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09章 患难见真情

第0409章 患难见真情

    “那个……雨莹啊,小姨有件事求你,申大鹏他爸被停职调查了,因为有人举报他跟咱们公司有资金受贿,而且已经被带走一整天了,到现在都没消息呢。”
  
      刘凤霞不顾申大鹏的阻止,对着电话另一面的王雨莹大概提及了一下,随后又把电话开了免提,等待着王雨莹的恢复。
  
      “小姨,你说什么?申叔叔被停职调查了?要不要我爸帮忙找找关系?”
  
      王雨莹的语气瞬间变得焦急难耐,急切的询问情况。
  
      “谢谢王姐姐的好意,但这事就不用麻烦你了!”
  
      申大鹏淡然的回了一句,抢过小姨的电话直接挂断了,不悦皱眉,“小姨,我不是说过这事别往外传吗?否则就算我爸他沉冤得雪,那也影响不好。”
  
      “大鹏,我也知道你爸没问题,不过现在你爸已经被带走一整天了,若是不用王家动用省城的关系,咱们又能做些什么?”
  
      小姨的语气比之前更加急不可耐,甚至显得有些失态。
  
      “现在我爸的事情还处于调查当中,没有完全定案,咱们在这里瞎想也没什么用,不如等着看情况,咱们明明没做过亏心事,但若是找人说情走关系,那性质就变了!还是先等着铁县长的答复吧。”
  
      铁铮硕在办公室里给纪委打了几个电话,想要找纪高官尹修恒,但却始终说在开会,一直到快下班了还说在开会,这就是有心要躲着他了,独自在办公室沉默了许久,只能直接跑去了陈克斌家里。
  
      陈克斌已经临近退休的边缘,所以退居二线当了县人大副主任,有名无实的一个位置,但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就算陈克斌已经不在县长的高位,但毕竟是青树县原有领导班子的元老,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给几分薄面,若是能够一心从危局中帮衬申海涛一把,就算不能完美解决,至少能够保申海涛不会蹲大牢。
  
      “铁县长,你现在才是一县之长,这种事情就没必要和我汇报了,不过你也可以放心,咱们县纪委不会冤枉好人,也绝对不能放过坏人!我这个人大副主任还是能够监督的!”
  
      在听过铁铮硕的来意之后,陈克斌只是模棱两可的应付几句,根本没有参与其中的想法与举动。
  
      毕竟当初工业园区工程的老板雷赛哥携款潜逃,烂尾楼、工业园区一期、二期工程即将崩塌之际,是他主张接受成宇地产的提议,才会有了后来把永吉区与河台区大片土地开发权交易给成宇地产。
  
      “老领导,这件事的整个过程您都是最清楚的,成宇地产到底是如何得到土地开发权的?那可是因为他们接手了即将烂尾的工业园区工程和烂尾楼,那都是当初常委会商议好的事情,申海涛也只是照办而已,如今……”
  
      铁铮硕显得有些激动,不过话说一半就看到陈克斌的脸色不太对劲,只得闭口不言。
  
      “你也知道这事是我在常委会议上主张的,申海涛他是照办没错,可里面到底有没有别的交易,你我清楚吗?并非我不相信申海涛的为人,相反,我倒是觉得他虽然平时待人接物强硬了一些,但还算是个正派的人,不会有事的!”
  
      陈克斌已经把话说的十分明白了,他怕现在站出来,别人会觉得他也有问题,害怕被拉下水,所以是在包庇申海涛,官官相护罢了。
  
      “老领导……唉!那我就先走了,您好好休息,别为此事操心了,交给我去解决!”
  
      似乎也看到了陈克斌眼中的决绝之色,铁铮硕除了重重叹息一声,还能做什么?他总不能强迫老领导站出来吧?
  
      铁铮硕失望的从陈克斌家里离开,坐在车子里愣了好一会,犹豫再三,又拨出了一个电话,等了良久,对面才刚刚接起来,他便有些迫不及待。
  
      “老书记,我是青树县的铁铮硕啊,我这里遇到了一些棘手的事情,实在是解决不了了,这事您也是当事人,所以思前想后,也只能给您打电话,求您帮忙了!”
  
      电话那边能够被铁铮硕称作老书记的人,自然是青树县前任县书记曹新民,接起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的客厅与女儿闲聊未来,听着铁铮硕有些无奈和无力的语气,知道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铁县长,你先别着急,我没在省里,女儿高考所以回京城了,你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咱都是一届领导班子的朋友,能帮的我绝对帮!”
  
      “老书记,事情是这样的,县纪委接到了一封关于申海涛的举报信,然后……”
  
      铁铮硕又大概讲了一边事情的始末,当然,他不会提及刚刚被陈克斌拒绝的事情,生怕曹新民也有样学样,对这件事不管不顾。
  
      听着铁铮硕略带忧心的语气,曹新民脑海飞速旋转,申海涛也算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了解申海涛绝对不是贪图享乐的人,也了解县里土地开发权这件事情的始末,更清楚这一切都是新任县书记在找事,想要立威罢了。
  
      稍稍犹豫片刻,轻咳一声,“铁县长你先别着急,这样,容我打个电话问问具体情况,毕竟我人不在青树县,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你放心,如果申海涛真的没有问题,我也肯定不会让他被有心之人算计!”
  
      “那我就替申海涛多谢老书记了,多谢,多谢!!”
  
      铁铮硕连连道谢,听着电话那边挂断的忙音,不禁感叹,同样是官场,同样是青树县城的政绩,有些人能向上攀爬高峰,有些人则要小心谨慎的如履薄冰,勇于承担责任的品行,果然能决定一个人的胸怀与高度……
  
      曹新民挂了电话,瞥了瞥身旁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曹梦媛,好像有些担忧与紧张,不由得摇了摇头,“行了,你就别在那偷听装深沉了,他不仅是申大鹏的父亲,也是我亲手提拔起来的有能力之人,我不会坐视不管的!”
  
      “……”
  
      曹梦媛没有说话,她刚才也是从电话里听到了一知半解,对于不知情的事情,她不想表态,更何况是涉及到申大鹏的父亲,她也只能祈祷一切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