎,李哥,我这有难言之隐呐,我不能说,不过我敢保证,我肯定没收他们申家任何好处……”
  
      电话那面是派出所的协警小林,说话的时候磕磕巴巴,语气也是为难不已。
  
      小林若是没有这番尴尬解释,或者没有主动提及好处的事情,以李铁的智商可能还不会想得到,可此时也是脑中飞转,还真就以为小林收了申家的好处,顿时气得肺炸,也懒得再说一句话,愤然挂断了电话。
  
      “虎子,虎子,特娘的,把兄弟们都给我叫过来,我特么就不信了,这平水镇里还有人敢跟我俩炸刺,我看他是活腻了……”
  
      虎子刚屁颠颠的跑过来,还不等搭话,李铁的电话就响了,赶紧闭嘴在一旁等着。
  
      “喂,什么事?”
  
      李铁正在气头上,说话语气自然不善。
  
      电话另一头的李雪又是一愣,今天晚上真是邪了门了,怎么谁都跟自己撒火,不过面对着自己的哥哥,俨然没了与周成民的温柔与耐性,语气也是冰冷,“老周发话了,让你赶紧来绿柳宾馆一趟,他找你有急事。”
  
      “老周找我?行,我一会就去,先不说了,我这办事呢。”
  
      李铁极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现在他的心里只想着如何对付申海波,哪里还在乎其他,转身对着虎子大吼,“我让你把兄弟们都聚齐了,你在这里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哦哦!”
  
      虎子也不知道大哥为啥发这么大的火,但是以他多年跟随李铁的经验,这时候最好不要多说话,离着大哥也是越远越好,免得殃及池鱼,匆匆离开房间,打电话叫人。
  
      申家众人才刚刚回到家里,申大鹏屁股还没坐热,就连奶奶想要再说几句劝慰小叔的话还未来得及,就听到外面传来‘大款’疯了一般的汪汪嘶吼,紧接着又是阵阵急促的踢门声,不过并不是平房的木门,而是院落外面的大铁门。
  
      “这是谁呀,这么晚了还在敲门,我去看……呃,看……”
  
      大姑父边说着边向门口走去,可还未等走出房间,说话声音就没了,随后就是平房木门被用力踢开的砰砰声与急促的阵阵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