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14章 诱审周成民

第0414章 诱审周成民

“铁县长,有件事我还想问下,之前调查的时候,公安局把我们公司的周成民经理抓起来了,到现在还没放出来,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这个……我之前做副县长的时候主管企业,公安局的事情我目前实在插不上手!”
  
  铁铮硕稍有为难,心里盘算着找申海涛问问,公安局有没有他能力出众的旧部,不然他堂堂县长,却连问情况都找不到人。
  
  “那就不叨扰您了,我们再打听打听!”
  
  小姨挂了电话,与申大鹏摇了摇头。
  
  回到办公室,申大鹏发现灯还亮着,他们一家人吃完饭到现在已经九点多,这么晚了谁还在工作?轻轻打开门一瞧,看到王雨莹正对着电脑,一个人工作。
  
  “雨莹,这么晚了还没回去休息?”
  
  刘凤霞也进了办公室,看到王雨莹还在工作,不免有些担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工作是大家的,身体是自己的,你一个小姑娘家,哪能总这么拼命、熬夜?”
  
  “我没事,这点工作马上就完成了,最晚十一点,我肯定就休息了!”
  
  王雨莹有些感动,但还是头也不抬的继续工作。
  
  “这大鹏马上就要走了,你若是再把身体熬坏了,以后就指着我一个人?我告诉你,你可别想为了以后偷懒做铺垫,我不同意啊!现在,立刻回家休息去!”
  
  “嗯嗯,我知道了小姨!”
  
  王雨莹还在对着电脑认真做着表格,忽地表情却是瞬间凝固,猛地站起身来,抬头看了看小姨,又瞪着眼睛看向申大鹏,“你要走?去哪里?干什么去?”
  
  “我高考已经结束,当然是要去念大学了,我还能干什么?”
  
  对于王雨莹的惊讶,申大鹏早有猜测,但还是没想到会有这般反应。
  
  “你,你走了,我跟小姨怎么办?公司怎么办?以后公司的事情谁说了算?你不会让我们两个女人像个管家似的替你守着公司吧?还有……”
  
  “停,停……没有那么严重吧?”
  
  申大鹏赶忙摆摆手打断即将没完没了的啰嗦,“我走之前会给公司制定一个大方针,只要大家按部就班的操作就行,再说了,现在网络也比以前方便很多,我可以远程遥控啊,至于平时的一些小事情,你和小姨两个人商量着来不就好了?”
  
  “我跟小姨两个人吗?”
  
  王雨莹轻咬了咬嘴唇,望着与自己并肩战斗了近一年时间的合作伙伴,心中莫名泛起了阵阵失落,不舍之情难以割舍,更多的却是难以言明的古怪情愫,那种好似心爱玩具丢失不见的失落与茫然。
  
  小姨站在一旁,不言不语,只是与王雨莹一前一后的盯着申大鹏,完全相同的失落之感,应由而生。
  
  回忆着当初因为被罐头厂开除而以泪洗面,回忆着初建净水厂时的兴奋与拼搏,再到后来的一步步,皆是在申大鹏的提议之下,公司才有了今天的成就,现在回头想一想,如果没有申大鹏,众人现在又会是哪般模样?
  
  “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我又不是一去不回,再说这才刚高考完,我还有两个月才要进京呢,都高兴一点,我还要想办法把周成民捞出来呢!”
  
  申大鹏笑着耸了耸肩。
  
  公安局审讯室,周成民一脸疲乏之色,迷迷糊糊的坐在审讯椅上,双手被紧紧扣在面前的小桌板上,昏昏欲睡,却又找不到舒服的姿势。
  
  朱淳和小刘,此时与周成民仅隔着一张桌子,小刘缓缓起身走到周成民面前,手件,“周成民,已经两天时间了,你不累吗?你觉得这么熬下去有什么意义?我们手里已经掌握了你的材料,你不想坦白从宽,获得宽大处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与申海涛之间没有任何经济往来,甚至见面的次数都可以用一只手数过来,怎么可能跟他有权钱交易?而且你说我与工业园区逃跑的开发商有关系,可是这工业园区明明是开发商逃跑之后,我们成宇地产才接手的烂摊子,其他情况我真的不清楚!”
  
  周成民说话都是有气无力,惺忪的双眼努力睁大,想要与小刘把这些事情解释清楚,可是很显然,无论他说什么,小刘都不会相信。
  
  “根据我们的调查,逃跑的开发商叫雷赛,其名下的天宁建筑公司里,以前有你20%的股份,后来你撤资了,公司的股东和法人才变更为雷赛,而后来雷赛携款潜逃了,你又用成宇地产接手烂尾楼,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是这起商业诈骗的参与者,至少也是知情人,你以为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把戏能瞒得住吗?”
  
  小刘俯身将资料递到了周成民面前,一页页缓慢的翻动,为的是让周成民看一看他们的调查结果,可是周成民哪有心思看这些东西。
  
  “我以前的确是投资了天宁建筑公司,可是公司根本就不赚钱,后来公司变卖用来偿还债务了,我一分钱都没收回来,甚至连卖给谁我都不知情!”
  
  “你不知情?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在雷赛逃跑之前,还频繁与他接触,而且还请他吃过饭,你怎么就不知道公司卖给谁了?你睁眼说瞎话呢?周成民,我很严肃的警告你,如果你始终都不愿配合工作,只会让你以后的量刑更加严重。”
  
  小刘的逻辑让周成民十分郁闷,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最开始公司卖给谁我并不清楚,但后来雷赛用天宁建筑公司跟县里承包了整个工业园区,那时候全县的开发商和包工头都知道,我又怎会不知道?”
  
  “还在嘴硬,什么都不说是吧?那你就一直在这里关着吧,除非你能想清楚,说出真相,或许你还有机会从这里出去!”
  
  小刘的话刚说完,旁边的朱淳却没来由的冷笑一声,“老周,我怎么觉得你们整个计划十分缜密,都是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相连,如果官面上没有人,你们应该完不成这个左手倒右手的计划吧?是不是某些官员指使你的?亦或者是某些官员用利益诱惑你,让你为其所用,替他办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