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30章 京城曹家聚会

第0430章 京城曹家聚会

“他与众不同!”
  
  曹梦媛再次开口。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算他申大鹏是个金鳞,那家族背景便是风云,没有风云所在,任他能翻江倒海,最终也难成真龙,这么说,你能懂了吗?”
  
  曹新民仰面又将剩余的半杯白酒饮尽,眼睛眯着瞥向女儿,“我女儿是枝头金凤,没有金龙之身,配不上!”
  
  “那黄家的黄彬配得上?只怕他连条蛇蟒都算不上吧?若是没有黄家在,估计他连活命都成问题,难道我真的要与这种人订婚?”
  
  曹梦媛不想为难父亲,也不想为难自己,但曹家竟是在没有半点商量的情况下,自顾同意了黄家尽快订婚的要求,她与申大鹏已有四年之约,她不想违背。
  
  “这件事情我会去跟族里长辈商量的,你就不要担心了!”
  
  曹新民显得有些失落,仕途不顺,女儿也不能照顾周全,每日妻子也跟着烦扰担心,或许在外人看来他是省政府的副秘书长,身居高位,但只有他自己清楚,背后的苦涩与无奈。
  
  “女儿,你相信他?”
  
  曹新民莫名其妙的开口。
  
  “相信!”
  
  曹梦媛回答的极为干脆、利落,没有半分迟疑。
  
  曹新民静静盯着女儿,良久、良久,没来由欣慰的笑了笑,“好,我知道了!来,吃饭吧,等过几天回趟曹家,给你二爷爷报个好消息!”
  
  曹梦媛与母亲相顾对视,不知为何,但都是默契的没有再开口说话!
  
  若是可以,曹梦媛宁愿这辈子就不见这个二爷爷,而苏欣对于曹家现任的这个家主,也同样没什么好印象,毕竟女儿与黄家的联姻,都是这老家伙提出来的。
  
  曹新民口中的‘二爷爷’,名叫曹忠孝,是京城曹家现任家主,掌管着曹家大部分的经济命脉和政界关系。
  
  而‘二爷爷’这个称呼,却还是女儿曹梦媛与黄彬婚约之后才有,之前的十几年当中,曹新民甚至也只能远远见过几眼而已。
  
  其实,曹新民的父亲与二叔曹忠孝也不过是堂兄弟,算起来从爷爷辈开始,他们家就是曹家的旁系分支,若无重大事情,连登堂入室都做不到,更何况是再小一个辈分曹新民,若非娶到了苏家的大小姐苏欣,根本连得到正视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随着曹梦媛与黄家黄彬的婚事,多年未曾与家族有过多联系的曹新民再次得到关注。
  
  其实,曹新民又何尝不希望能替女儿的未来做主呢?但家族内各相的明争暗斗之中,他也是无能为力,若真要怪,就怪女儿太过优秀,遭人妒忌。
  
  京城,老城根下,一座古朴方正的四合院,入门便是一道雕着麒麟瑞祥的青石影壁,左拐得见垂花门,再向内,才是内宅。
  
  进了门屋,可见东、西两个厢房在侧,北边是正向厅堂,再向内还有私室、闺房。
  
  像这种‘三进门’的四合院,放在一座在清末都极为奢华的院落,如今却在天子脚下被京城曹家所拥有,这种正南正北,极其周正的四合院,已然不能用金钱所衡量,能拥有,便是身份的象征。
  
  院中甬道石路通向厅堂,石路两侧分别种着石榴树和柿子树,正所谓‘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正是京城旧时许多书吏人家的生活写照。
  
  而如今以曹家在京城官场上的位置,已然配得上这座‘深深深几许’的三进门院落。
  
  而这院落,现在却独属于曹家家主曹忠孝,老爷子七十九岁,除了带着几个伺候生活起居的保姆、护工,甚至连儿子、女儿都不能与他同住。
  
  倒不是他为人孤傲冷漠,只是年纪大了,与后辈人的生活习惯大相径庭,若想多活几年,还是需要安静淡然一些,不过显然,今天的曹家要比平时热闹几倍不止。
  
  内堂,实木圆桌之前,曹忠孝也不嫌热,身着现代人中少见的青袍大褂,鬓染须白,挺直腰背坐在主座位置,轻捻下巴处的山羊胡子,笑呵呵的看着桌上的两儿一女,外孙女、孙女、孙子,当然还有坐在门口次位的曹新民一家三口。
  
  曹忠孝两儿一女,大女儿曹瑢月,嫁于了燕北张家的次子,是张家商业集团的夫人,全职太太,相夫教子,育有一女,名叫张欣。
  
  大儿子曹新国,比曹新民年长几岁,已经坐到了直辖市区长的位置,一双儿女,儿子曹裘,女儿曹婉,可能是忙于仕途,晚育一双儿女都不及十岁,这一点倒是落在了曹新民后面。
  
  小儿子曹新生,也比曹新民稍小一岁,但无心仕途,便下海经商,只有一个儿子,曹璋,比曹梦媛要大了三岁,水木大学大三年级的高材生,可能受到了父亲不喜仕途的影响,也不喜欢尔虞我诈,倒是有几分君子风度。
  
  “今天一些粗茶淡饭,大家聚一聚,算是为几个争气的孩子庆祝一下,尤其是媛儿,这次高考更是成为了京城文科状元,给你父亲争脸,更是给咱们曹家争光,好孩子,继续努力吧!”
  
  曹忠孝桌前自顾烫着一壶薄酒,这炎炎烈日的夏季,年轻人都是喝着冰镇的啤酒,他却还要喝烫好的温酒,倒是会保养身体。
  
  “二爷爷,我不会让家里人失望的!”
  
  曹梦媛口中的家里人,在其心里却根本不包括在座的任何一位,但脸上还得报以淡然微笑。
  
  “呦,梦媛,我记得上次见你的时候,好像还没这般成绩,怎么,最近一年是有多拼命的学习?为了一个文科状元的虚名,累坏了吧?来,吃一口鱼……”
  
  表姐张欣脸上带着几分虚伪,语气也是酸酸溜溜,显然对于抢了她风头的曹梦媛十分不满,夹到曹梦媛碗里的哪是鱼肉,只是鱼骨罢了。
  
  原本以她京城文科第七名的成绩,足以让外公奖励一番,结果她没想到,向来学习成绩不如她的曹梦媛竟然考得状元之位,这下她自然觉得愤慨不平,更觉得曹梦媛是走运而已。