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394章 微笑告别,毕业照

第0394章 微笑告别,毕业照

申大鹏的表情并不像玩闹,同学们也就没了后顾之忧,十几个男生快速把同学录争抢一空,埋头开始写着什么,看着他们认真的样子,估计也是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该如何讨好王雪莹,并向其暗示心中的仰慕WwΔW.『kge『ge.La
  
  其实若不是王雪莹来班级第一天就提及她用马蜂蜇人的‘光辉事迹’,只怕以她精致姣好的面容,早就成为全班同学争相追求的目标了。
  
  “申大鹏,你真是好样的,打算把我当包袱一样甩掉是吗?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王雪莹着实觉得丢人丢到了家,丢下了一句狠话,就匆匆跑开了,只留下申大鹏和一众同学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一下午时间,王雪莹都没有回来,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王雪莹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再回到班级,甚至连她桌上的模拟试卷和课本都未曾动过,还有申大鹏送给她的那本整理了各科知识点的笔记,也翻开在原有的那一页。
  
  刚开始申大鹏还未有任何担心,觉得以王雪莹古灵精怪的性格,也不会出什么事情,不过接连四天都没有任何消息,倒是让他不免有些担忧,倒也不是害怕王雪莹发生意外,而是怕自己做的过分伤了王雪莹,害的她放弃高考,毕竟已经辛辛苦苦坚持了这么久,成绩已经有了质的飞跃,若是放弃着实有些可惜。
  
  这几天时间里,同学录已经签了一本又一本,最后这段时间的告白,有的终成眷属,有的仍是黯然神伤,不过成也好、败也好,至少算是对高中三年的生活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随着愈发临近七月,学校里的学生也开始变得有恃无恐,逃课、请假、旷课的事情屡见不鲜,不仅李明辉再无法约束,整个高三年级都是这般状态,原本六七十人的班级,真正还能留在班级好好复习的凤毛麟角,几乎都是各班的尖子生。
  
  并非是即将步入高考之前学生们堕落,而是因为正如申大鹏之前所想,已然只剩下不足十天的时间就要高考,就算再如何努力,只怕成绩也难有提升,反正结果不会有任何变化,与其在班级里苦苦煎熬,还不如出去放松一下,没准有了更好的心态,还能临场超常发挥,拿到出乎预料的好成绩。
  
  高三年级学生大部分旷课、请假的事情,并非仅限于青树县一中,县里、市里、甚至省里一些管理并不算太严格的高中都是如此,老师也无可奈何,毕竟学生已经要离开学校,在即将分别来临之际,又何必再去做无谓的恶人呢?
  
  七月五号,这一天班级同学倒是都回到了学校,并非是玩够了想要回来学习,而是因为学校统一给高三年级每个班拍毕业照。
  
  本来预计是高考结束之后再拍毕业照,但学校发现学生逃课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害怕学生们会玩疯、玩野,玩到忘乎所以,玩到忘了学业与高考,所以借着拍集体毕业照的机会,把学生们再唤回校园当中。
  
  而同学们能回来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后天就要开始决定人生第一步的高考,大家都得回来拿准考证,还得知道自己的考场所在。
  
  同学们回到校园的时候,学校广播里正重复播放着老狼的《同桌的你》。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高三七班,照相了!!”
  
  照相顺序是从一班开始向后排队,六班的同学照完毕业照之后,从操场匆匆跑回来提醒申大鹏所在的七班,同学们纷纷起身,朝着操场狂奔疾行,满是兴奋与激动,却不见半分不舍。
  
  只有申大鹏环顾着班级的每一个角落,脑海中闪过一幅幅记忆深处与这个班级有关的所有画面。
  
  初到班级与同学们第一次见面做自我介绍的羞涩;第一次因为考试成绩不理想而湿润的眼角;第一次见到宛若天女下凡的曹梦媛;第一次因为上课睡觉而被老师打了粉笔头的痛楚;重生之后再到班级的感慨,袁帅到班级找茬,李泽宇出手相助的义气,成绩突飞猛进时老师、同学们的惊诧,大扫除时所有人的心甘情愿,一幕幕宛若流转的电影,难忘,也不想忘……
  
  原本前世并未有过太多回忆的高中生活,却因为重生而变得颇具感慨,摸了摸自己的课桌,缓步又走到曹梦媛之前所在的位置,想象着曹梦媛的一颦一笑,那个恬静的笑脸,那股让人琢磨不透的淡然。
  
  回忆,似乎并非皆是神伤,还有留恋与不舍,或许,这就是成长所必经之路。
  
  “想什么呢?是在想梦媛吗?还是几天不见的王雪莹?”
  
  若是身后之人没有说话,申大鹏都不知道班级里还有人,转头一瞧,竟是面色平静的林晓晓。
  
  “你怎么还没下去?准备拍毕业照了!”
  
  申大鹏极力让自己激动的情绪平复,他不想让外人察觉到他跌宕的心绪,也不想被人叨扰追忆。
  
  “我不想去!我在想梦媛,也不知以后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三年的高中生活,三年形影不离的闺蜜,最终却连一张毕业照的合影都没有,是不是连毕业照都要提醒我,我与梦媛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以后几乎再无相见之日?我们俩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同的家庭,相差的成绩,是否注定了我该放弃?”
  
  林晓晓一边说着,眼角泪水已然不受控制的从脸颊扑簌滑落。
  
  “短暂的分别,是为了再次相见后更加的珍惜,没有失去的痛苦,又怎会知晓拥有的幸福!”
  
  申大鹏说话的语气也有些深沉,林晓晓刚才所说,又何尝不是他心中所想?
  
  不同的背景,天差地别的家族实力,他想要与曹梦媛最终走到一起,要经历多少磨难?又要扫掉多少拦路之人?
  
  但他心里很清楚,他不会如林晓晓一般只是神伤感慨,他要把一切付诸努力与行动,明知山有虎,却注定要偏向虎山行,挡在他和曹梦媛之间的拦路虎,他都会一一扫清。
  
  “晓晓,鹏哥,你们俩干啥呢?下楼啊,马上就要照相了。”
  
  李泽宇虽然知道自己高考没有任何意义,但还是被申大鹏叫回了学校,高考是对高中生活的最后一个道别,成绩好与坏已经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