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02章 莫名其妙的举报信

第0402章 莫名其妙的举报信

    当天晚上,也没管是否到了休息的时间,徐前便让秘书给县常委挨个打电话,通知召开常委会议。
  
      当十名县常委都赶到会议室的时候,徐前早已安静坐在主位上闭目养神,但却可怜了其他人,已经晚上九点多,按道理早就该躺被窝休息了,没想到却被徐书记一个电话给叫来开会,这得有多着急的事情啊!
  
      “各位都来了?”
  
      徐前的脸色有些深沉,眼中也带着浓浓的失望之色,重重叹息一声,把面前的一封信递了下去,“都看看吧,举报信!咱们白天才刚刚决定提升他做县建委会的主任,晚上就有人砸我家的房门,还留下了这封举报信,这得是多么让百姓不信任的公仆,才会有这般待遇?”
  
      “姐夫是城管局的局长,还兼任县会做副主任,而小姨子就做房地产开发,从白手起家,短短不到半年不到的光景,做到了手握大半个青树县地皮的开发商,难道咱们青树县没有能人了?全都聚到了他们申家?刘家?还是说这里面存在着钱权交易的猫腻?”
  
      “之前做高新科技园区工程的时候,我就怀疑这里面有问题,但碍于申海涛同志解决烂尾楼和工业园区事件,都办理的非常漂亮,我也觉得他是个可信、可用的人才,所以并没有对他展开调查,现在看来,我还是太相信他了。”
  
      徐前越说越愤慨,到了最后又是失望的连连唉声叹气。
  
      与此同时,其他常委也是将举报信都看了一遍,里面最主要是提到申海涛、刘凤霞,俩人是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彼此也是利用这份关系,在拿国家的土地资源做钱权交易,虽然没见到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说得也是有理有据,十分在理。
  
      “这件事不能再拖了,所以今晚叫各位来开常委会,我希望大家能严肃、正确的对待此事,纪委、检察院要立刻调查此事,我徐前绝不允许有这样以权谋私的人混进领导队伍,这事必须查,而且要仔细的查……”
  
      “徐书记,这封信我仔细看了一下,貌似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吧?咱们就靠着一副举报信判定或者冤枉一个为人民的好公仆,是不是有点太过草率了?”
  
      铁铮硕手里捏着举报信,紧皱着眉头。
  
      “铁县长,纪委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此事到底是子虚乌有的恶意诬陷,还是确有其事,就轮不到咱们在这里多做讨论了,纪委的同志会好好调查的……”
  
      “也好,让时间来说明一切吧。”
  
      铁铮硕言语间虽有些怨气,但也是说的义正言辞,但心里始终不是滋味,白天他据理力争才好不容易把申海涛提升主任的事情敲定下来,晚上就弄了这么一出戏,举报信为什么不往别人家送,偏偏往徐前家里送?明显是徐前的报复,可事发突然,他也无可奈何。
  
      申海涛已经睡下,却被没完没了的敲门声吵醒了,睡眼朦胧的起身前去开门,却看到县里几个纪委的同志在站在门口,与平常见到时的满脸笑容、轻松不同,此时都一脸正色,穿着笔挺。
  
      申海涛心中纳闷,不过也在瞬间清醒,纪委通知大半夜来自己家门口,估计也没什么好事,摆摆手示意同志安静,自己进屋里穿上了衣服,跟刘凤云说是去单位加班,就匆匆与纪检委的人离开了。
  
      刘凤云也没多想什么,也就继续睡了,申大鹏也听到了敲门声,不过明天还要高考,而且父亲时常加班熬夜,他也习惯了,也同样没太在意。
  
      纪委的人与申海涛其实也是老相识,彼此之间也都一起在县里工作了多年,但是如今任务在身,也不敢絮叨家常,待得下楼之后,便把申海涛带到了小区外面的面包车里,左右前后各围坐一人。
  
      “老吴,这么晚来找我,什么事啊?”
  
      申海涛对面坐着的人叫吴伟刚,是县纪委监察室的,他们彼此也都熟识,还一起喝过几次酒。
  
      “申主任,我们刚刚接到一封举报信,信里说你和你爱人的妹妹,也就是你的小姨子合伙开公司,并且以手中的权力为公司谋取非法利益,还有县里永吉区与河台区的土地开发权,也是由你亲自对接的工作,对吧?”
  
      吴伟刚倒没与申海涛客气一番,而是直接说明了来意。
  
      “举报信?”
  
      申海涛眉头紧锁,也不知是谁在冤枉他,只得摇摇头,“你说的这些事情纯属子虚乌有,我从来都没开过什么公司,也没有以权谋私,至于县里两个区土地开发权的事情,的确是我做的对接没错,但那都是按照上任县曹书记和陈县长的指示办事,也都有经过县会议讨论通过的!”
  
      “那就是说,你不否认亲自与小姨子刘凤霞做了土地开发权的对接,是吧?”
  
      吴伟刚继续抓住漏洞不放,并非他有意为难,而是这就是他的工作,他要做的就事把一切都调查清楚,把原原本本的事实摆在领导的桌面上。
  
      “没错!我不否认!”
  
      申海涛自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正色点头同意。
  
      “那关于原成民地产公司的老板,现任成宇地产公司股东的开发商周成民,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他是怎么跟刘凤霞联系上的?怎么合伙开了成宇地产公司?”
  
      吴伟刚又试探着提出了新的问题,这一次算是把申海涛给惹火了。
  
      “我再重申一遍,我没有参加任何一个公司的股权分配,也从未用手中的权力为某个人或某个公司创造利益,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上级领导批准的,而且我也不知道成民地产公司为什么会与刘凤霞合作,老吴,咱们一起都为县里工作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
  
      申海涛清楚是有人想要诬陷自己,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得罪了谁,想着自己辛辛苦苦、任劳任怨,结果现在却被自己的同志、朋友大半夜调查,心情异常烦躁,说话的语气和肢体语言也就显得有些过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