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07章 突击审讯

第0407章 突击审讯

“铁县长,您可要尽力帮忙呀,我们只是小老百姓,就认识您一个有能耐的人,您就看在我姐夫对工作任劳任怨的份上,帮帮忙!”
  
  刘凤霞没有明说,但话语中申海涛任劳任怨的工作,无非是成宇地产接手县里的工程烂щww..lā
  
  “行!好!”
  
  铁铮硕不想多做解释,也觉得没必要,有这些浪费口舌的时间,还不如去找老领导求情,说着就挂了电话。
  
  “喂,喂!哎,挂了!”
  
  小姨无奈放下电话,凑到刘凤云身边,“姐,你别担心,铁县长说去找老领导出面,姐夫肯定不会有事的!”
  
  “嗯!”
  
  刘凤云应了一声,似乎也不想妹妹和儿子担心,勉强挤出了笑容,“等着,我给你们做饭去……”
  
  县纪委办公室中,昏黑的房间里,只有一柱刺眼的灯柱,不偏不倚照在申海涛的面庞之上,眼睛刺痛,申海涛只得紧闭双眼低下了头。
  
  “申海涛,你也在县里工作多年,怎么事到如今还要跟我们绕圈子?有什么事情就交代什么事情,很难吗?”
  
  吴伟刚与前天晚上的态度是判若两人,再没了之前对待老友的体恤,而是怒目而视,双手撑在桌子上大吼大叫。
  
  “老吴,我什么都没做过,你让我交代什么?”
  
  申海涛被光柱照的睁不开眼睛,只能微微眯起双眼,愁眉苦脸的给予吴伟刚回应。
  
  “你不是说,你不知道成民地产为什么和刘凤霞的公司合作吗?那我问你,周成民为什么大过年的给你家送钱去?”
  
  吴伟刚又用力拍了拍桌子,语气比之前还要狠厉,“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确定没收过黑钱?”
  
  “大过年给我家送钱?”
  
  申海涛稍稍回忆起过年在乡下的事情,却是苦笑摇头,“那是我弟弟在他的工程队打工,他手下的包工头欠了工钱不给,我弟弟去找包工头理论,结果就被打了,周成民送的钱都是医药费,我一分钱也没多要,这事你们可以去调查一下,好像我妈那里还有当时医院的收据。”
  
  “我还用你教吗?我们自然会去调查,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没有?我很郑重的告诉你,坦白从宽的机会可是不常有的,若是等我们调查出来什么,你可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别说你主任的位置,估计还得去吃牢饭!”
  
  吴伟刚又是威胁,又是诱导,希望从申海涛口中得到些有用的消息。
  
  不过申海涛却是保持了沉默,虽说他现在是城管局长兼县建委主任,但他以前可是公安局治安科的,对于这些套取犯人口供的手段了如指掌,他也知道现在说得越多,麻烦也会随之增加,与其惹更多的麻烦,还不如缄默不语。
  
  而且最主要的还是吴伟刚的态度,已然不是他多年朋友应该存在的表现,若是说前天晚上还在规劝、调查,只怕现在吴伟刚的心里,早已经把他当成了罪犯,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何两天时间就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但总觉得应该小心为妙,至少,眼前这个曾经的朋友,绝对不值得他信任。
  
  几家欢喜几家愁,申海涛被停职调查,而朱家那边却是升官发财,就在申海涛被调查的时候,朱淳却经得县徐书记的举荐,坐上了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为了表示对徐前的感谢,专门宴请徐前。
  
  松白大厦顶楼,宴会包房,朱淳、朱厚两兄弟坐在徐前左右,朱神兵、朱神佑、黄彬这次则是坐在了次席,虽然他们与徐前能说得上话,但是毕竟是个小辈,而且这次的主角不是他们,而是刚刚升官的朱淳。
  
  “徐书记,这次我能荣升副局长的位置,真是多亏了您的力荐,为了表达我内心对您的尊敬和谢意,这杯酒我干了,您随意啊!”
  
  朱淳举起一两小杯,直接将辛辣白酒咽进了肚子里,嘶哈着咧咧嘴,夹了一口才塞进嘴里,以解辛辣。
  
  “这跟我可没有多大的关系,是你自己的确有能力,看看你当青树县巡警大队长的这段时间,县里的治安明显好了很多,打架闹事的少了,小偷小摸的几乎不见,这些若是你没有用心去做,也不能在短短一年时间就见此成效?”
  
  徐前夸了朱淳一大堆好话,也是给朱淳面子,将小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这已经是他们喝的第七八杯白酒了,小杯是一两杯,那也喝了半斤多,不过看他和朱淳、朱厚三人,却都是脸不变色心不跳,足可见他们的酒量。
  
  甚至连黄彬都不得不佩服,怪不得朱神兵和朱神佑的酒量那么好,原来这都是跟他们老爹遗传的优良基因,最主要他感觉朱淳和朱厚俩人好像还能继续喝,而相比之下,徐前却已经有了醉意。
  
  “小朱啊,别看你坐上了副局长的位置,但你却不用在意什么,我跟你们说,你俩可是有两个好儿子啊,一个精明能干,一个浑身是胆,最主要能结识到京城黄家的大少爷,他们俩以后可是要飞黄腾达的啊!”
  
  徐前指了指年轻辈分的黄彬三人,自顾倒了杯白酒,“来,咱们喝一杯,祝你们年轻人的未来更精彩!”
  
  “多谢徐书记!”..
  
  “多谢徐叔叔!”
  
  朱家兄弟不敢怠慢,黄彬也随之举起酒杯,四人算是共同饮了一杯酒。
  
  “徐书记,您真是太过抬爱这三个晚辈了,他们还年轻,还需要社会的磨练,更需要您这样成功的智者为其引路呀!”
  
  朱厚是个生意人,虽说半辈子就攒下一个松白大厦,但是在青树县来说,也算是十分成功了,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察言观色必不可少,而溜须拍马当然也是手到擒来。
  
  “哈哈,你以为我喝多了是不是?你明明叫朱厚,可你却是不如你的哥哥厚道啊,这一言一语之中,都是想让我帮衬着你的这几个晚辈啊?”
  
  徐前虽然有些醉意,但意识和思绪还是清晰的,又怎能听不出来朱厚的弦外之音。
  
  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反正现在青树县他是看好了朱家的实力,只要朱家越来越好,帮着他做出点政绩,那他也就可以加快脚步与铁铮硕一争雌雄,否则每次常委会议中,他的决策都是人数上不占优势,迟早就会被铁铮硕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